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亲妈与亲爹

2017年09月13日09:16 来源:中国作家网 冰雁飞

在固成村,如果有人问亲妈与亲爹是谁,村里六七十岁的老人们都会告诉你,亲妈就是林老师的妈妈。

说起亲妈,村里的老人们都记得她是个好人,村里哪家孩子没有人照看就送去亲妈家,那一定会照看好好的,亲妈家也有四个孙儿孙女,但孩子们都很听话,老大带着老二打猪草,小的就在家和爷爷奶奶玩,村里的孩子来了怎么办?亲妈和双目失明的亲爹就有办法让孩子们玩得开心。

说到亲爹,他原先眼睛是明亮的,据说是一次田间劳动时得了眼疾,去镇上小医院看过,谁知那医生让他用热毛巾捂着双眼,后来眼睛化脓失明了。一个年纪堂堂的劳动力突然双目失明,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亲爹无法适应,他变得脾气暴躁起来。亲妈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她就想方设法让亲爹开心。无论怎么对他好,也不能使他开心起来。后来,亲妈要带孙儿孙女,还要做家务,实在忙不过来,就把小孙子交到亲爹手上,自己忙家务事。无意中,亲妈发现亲爹在给孩子讲故事,孩子听得津津有味,不哭也不闹,亲爹讲故事时也面带微笑。她知道了,原来快乐这么容易就得到了。亲妈的心里有了计划,她要“折磨”一下亲爹,把孩子一起交给他带,看他怎么应付。

家里大一点的孩子都出去打猪草了,两个小的都跟着双目失明的爷爷,爷爷也乐在其中,他把小一点的坐在腿上,大一点的就坐在面前的凳子上,爷爷就开始给孩子们讲故事,两个孩子听完一个故事就追问下一个故事,爷爷就开始动脑子想着编故事。一天又一天,不知什么时候,村里的其他孩子都被故事吸引来了,孩子的父母都跑过来招呼:亲爹,我家的孩子就交给你了。亲爹总是快乐地应着:好的,你去吧。

亲妈一旁说:去吧,没事的,有我看着呢,不会让孩子跑远的。慢慢地,亲爹讲故事的事村里人都知道了,大人孩子都来听故事,有人还把家务活也带来做,比如纳鞋底、剥毛豆、手撕山芋杆,男人们手里拿着竹编和草编一起来到亲爹家门口,蹭着听故事。到了冬天,亲妈就在家里的堂前屋子里架起一个树桩火堆,大家围坐在火堆旁听亲爹讲故事。村子里有文化的人不多,再说讲故事也不是每个文化人都可以讲的。亲爹之所以会讲故事,那是因为他在解放前挑着货郎担的时候经常在茶馆里听故事,亲爹记忆力好,听过的故事基本都可以完整的讲出来。每天都有人来听故事,亲爹就把茶馆里听来的故事都说了,真的没有故事了就把做生意时的见闻以故事的形式说给大家听,比如有个故事就是百听不厌。

有一个夏天的中午,有两个互不相识的男人来到一个瓜农的地里,每人买了一个西瓜,因为他们要走很长一段山路,山上没有水喝,身上也没有水杯,只能带着西瓜上路。两人走了一段山路,口渴了,就歇下来坐在树荫下吃一块西瓜,他们都知道不能一次吃完,后面还有一段山路没有水喝。前面的人吃完西瓜就把西瓜皮扔地上,后面的人就不声不响地捡起地上的西瓜皮连同自己吃的西瓜皮放进兜里,前面的男人斜眼鄙视了他一眼:“真贱。”后面的男人并不在乎。

不一会儿,西瓜吃完了,前面的男人口干舌燥地坐在树荫下歇脚,无意中看见后面的男人在吃西瓜皮,前面的男人一下子顿悟了,他跑过来求着男人:“兄弟行行好给点西瓜皮给我吃吧,我口干的快不行了。”男人看了看他,俏皮的说:“你不是说我贱么?”

他突然跪下:“大哥,是我不好,我不该那么说话,求你行行好给我点吃的吧。”

男人笑着递给他一块西瓜皮:“拿着,我是替你保管着呢,拿去吧。”

他感动地流着眼泪:“大哥,你真好!是我贱,我有眼无珠不识好人。”

从此,两个男人成了生死之交的好朋友。

每当亲爹说完这个故事,都会问孩子们:“你们有谁知道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

孩子们争相恐后地说开了:“爷爷,我先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浪费。”

“我补充,做事要从长计议,不要只顾眼前。”

“还有呢,做人要讲义气,不要只顾自己不顾别人。”

亲爹就说:“你们说得真好,你们都是好孩子。”

关于亲妈与亲爹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让孩子们去帮助五保老人打水、做家务。所以,村里的人从来都没有把亲爹当残疾人看,他们甚至觉得亲爹比眼睛好的人都能干。他们总是看见亲爹在编织箩筐和孩子们冬天坐的暖焐子。那暖焐子有两层,上面坐着孩子,下面一层放草木灰铜火盆,村里还没有人编织的暖焐子比亲爹的好。村里人都非常尊重地称呼他为亲爹,称呼林老师的妈妈为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