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洪小国传

2017年09月12日10:21 来源:中国作家网 杨德胜

说洪小国是英雄,也是平民英雄,只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已六十五岁,还是虎背熊腰,孔武有力,声若洪钟,下起力来不逊二十岁小伙子。堆积如山的水泥、沙石,在他手下,三下五除二就搬完了。看着他做力气活,就是解读人的力道,人与自然的天然存系,人,有改造自然的无穷能量。劳动,是原始原生的舞蹈。据他吹,年轻时,背过五包水泥爬200米的山坡。五包水泥,他说出来只需舌头一弹,牙缝间就流淌出来,仿如鸡毛一样轻飘,可一细想,五包水泥,就是五百斤,不是闹着玩儿的,从洪英雄年过花甲用力的底气来看,身大力不亏,他说背五包水泥,并没有参水分。

我认识洪小国,是因为常请他做事,从劳动接触中,对他产生敬佩,我时常感悟到,劳动,是一种快感,幸福的源。从此,我对他的人生有了碎片花絮式了解。他祖居清江巴山峡上,自幼家境贫寒,十二岁即到处做民工,参加水利工程大会战,在长期的劳动中,他练成了钢筋铁骨,在劳动者队伍中渐渐形成了一呼百应的号召力。二十多岁时,到城关镇一农家做了上门女婿,刚上门三天,老家父亲去逝,他身无分文,只有五百斤力气,是他的新婚妻子从娘屋带着钱粮,走三百里山路,到巴山峡高山上将洪老爹安葬下土,从此,洪小国紧跟妻子,一跟就是一辈子。

每天早晨六点多钟,洪小国踩着人力麻木车,哼着自已才能听懂的山曲儿,晨风抚摸着他身上饱满的肌肉,飘动着轻盈的衣衫。车斗里,时常放一把木椅子,那是带着妻子上街来,给她设的宝座,到县城大街上去逗风的。当妻子坐在麻木车斗里,老洪踩着踏脚板发出均匀的呼吸。妻子慈祥,如太后一样,面带微笑,还有检阅市镇的风度,不时向行人注目招手,让人看到好不眼热,行人纷纷停下脚步;有说:这个大妈天生一个福相!有说:这比坐宝马奔驰还上镜头;有夸:这个男人真男人;有说:女人一辈子有这样的男人宠着,值得。洪小国听在耳里,甜在心里,让街上的人羡慕着流口水去吧。过三五天,他又会把妻子拉到街上来逗风。

洪小国能挣钱,虽说张张红票都是辛苦钱,却也不完全是下力的钱。他大脑灵通,背挑抬扛事,不仅会做,且无一不精。每年挣上十万是个小数目,大的不便细说,他就靠一双宽肩一双大手一颗大脑,下多大力气,收多少钱,给钱的雇主给的爽快,收钱的他心里踏实,近四十年,他挣下百多万家产。请他做事的人,只需简单说一下,他就能做得周周正正,比雇原预想的还要好。所以百姓请他做事,有时因他业务太好,宁可等上十天半月再做,也要请洪小国去做,把工钱给他,心里有一种安全与实沉,把工钱数给他,花的是一种圆满和定力。

城乡立碑事,洪英雄必到场。因为他最知立碑技巧窍门。立碑,大多与阴阳、脉气、风水、财运相关联。碑,是为祖先立牌位,立名份,是为后人立财运,立家业,立名声,每块碑石不偏分毫,直立山上,雷打不动。否则,是对祖先不敬,致后人不顺。有许多乡下百姓立碑,专门出高薪、煨好猪后蹄、勾好窖酒伺候洪英雄,叫他只在场望着,不用动手付力。经洪英雄过手立的碑,脉气精准,风水畅顺,如佛爷安泰,铁塔打坐,千年难倒。所以城乡百姓,豪门大户,如有碑事,洪小国不去,立碑不叫隆重。

他对生死从从容容。他六十岁时,就将自已与妻子后事的所有物件准备好,自已把碑立了,棺材做好了,抬上山的钱也早已存入卡中,只等终了时,儿孙们请几个人抬到坡里窖(装)进去就行了。有人问这是为什么?他答的简单:我自已的墓碑,是我的劳动成果,提前打好了,在生可以看个几十年,享受到死后的乐趣和妙处。一个劳动者,把死看得如此泰然果然。

洪小国在一些人眼中,往往就是一个做工的,可是,县里的头面人物他基本认识,因为或多或少,大都请他做过工。如果有人欺他是个做工的,那就大错特错了,他说:我虽是个下力的,但我懂法,会掰个理由,要找个关系,投个人,不一定比哪个差。在城里,不要瞧不起人,论起家产和本事来,还说不定谁比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