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青云与蛇

2017年09月13日09:13 来源:中国作家网 崇文

话说玄宗年间,有一个青年书生,名唤青云,年方十八,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一天黄昏,独自一人行走在太平镇的僻静山坡上。

太平镇是一个山区大镇,位于四县交界处,隶属岐江县。镇上房屋依山而建,错落有致。丈余宽的青石板街道,两边多是一楼一底的两层木房。往右,是一条深谷,里面四季溪水潺潺。横跨深谷的是条一丈宽的石拱桥,方便了左右两岸的寻常人家来往。由于地处山区,物产丰饶,位置重要,太平镇就成了一个商贾云集之地。镇上茶馆、酒馆、青楼林立,生意爆棚。太平镇名声在外,来往客商不少,愈加繁华。

青云是本镇土著,住在乡下,父母俱亡,平时一家吃饱全家不饿,所以行动十分自由。作为秀才的父亲给他打下了较好的国学底子,可惜他年纪尚幼,自律不强,所以至今没有功名。

现在是秋初时节,闲来无事,青云信步来到镇上,吃小吃,看杂耍,倒也自在。不知不觉间已至傍晚,趁着兜里有几两银子,他很想去见识一下青楼勾栏。毕竟年幼,又是首次,不想被人发现,于是不走通衢大道,而专拣山坡边的僻静处走。

隐约听到远处的丝管声响,似乎还有女人的莺声燕语,青云浑身热血沸腾起来。突然,乱草间窸窸窣窣的声响浇灭了他内心的烈火,一条满身花纹的巨蛇,长有丈余,粗如童臂,昂着头向他蜿蜒游近,它仿佛被惊动似地吐着火信,瞪大眼睛,带着无比的怒意。

年轻就是好,胆大心细,头脑灵活,反应迅速。青云不知从哪里抓来了一根齐眉高的棍子,看准毒蛇缠绕灌木时劈头打下,一击得中,再击,又中。毒蛇瞬间被激怒,快速向青云袭来,动作明显迟缓一些,青云又是两击,尽皆得手,毒蛇停止了追击,身体不再蜷曲,似乎死去了。“见蛇不打三分罪,打蛇就要打七寸”,这是青云从小接受的教育,已经潜移默化了,所以他才会果断出手,匆忙中只打面目狰狞的蛇头,未伤七寸。见蛇不再动弹,他又上前击打蛇头,看见蛇头已经破烂,断定活不了了,方才离去。

经此一事,青云兴趣索然,不再寻找莺歌燕语声了,怏怏打道回府。

十年后,青云通过自己努力,考取了功名,琼林赴宴席,打马御街前,好不风光。三年后,青云最终被封了一个岐江县令。

做家乡的父母官,感觉就是不太一样。从上任伊始,他就立下宏愿,要克勤克俭,兢兢业业,造福一方百姓。但事与愿违,就在上任的第二天,太平镇的寨子山一带就出现了匪患。

据说,匪首是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手舞双剑,啸聚山林,大有所向披靡之势。附近乡民多愿为她驱使,青云立即组织衙役乡勇进行围剿,均告失败。一时间,各地素有异志者纷纷投奔此地,声势愈来愈大。

青云慌忙一面上报朝廷,一面调兵遣将,将寨子山团团围困。

不久,女匪首放出话来,要皇帝亲自出面,她有隐情上奏。按理说,九五之尊的皇帝不是谁都能见的,可大唐皇帝就是有气魄,自恃匪首奈何不了他,决定亲自前往寨子山。这可累坏了一帮王公大臣和军队将帅,一方面要护驾,一方面要迎敌。

时间是秋季,万物萧索,双方约定的见面时辰已到。寨子山下,两军对垒,旗帜鲜明。皇帝不愧为大唐天子,早已在大军前静坐。霎时,只听一声炮响,一员女将跨马舞剑而出,皮肤白皙,身材窈窕,面如朗月,光彩照人。瞬间惊为天人,很难把她和匪首相连,皇帝看得眼睛都直了,差点忘记自己来干什么。

好半天,才咽了口唾液,收回目光,和悦地对匪首说:“你有何隐情,从速道来?”

“容奴细禀,”女匪首道,“这要从十年前说起。我本是太平镇山野的一条蛇,潜心修行,小有成就。一天黄昏在山坡游走,不料惊吓了当时一位青年,他毫无慈爱之心,十分凶残,竟然将我乱棒打死,扬长而去。幸上天有好生之德,将我救活,并能化为人形。我发誓要报此仇!”

“这和你啸聚山林有何关系?”皇帝问。

“大有关系,当年行凶的青年如今就是岐江县令青云,”女匪首言道。

“那你要怎么办?”

“我要他遭到报应!烦请陛下做个见证。”

“慢,朕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我要调查一下,”皇帝忙叫过县令青云。

“陛下,确有其事。只是我年轻气盛,不懂怜惜生命,且害怕毒蛇伤人,以致痛下杀手,铸成大错,望陛下海涵宽恕则个。”青云早已浑身颤抖如筛糠。

“自己种下的孽缘自己解决,听天由命吧!”崇奉道教的皇帝一脸肃然。

青云脸色煞白,浑身哆嗦,不知所措。只见身体慢慢延长,皮肤长出鳞片,不一会,就是一条半大青蛇,好似无比哀怨地瞥了众人一眼,钻入旁边的草丛不见了。

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变为了蛇,顷刻不见了,全场一片惊恐。

正在大家毛骨悚然之际,女匪首也突然消失,只见缕缕青烟,向寨子山顶飘去。

从此,匪患消失了,此地风调雨顺,人寿年丰。

人们也永远记住了报应不爽的道理,多种善缘,多结善果。据说,有人还看见过那条青蛇在山中出没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