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阅读>>新书推荐>>Z

《镇墓兽》

2017年09月12日09:50 来源:中国作家网 

《镇墓兽》

作者:蔡骏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8月

ISBN: 9787541147425

定价:39.80元

内容简介

镇墓兽,古代墓葬中常见的一种怪兽,兽面鹿角,形态各异。是为帝王将相镇守陵墓地宫、免其灵魂受到侵扰的一种冥器。中国最后一个皇家造墓工匠少年秦北洋,意外降生于唐朝大墓地宫,背负血海深仇,身怀天工开物之绝技。却因满清灭亡、天下大变,不得不隐姓埋名。生逢乱世,宿命使然,秦北洋被卷入波云诡谲的大时代,与小镇墓兽九色结为伙伴。从帝都到魔都,从皇陵到孤岛,北洋屠恶龙;一场镇墓兽与盗墓贼的终极对决,一场与天下邪恶势力的激烈角逐,庚子赔款百万宝藏之谜,就此破解!

作者简介

蔡骏,中国悬疑小说畅销记录保持者。《人民文学》“未来文学20大家”,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百花文学奖、《小说选刊》奖、郁达夫小说提名奖、年度青年作家表现奖、图书势力榜年度好书奖得主。至今已出版作品三十余部,总销量超过1400万册。图书版权输出英、法、俄、韩等多个语种,读者遍布欧美亚洲各国。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与电视剧。代表作有《天机》《谋杀似水年华》《荒村公寓》《蝴蝶公墓》《最漫长的那一夜》《宛如昨日》等。

目录

前言

楔子

第一章 秋风白鹿原

第二章 秦氏孤儿

第三章 摄政王的密令

第四章 帝国黄昏

第五章 鹿角胎记

第六章 灭门案

第七章 血的研究

第八章 完璧归秦

第九章 重生秦北洋

第十章 四爷亡魂

第十一章 童女阿幽

第十二章 瀛台泣血梦

第十三章 不疯魔,不成活

第十四章 弯弓射日

第十五章 镇墓神兽

第十六章 帝国的葬礼

第十七章 中华民国

第十八章 中华帝国

第十九章 雪夜尸变

第二十章 洪宪帝陵

第二十一章 蛤蟆与小狼

第二十二章 龙旗复辟

第二十三章 三千年家族史

第二十四章 白鹿原盗墓

第二十五章 灵兽出世

第二十六章 千年之吻

第二十七章 彗星袭狱

第二十八章 越狱南渡

第二十九章 海上达摩山

第三十章 上海滩

第三十一章 龙与兽

第三十二章 夜盗镇墓兽

第三十三章 九色重生

第三十四章 青帮高徒

第三十五章 巡捕房悲伤夜

第三十六章 消失的百万白银

第三十七章 小木的欲望

第三十八章 父亲的故事

第三十九章 凶案启示录

第四十章 南苑之兽

第四十一章 北洋挖墓行

第四十二章 十角七头之兽

第四十三章 精武英雄

第四十四章 重返凶案现场

第四十五章 少男少女与兽

第四十六章 出卖

第四十七章 家族危机

第四十八章 “赛先生号”

第四十九章 会稽飞行

第五十章 秋风秋雨愁煞人

第五十一章 火烧达摩山

第五十二章 夜逃

第五十三章 欺师灭祖

第五十四章 昼逃

第五十五章 投奔怒海

第五十六章 秘鲁轮船

第五十七章 欧阳安娜

第五十八章 达摩山

第五十九章 恶龙祭

第六十章 达摩烂柯山

第六十一章 海难

第六十二章 火烧无常庵

第六十三章 舍身崖

第六十四章 海上皇陵

第六十五章 建文地宫

第六十六章 北洋屠龙记

第六十七章 藏宝窟

第六十八章 达摩山伯爵

第六十九章 再见达摩山

第七十章 东海夜航船

序言

前言

多年以前,我在上海市长寿路第一小学读三年级。语文课上写命题作文——长大后的梦想?有人写科学家、工程师、解放军甚至警察……而我是考古学家。

这是我的童年梦想。

在作文里写科学家、工程师、解放军甚至警察的同学们,没有一个人实现了梦想。当然,我也没能成为考古学家,连个门边都没摸到过。

绝大多数人的童年梦想,是注定不会实现的。很不幸,这是生活的铁律。

读了中学,我又梦想成为画家。结果在去美院考试前,我因为恐惧失败而放弃了,这让我后悔了一辈子。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成为什么?梦想离我似乎遥不可及,我即将收获一个平庸而浑浑噩噩的人生,就像身边的人们那样随波逐流。

青春期,心情最灰暗的那几年,我找到了拯救自己的方式,那就是阅读和写作。我每天去图书馆,站着看完一本又一本书。我也把身上有限的钱用来买书,其中有一套是关于中国考古与盗墓的纪实文学——先是明朝万历皇帝的定陵考古挖掘的悲剧,再是清朝东陵被盗的传奇。民国年间,同治帝的惠陵被盗掘,盗墓贼打开棺椁,发现英年早逝的皇帝早已成为一堆枯骨,皇后的尸身却完好如初,仿佛刚刚睡去一样,脸色光泽自然,皮肤富有弹性。不久,另一伙匪徒闯进地宫,丧心病狂地剖开十八岁的皇后腹部,搜索她在六十多年前殉情自杀时吞下的那一点点金子。数天后,又一群盗墓贼进入地宫,发现赤身裸体的皇后长发披散,面色如生,没有痛苦的表情,只是肠子流了一地……

虽然,这故事不知真假,但一直强烈地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如果让我来改写,是要变成一段爱情故事?还是一个盗墓传奇?

2000年,圣诞节,我跟一个女网友在聊天室打了个赌,至于赌注早已忘了,但我因为这个赌约,便想到这位被盗墓的同治皇后的故事,阴差阳错地写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她生于19世纪,被侮辱于20世纪,波云诡谲,绵延百年,直到21世纪的互联网时代,发出两个关键词“她在地宫里”“还我头来”,就能读到她的故事。第二年,这本书就出版了,这恐怕是中文互联网上的第一部长篇悬疑惊悚小说。

然后,我渐渐地成了你们所知道的那个人。

但我从未忘记过,最初构思《病毒》时的激动,仿佛置身于清朝陵墓地宫,皇后就站在电脑屏幕背后,披散长发,双目幽怨……她姓阿鲁特氏,历史上没有留下名字(慈禧太后都没留名呢),我给她起了个名字:阿鲁特·小枝。

小枝、叶萧等人陪伴我们绵延至今,一晃已过去许多个年头。

2015年的春天,某个细雨霏霏的午后,我开车被堵在上海闹市的一条小路上。右边是家证券公司,大门口蹲着两尊石雕。这并非常见的石狮子,而是麒麟模样的神兽,各自头顶一对鹿角——这不就是古墓里的镇墓兽吗?

春天的那个瞬间,三个汉字在我脑海中闪过——

镇墓兽!

多么令人心动的名字,仿佛回到21世纪的第一年,那个梦想开始萌芽的奔腾年代,又连接了三千年来从未中断过的中国历史与古墓中的秘密。

我挖掘出成百上千幅镇墓兽的实物图片,有在考古现场新鲜出土的文物,有在博物馆里堂而皇之展出的国宝,也有在拍卖行手册里价值连城的古董。

为让更多的镇墓兽重见天日,我花了将近两年时间,下载了数百份考古报告(足以精确到每个厘米、每根骨头、每个经纬度),解读了数不清的墓志铭,彻夜从汗牛充栋的历史文献、学术论文中搜集资料,甚至发现了一位埋葬在白鹿原的唐朝小皇子……

镇墓兽是真实存在的。

这是毋庸置疑的结论,它们面目狰狞,但它们从不背叛,它们不仅守护墓主人,它们也在守护中国文明。

有人说,中国人是没有信仰的,没有道德底线,没有坚持不懈的精神。他们错了!我知道——中国人是有信仰的,这个信仰就是历史。自孔子时代,中国就有了书写历史的传统,从《尚书》《春秋》《左传》到司马迁的《史记》,再到洋洋洒洒四千万字的二十四史。

镇墓兽永远在守护的是中国人的信仰!

而镇墓兽背后的秘密,则是我和你之间的秘密。无论你相信或者不相信,我就在这儿,不悲不喜,不增不减,凝视你的眼睛,为你讲镇墓兽的故事,伴你度过无数个漫漫长夜。

公元2017年的第一天,我正式写下了《镇墓兽》系列小说的第一笔——

20世纪的头一年,地球上发生许多桩大事:布尔战争如火如荼,印度大饥荒饿死百万人,巴黎第二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尼采与王尔德死了……

而在东方赤县神州,瑞典人斯文·赫定在罗布泊发现楼兰遗址,王道士在敦煌莫高窟打开藏经洞,八国联军打破了北京城……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说起。

铁路穿墙而来,大前门下火车站,遥望紫禁城。光绪帝与慈禧太后接踵崩殂。三岁溥仪登基,三年宣统皇帝,三百年大清风雨飘摇翻了船。皇帝的头没杀下来,重蹈三千年中国史覆辙,已然文明进步矣!中国八十三个王朝三百九十七个皇帝,统计虽不精确,末代皇帝命运多舛却无争议。溥仪毕生颠沛流离,做民国皇帝,当日本傀儡,被苏联俘虏,最终以共和国公民身份,于1967年病死于北京,无嗣。

这是我们父辈、祖父辈、曾祖父辈们亲眼看见过的历史。

再过五十年,也就是21世纪的今天,更不会有“夜静人稀,沙子龙关好了小门,一气把六十四枪刺下来;而后,拄着枪,望着天上的群星,想起当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风。叹一口气,用手指慢慢摸着凉滑的枪身,又微微一笑:‘不传!不传!’”

这不仅是镇墓兽的故事,也是20世纪的中国的故事,甚至是五千年来整个人类的故事。而我是多么喜欢这个故事的主角啊——诞生在古墓地宫的少年,背负血海深仇,身藏三千年的秘密,注定毕生颠沛流离,波云诡谲,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愿你也喜欢这个故事,喜欢这里的男子,喜欢这里的女子,喜欢这里的兽,喜欢创造这一切的我,还有我们的童年梦想!

文摘

楔子

紫禁城最后一位主人,爱新觉罗·溥仪去世那日,红色宫墙外已天翻地覆,红海洋席卷“全共斗”的东京、“五月风暴”的巴黎。民国李煜瀛所题“故宫博物院”匾额换成不伦不类的“血泪宫”,午门对联“砸烂旧世界帝王将相脚下踩,创造新天下七亿神州尽舜尧”,横批“造反有理”。供奉清朝列祖列宗画像牌位的奉先殿,被北京艺术学院的红卫兵改造成罪恶的四川大邑《收租院》泥塑展。有人建议在太和殿广场造两座大标语牌,务必超过三十八米高的大殿,碾轧“王气”;皇帝宝座要加封条,塑一尊农民持枪雕像……

形势逼人,周总理下令关闭故宫,故宫侥幸逃过一劫。

两年后,故宫博物院里无论“造反派”“保皇派”,一律下放湖北省咸宁县“五七干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故宫考古研究员王洛生,辞别妻子儿女,坐了两昼夜闷罐火车,开始牛棚生涯。每天的学习就是种田、挑粪、放牛、打井,早请示,晚汇报,唱语录歌。王洛生三十多岁,田野考古出身,爱打篮球,身高体健,不像文弱书生。才两个月,他已后背佝偻,早生华发。

这天半夜,王洛生被从床铺上拎出来开会。改造成牛棚的土地庙中,坐着十来个老头儿,有书画研究大师、商周青铜器学者、顶尖的瓷器专家,每一位都声名显赫。

所谓思想总结会,就是批判与自我批判,“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好在都是自命清高的知识分子,虽说文人相轻,但谁也不会在这种场合彼此开炮,便只能自我批评了。有人说:“这辈子最晦气的事儿,是在1956年刨了万历皇帝的定陵……”

破庙房梁上,有只大老鼠哧溜一下蹿过。牛棚安静了,仿佛被某种东西牢牢捆绑,在所有人双手双脚与嘴巴上打上死结。接近冰点的子夜,纸糊的窗户外,稀稀拉拉地下起了小雪。臭烘烘的牛粪味,暂时抵挡住了钻入骨髓的寒冷。

唯独缩在角落的一个老头儿,闭目养神,不为所动。此人既非学者,也非专家,王洛生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大家只管他叫“老木匠”。

轮到王洛生交代思想:“组长同志,我爷爷是北大教授王家维。‘九一八’事变那年,我父亲在洛阳挖掘东汉古墓,我母亲在考古现场生下我,取名王洛生。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考古研究所。”

他一连说了三个掘墓故事,全都发生在陕西的唐朝大墓……

“乾陵——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合葬墓,中国绝无仅有的两位皇帝的合葬墓。唐末动乱,耀州节度使温韬,把关中十八唐陵挖了个遍,就是没打开乾陵。古书说‘乾陵不可近,近之辄有风雨’。郭沫若同志认为,若能打开乾陵,其价值百倍于万历皇帝的定陵。《垂拱集》百卷、《金轮集》十卷、武则天真人像、上官婉儿手迹必能重见天日。郭老曾赋诗‘岿然没字碑犹在,六十王宾立露天。冠冕李唐文物盛,权衡女帝智能全。黄巢沟在陵无恙,述德纪残世不传。待到幽宫重启日,还期翻案续新篇。’”

“你们这些知识分子,记性倒是好得惊人!”检查组长吐了口唾沫。

“郭老要挖开乾陵,是想触摸中国历史的大秘密,为女皇武则天翻案。1960年,乾陵发掘委员会向国务院提交计划。但定陵挖出了那么多幺蛾子,周总理批示:此事留作后人来完成。话虽如此,乾陵发掘委员会还是从各地借调了精兵强将,比如我。乾陵周边埋着两位太子,三个王、四个公主、八个大臣陪葬。考虑到我挖墓有经验,挖掘委员会让我带头挖了隔壁的永泰公主墓。”

“这个永泰公主,名叫李仙蕙,武则天的孙女,唐中宗李显第七女,韦皇后所出。她嫁给武承嗣的儿子武延基。而武承嗣是武则天的亲侄子,这门婚事是亲上加亲。十七岁新婚不久,武延基得罪了武则天的男宠张易之,《新唐书》说这小两口子被下令缢杀。老不要脸的,为面首杀了自己的亲孙女与亲侄孙。”

牛棚里的唐史专家插话了。检查组长听得一愣一愣的,如亲眼看见了那深宫血泪。

“我从监狱里找了个土夫子——就是盗墓贼。那人很年轻,左手断了根指头,但盗墓极有经验。我们让他勘查现场,居然找到了墓道。这是个斜坡土洞砖室墓。我第一个钻进墓道,看到两边壁画上画有青龙、白虎,甲胄鲜明的唐朝武士仪仗队和兵器架,还有栩栩如生的仕女图。我发现个盗洞,还有一副骨架,直立埋在土中。土夫子估计这是盗墓贼分赃不匀,内讧砍死了一个,但也可能死于……”

“死于啥玩意儿?”

王洛生咽了下唾沫,目光撞上角落中的“老木匠”,眼睛仿佛被针刺了下,只能吞下已到嘴边的三个字。“我亲手打开永泰公主的庑殿式石椁,可惜被盗墓贼扫荡过,宝贝都没了。我在椁内挖出头骨和下颌骨,还有十一块骨盆碎片。经过复原,结合墓志铭,发现公主并非缢死,而是因为骨盆狭小难产而死。十七岁的女孩子,骨盆还没完全发育好吧。开棺当晚,我梦到了永泰公主。她穿着壁画里的衣裳,体态丰盈,估计子宫里怀着胎儿,面容还是青春少女,艳若桃李。她并不怨恨我,倒是发出银铃似的笑声,牵着我的手走出墓道。那时候,我刚满三十岁还没结婚,不可自拔地迷恋上了她。我的手指缝里还有她骨骸的气味。她脱下衣衫,一对玉臂环抱我的后背,将我拽入销魂纱罗帐中……”

王洛生越说越入戏,眼前浮现出白居易的“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一屋子的专家学者,同样性饥渴的检查组长,听得聚精会神,口干舌燥,不停咽口水,全然忘了这是个色情故事的春梦。

“哎呀。”王洛生抽了自己一耳光,“我在散播封建迷信了。古人说,这就是托梦,初次怀胎而死的女子,总有怨念要生下孩子,便会闯入年轻男子梦中,以期再得一子。估计在阴曹地府,永泰公主已诞下这孩子了吧。”

“美死你小子!梦里干了十七岁的公主,你还是去阴间做驸马爷吧!”

王洛生任凭检查组长怎么骂,自顾自说:“挖完永泰公主墓,我又瞄准西安郊区东南的白鹿原,那里埋着一位小皇子——永泰公主的堂弟,同为武则天的孙子辈。”

“别人是书画专家、玉石专家、瓷器专家,您却是名副其实的掘墓专家!”检查组长又冷嘲热讽一番,“不过嘛,我爱听。对付这些封建地主阶级,千万不要客气,不但要刨他们的祖坟,还要鞭尸焚烧,为古代劳动人民报仇雪恨!王洛生,你得劲地往下说!”

“土夫子劝我不要开挖,白鹿原地下遍布汉唐古墓,不如换一个刨刨。我很生气,真当我们是盗墓贼啦?还是打洞的田鼠?我们挖唐朝小皇子墓的目的,是要挖他奶奶武则天的墓。土夫子又说,此墓是鬼门关,自古不知多少英雄好汉葬身其中,据说是盗墓界的滑铁卢与斯大林格勒——我自己总结的。挖墓前一晚,土夫子竟逃上附近的终南山,好像那山上真有啥仙境。我们继续掘墓……”

“同志,该轮到我讲了!”

牛棚角落里响起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一宿没说话的老木匠,站起来打断了王洛生。所有目光齐刷刷地看过去——“老木匠”个头比王洛生还略高一点,鼻梁高挺,双眼炯炯有神。他穿着灰棉袄,早过了退休年纪,头发不秃,半黑半白,一脸络腮胡。到了五七干校,任谁都得蓬头垢面。

故宫博物院,除了有一流的专家学者,更养了上百能工巧匠,有些原是皇家御用的工匠传人。五百多年的宫殿,即便不住皇帝太监,依然少不了这些人养护,否则早颓败光了。故宫的工匠分为木器组、钟表组、漆器组、铜器族、陶瓷组等各司其职。唯独这“老木匠”剑走偏锋,不只做木匠活,故宫里没有他不能修的——太和门的铜狮子、太和殿的鹤与龟、大殿斗拱、皇帝宝座、屋顶上的脊兽与鸱吻,甚至洋人进贡的各种奇技淫巧,像铜镀金象拉战车乐钟、木框转花玻璃片、瑞士八音盒……

“那你说吧,老木匠,可别让大家等到天明鸡叫,耽误了明天的工期。”今晚听过考古学家的几个荤段子,组长也不忌讳了,“你是偷了光绪皇帝的宝贝,还是调戏了珍妃的鬼魂?”

一直缩着的老木匠,伸了伸脚底板说:“原以为,你们对这些老掉牙的故事不感兴趣。哎呀,且待老汉伸伸脚。”

1969年12月的雪夜,湖北咸宁五七干校。中国历史学和考古学的精英们,被困在一座破庙交代思想,却将这一晚变成了张岱的夜航船。一个叫老木匠的男人,眯起双眼。只见世界飞快地旋转,幽暗的历史深处,鹿角雪白,烈焰翻腾……

“今儿晚上,我要跟大家伙儿讲的,便是这镇墓兽的故事,话说六十九年前的庚子年……”

第一章 秋风白鹿原

大清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年,耶稣诞生后第1900年。盛夏的北京城,日本公使馆书记官杉山彬被董福祥的甘军剁成肉泥;德国公使克林德在东单牌楼北大街被神机营章京恩海所杀。慈禧太后降下懿旨,向十一国列强宣战,悬赏杀死所有洋人。传言红灯照的黄莲圣母林黑儿,白日飞升数万里,火烧东京与圣彼得堡。数万义和团加上清军,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区与西什库大教堂的八百洋鬼子,连续两个月竟没打下来,徒留“刀枪不入”的拳民尸体。8月14日,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列队通过天安门、端门、午门,穿过太和殿与紫禁城。同一日,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仓皇西逃。老佛爷打扮成农村汉人老太太,皇帝伪装成穷书生。随驾的王公大臣、八旗军、太监、宫女,惶惶如丧家之犬。

逃难队列末尾,有个叫秦海关的男人。魁梧高大的七尺大汉,手掌心满是老茧,背着结实的大木箱,装着二锤、楔子、錾子、手锤、钢尺和墨斗,手里提着大锤、钢钎与风箱,都是石匠的吃饭家伙。皇城根下有内务府工匠村,从木匠、铁匠、泥瓦匠到玉石匠、陶瓷匠、装裱匠应有尽有,大难临头,多作鸟兽散,唯独秦海关拖家带口上路。

媳妇三十来岁,挺着怀胎数月的肚子。她听说洋鬼子全是色中恶鬼,见女人就扑,兵荒马乱的世道,跟着丈夫逃亡是唯一选择。秦海关刚满四十岁,膝下却无儿女。媳妇嫁给他二十年,怀孕三次,两次流产,一次夭折,这次恐怕是最后的机会。但这一路颠沛流离,忍饥挨饿,连皇帝也得跟王公贝勒们共用一车,媳妇也只能提心吊胆地捧着肚子翻山越岭。

銮驾过了京郊回民西贯市村,经居庸关、怀来榆林堡、宣化鸡鸣驿、大同府城……到山西太原,大伙儿才稍事停顿。大肚子的媳妇,并未如往昔流产,身体却越发强健,秦海关心想是祖宗显灵庇佑。血腥的夏天过去,慈禧太后携光绪帝向西狂奔。这一路沙尘滚滚,身后的华北大平原,已然烽火焦土。

这年十月,队伍穿过整个山西,自风陵渡过黄河入潼关,抵达西安。护驾队伍越发庞大,各种能工巧匠来为皇家服务,毕竟给的薪水丰厚。慈禧太后住进行宫,行宫无法容纳所有随行人员,各找地方安置。秦海关是个闷葫芦工匠,最不善跟人打交道,别人都会贿赂管事太监,而他被晾在一边,竟在城里找不到落脚点。

眼看媳妇肚子一天天变大,阴历十月初一的寒衣节刚过,家家户户门前给死去的亲人烧纸钱送酒水。次日是小雪节气,两口子出了西安城门,往东南寻找住处,望见一座壮阔的黄土台塬,浐河与灞河峡谷深切。远看台塬如悬崖峭壁,经打听方知是白鹿原。

秦海关双眼放光,赶紧带着媳妇登上这座黄土台塬。

老秦身为工匠,竟也精通风水堪舆,无须依赖星盘,在塬上绕了两个时辰。路过汉文帝的霸陵、文帝生母薄太后的南陵,都是一片硕大的荒冢。他上观天,下瞅地,西眺终南山,这才觑准方向。踏上高耸的龟裂田垄,径直走到一处荒芜的土丘前。媳妇辛苦地撑着腰,问他是不是抽风了。

他不言语,似到了命中注定之地。秦海关听到地底发出轰隆隆巨响,天空打出响雷,霎时浓云蔽日,白昼如深夜。田野间的农民们四散奔逃,天地似回到鸿蒙开辟之初、古公亶父在岐山筚路蓝缕的年代。西风卷来终南山上不计其数的枯叶,犹如漫山遍野的彩蝶飞蛾。

一片硕大的黄叶卷到媳妇的眼睛上,不承想遮蔽了视野。霎时间,她感觉下腹一阵剧痛,羊水就要破裂。“哎呀,郎中不是说临盆还要半个月吗?”她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

秦海关慌乱地将媳妇拖到土丘背后,这是一座唐朝的大坟冢,封土高过地面一丈有余,正好挡住狂风。

他的耳朵贴着黄土,地下又传来那轰隆隆的声响,仿佛地底有个调皮的小孩,不是在点炮仗,就是在玩打仗游戏。墓里的门道,谁又说得清?

老秦只听两声怪叫,再转回头,媳妇竟在坟冢背后凭空消失了!

“见鬼了!”

他的心头狂跳,双手在枯草堆里乱摸,才发现底下有个深不见底的大坑。此处紧挨唐朝大墓,古往今来无数盗墓贼光临过,媳妇必是坠入盗洞了!

秦海关二话不说,便跳进这个盗洞。这洞犹如倾斜的无底洞,老秦就这么不受控制地滑下去。霎时,眼前的黄土乱飞,如同扑簌而下的泪水,直接越过一千余年的漫漫时光。

尘埃落定。

他感觉自己仿佛一块石头,坠落到一块硕大的木板上,耳边响起轰隆隆的回音。

忽然,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胳膊,冰冷的手,指甲抓破了皮,划出深深的血印子。秦海关反身再摸过去,是个女人的大肚子!

“媳妇!”

“当家的!”

夫妻俩在唐朝大墓的地下重逢,互相摸了摸,都没缺胳膊断腿,幸好是坠落到这块木板上,中间又有千年来的层层黄土缓冲。

秦海关打开火折子,照出个昏暗幽闭的空间。他这才发现自己和媳妇屁股下坐着的木板,竟然是一副梓木棺椁的棺盖儿。木头表面有绚丽的彩绘,一看就是盛唐的格局,画着各种珍禽异兽、日月星辰、风卷流云……

他跳下这副巨大的棺椁,临产的媳妇呼天抢地呻吟。难道要在古墓的棺椁上生孩子?

秦海关在棺椁边摸到一块石碑。他用火折子靠近了细看,露出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刻碑是石匠的基本功,可以看懂不少文字,开头是一行隶书大字“大周故终南郡王墓志”。

接着是正文——

“王讳隆麒字幼明陇西成纪人也昔者龙光柱史弘道德于东周猨臂将军建功名于西汉武昭之经纶霸业奄宅瓜凉神尧之缔构皇基勃兴沃晋地灵钟祕天族蕃昌募瓜瓞于金柯表葭莩于玉茎王即大唐天皇大帝之孙今大周相王之第六子也……”

古人碑刻上无标点符号,初看就是这样挤作一团。所谓“大周”,并非西周东周,更不是北周后周,而是武则天称帝,国号由唐改为周。墓主人的身份,已开门见山讲明:名讳隆麒,字幼明,陇西成纪就是李唐皇室的籍贯。大唐天皇大帝便是唐高宗李治,大周相王是后来的睿宗李旦。如此说来,这位墓主人就是李治与武则天的孙子,睿宗的第六子。

跳到最后两行——

“长安二年四月八日薨于私第春秋一十有五悲深宸戾痛结蕃闱弄孙之爱不追含子之悲何极即以其年十月二十日葬于万年县崇义乡白鹿原。”

其中,“春秋一十有五”写得明明白白:十五岁夭亡的唐朝小皇子……果然是他!

秦海关脑子里嗡的一声,已触摸到了某扇尘封的大门口,一千二百年前的秘密?只要再往里踏出一步,要么极乐升天,要么堕入地狱!

此时此刻,媳妇也到了鬼门关口,又开始痛苦地叫唤。

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一辈子苦苦追寻的秘密,几代人梦寐以求的钥匙,竟自动送到了眼门前——但秦海关必须要放弃,他的眼里只剩下媳妇和孩子,其他的全都一文不值!

老秦赶紧爬回棺椁上层,紧紧搂着冷汗淋漓的产妇,等待孩子出生的时刻。

倏忽间,黑漆漆的地宫里头,鬼火似的飘来一团绿色的光。

半透明的琉璃火球,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捉摸不定,像个顽童在玩耍彩灯……

火球发出绿色冷酷的光,围绕老秦飞了一圈,刚接触到他腰间的石匠锤子,这坨坚固的熟铁工具,竟瞬间被烧成灰烬。

黑暗中又一团琉璃火球飞来。

秦海关知道这团火球的来源——自己被当作盗墓贼了。只可惜苦命的媳妇,还有即将诞生的孩子,都将要殒命在这白鹿原的唐朝大墓之中。

“我们一家三口,下辈子还要做一家人!”

他抱着媳妇的脑袋,亲吻她的额头,准备共赴生死。

那团琉璃火球在媳妇的两腿之间停下了。

火球在颤抖。

秦海关重新瞪大眼睛,只见那团火球震颤了几下,瞬间熄灭了。

唐朝大墓的地宫下,亘古幽暗的光影里,渐渐露出一对鹿角,雪白锋利如同树杈,然后是一张面孔。

不是人,亦不是鬼,更不是墓主人的木乃伊。

而是兽。

老秦看到了一张兽脸,琉璃色的眼睛,幽光闪烁,直勾勾地盯着媳妇的两腿之间。这头兽绝无淫邪之意,而是纯粹的好奇——

胎儿已从产道口露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