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彩凤的情人节

2017年09月12日10:23 来源:中国作家网 刘振海

  “嫂子,你和我哥过过情人节吗?”玉芝问道。

  “啥!情人节,啥玩意,一听就不是啥正经东西。”彩凤放下手中正纳着的鞋底子,有些生气地说道。说完话想了想,又一脸气愤地说道“不会是电视里说的那些坏男人和什么小三过的节吧?”

  “哈哈……”玉芝笑的弯下腰,一只手捂着肚子,都有些喘不上来气了。

  “芝儿,你笑啥,嫂子说错了?你可别笑话嫂子,嫂子小时候家穷,没上过学。”彩凤越说声音越小,好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玉芝见嫂子这样,就有些不好意思。嫂子家穷,她家也不富裕,父亲是个瘸子,下不了地,干不了重活、母亲有哮喘病,夏天还好点,一到冬天就上不来气,常年离不开药。嫂子不嫌她家穷,嫁了过来,一分彩礼都没要,也没盖新房,甚至连时下结婚必须要有的金首饰都没买,就扯了几尺布,做了套新衣,请了几桌饭,就把婚事办了,气的嫂子的娘家人都和她断了来往。嫂子进门时,她还小,是嫂子把她当成女儿一样带大的,还要侍候公婆、喂猪喂鸡、还有那几亩的地,也大多是嫂子一个人种,嫂子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她不感激,她还笑嫂子,她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烧、有些臊得慌。她用两只手搂着彩凤的胳膊,把脸埋进她的怀里。

  见她这样,彩凤就知道玉芝心里不好受了。用手摸着她顺溜溜、黑油油的头发,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芝儿,起来,跟嫂子说说,那个啥“情人节”是咋回事?”

  玉芝用手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抬起头,手又抱紧彩凤的胳膊,脑袋靠在她的肩上“嫂子,情人节是指农历七月初七,就是牛郎和织女见面的日子,不是个坏节,两口子也可以过。”

  “你这孩子咋说的话,节什么时候分好坏了?”彩凤伸出根手指点了点玉芝的脑门,玉芝又嘻嘻笑着把脑袋埋进嫂子怀里。

  两口子也可以过的节一定是个好节,可自己和刚子从来没过过。七月七她知道,小时候母亲给她讲过牛郎织女的故事。她又想起丈夫刚子,家里穷,地又少,为了生活,他去了省城,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每年回来的次数有限,自己和刚子也不比牛郎织女强多少,区别只在于牛郎织女是被王母娘娘逼的,她和刚子是被生活逼的。刚子上次回来还是过年的时候,这一走又半年了,怪想的,现在地里也没啥活了,家里这点活芝儿也能干,娘再帮把手,自己抽出两三天工夫去趟省城,和刚子也过个“情人节”,好像也耽误不了啥。

  “刚子,你媳妇儿来了,快点下来。”工头得金在下面喊。等刚子从楼上蹬蹬蹬地跑下来,就看见了站在得金身边的彩凤,和她脚边的两个袋子。

  工棚里很乱,脏衣服东一件西一件,扔的到处都是,地上全是烟头,空气又焖又热。刚子拎着彩凤拿来的两个袋子,领她去了工地食堂。一个袋子里是面,另一个袋子里是绞好的肉馅,彩凤就用食堂的家伙什,给大伙包了顿饺子。得金又出去买了箱冰镇啤酒,两只烧鸡回来,给大伙改善伙食。

  吃过饭,刚子又去上工了,彩凤找来笤帚,把屋里的地扫干净,又找来盆,把大家伙的脏衣服都拿到水龙头那去洗,工棚前的那根长长的,铁丝做的简易晾衣绳上,不一会就满了,随着小风忽忽悠悠的,成了大家心头的一道风景。

  “刚子,嫂子真能干,你有福啊!”大伙站在楼顶上,看着仍在洗衣服的彩凤。

  得金走过来,手里拿了一叠钱,塞到刚子手里道:“刚子,你别干了,算你出工,你媳妇儿好不容易来一趟,赶紧带她出去走走,买点东西。”

  洗完衣服,彩凤就看着眼前这栋快封顶的楼,看着有人在外墙上走,她就跟着担心,再想想自己家那矮小的土坯房,彩凤就有些难受,“瓦匠无好房,裁缝无好衣!”自己家什么时候才能盖上新房,土坯房太潮,对婆婆的哮喘病不好。

  省城的街上咋这么多人?彩凤有些晕。刚子拿出得金给的钱,给彩凤看。

  “凤儿,得金给支了一千块钱,你想买啥?”

  “娘吃的药快没了,乡卫生院也没啥好药,咱上药房买点药吧;爹好喝两口,平时就喝散酒了,咱给爹买两瓶好酒吧;芝儿大了,该给她买两件好衣服,小姑娘就该漂漂亮亮的;儿子喜欢看书,买两本;你喜欢抽烟,买两条好点的……”拎着一大堆东西,刚子眼睛有点湿,谁的东西都买了,就剩下彩凤了,可兜里只有十块钱了,这能买啥?他很后悔,咋就听了彩凤的话买什么烟,还买那么贵的,自己抽啥它不是冒烟。

  “什么味,这么臭,还这么香?”彩凤停下了脚。

  “噢,是臭豆腐干,又臭又香,我们工地上很多人晚上都来吃,不贵,十块钱一份,你吃不,我去买?”

  “十块钱,这么贵,买了它就没钱了,来一趟,总该给大伙买点啥,他们那么照顾刚子。”彩凤想。

  “不买,臭哄哄的,不爱吃。” 最后十块钱,买了瓜子带了回去。

  工棚的一角,墙上钉了两个钉子,拴上铁丝,上面搭了个床单,就是今晚刚子和彩凤的单间。这样的环境,彩凤不习惯,所以两人什么也没做。第二天一早,彩凤就该回家了,走之前,一个劲地嘱咐刚子,让他注意安全,注意身体,发了工资,别舍不得花,如果食堂吃得不好,就出去吃点……

  彩凤拎着一大堆的情人节礼物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