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评论

吴瑛《十里春深》:春去春还来

2017年09月11日10:37 来源:中国作家网 江苏大丰朱国平

  女作家吴瑛(远音尘)的长篇小说《十里春深》(爱读文学网),写一群芳龄女子的艰难创业。创业故事是小说的主线,与“芳龄”相关的情感故事是小说的副线。因为是一群,这些故事便在交错和跌宕中显示出广阔和宏大,使我们能够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看到社会转型时期的斑斓和生机,痉挛和阵痛。此前她在天涯及爱读文学网上发表的《情敌宝贝》《婚姻蚌壳》等几部长篇,通过讲述主人公的爱情故事展示多彩的社会生活;而《十里春深》则侧重表现主人公带有浓郁青春气息的生活,爱情成了生活的点缀。应该说,这是作者创作趋于成熟的表现。作者以熟稔的驾驭情节和文字的能力,对不同人物进行描摹和刻画;他们各具特色,相互映照,组成一段特定社会历史的真实图卷。

  一、创业——谋求生存之道

  《十里春深》里的这些小花们,各自走上自己的创业之路,看起来源自偶然。她们都在一家经营黄金首饰的店里上班,如果这家首饰店能有一如既往的风光,老板不因为内驱(老婆河东狮吼)外引(有情人参与共谋)而卷走珠宝失踪,老板娘不走极端而自杀,她们就不会另辟蹊径,去自己创业了。其实,说创业,实在是一种无奈之举。如果另外有一个和原来基本相当的工作岗位,她们也懒得去自己折腾。家庭条件不好的,需要通过自己的工作,提供生活保障,家庭条件好的,也需要一个安置自己心灵的地方。说实话,随着社会物质条件的不断改善,在中等发达以上的地区,要解决个人的温饱问题,难度不是太大,尤其是年轻女性,解决这类问题的办法更为简单——找个老公出嫁。但人生还有温饱之外的更高层次的追求,成就感,人生价值的实现,等等。总之,找工作成为这群突然遭遇事变的年轻女性的当务之急。

  而在一个不怎么大的县城里,要找一个既有说得过去的收入,又有面子上的光彩,既有较好的环境,辛苦程度又不是很高的工作,谈何容易?于是,他们的眼光,很自然地投向了电子商务,投向了马云。成本不高,多则三五万少则一两万,就可运转。厂房设备不拘一格,有张办公桌,有台电脑,就能凑合着开张。至于规模大小,赚多赚少,目标也不会太高,能挣个上班的钱,就说得过去了。于是,凭借网络平台,这群年轻的女子,刘小仙成了桂花仙子,绿小叶做起了花草生意,麦小芒卖箱包,唇唇别具一格,经营“情趣用品”。

  小尘是作者着力刻画的重点人物。她从卖毛巾围巾起步,到卖服装,由网上进货,到创办起自己的工厂,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由于对市场需求把握不准,投资失误,造成产品滞压,最后功亏一篑,吃尽辛苦赚来的钱,打了水漂。创业之路,崎岖坎坷。铩羽而归的小尘一度心灰意懒,到朋友处助力打工,但后来在小阳的鼓励和支持下,又重整旗鼓,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业。

  唇唇的创业,是对原来家庭作坊式经营的充实。情趣用品是个暴利行业,但唇唇过于贪婪,忘记起码的商业道德,竟至利用色相,走上邪路,终于在短暂的辉煌之后,一落千丈,跌入谷底。绿小叶、刘小仙,她们每个人的创业,都有过筚路蓝缕的艰辛,也有过成功的欢欣。他们有过一帆风顺,也有过跌倒的痛苦。但因为步子不大,爬起来也比较容易。小尘就不同了,她的魄力、气概,这些品质中好的东西,因为缺少与之对应的沉稳与审慎,反而导致她的大起大落。当然,这笔预支的学费,或许是她未来的财富。

  与其说这是一群年轻女性的创业故事,我倒更愿意将其看成是一群被命运之神抛在荒漠上的年轻人寻找生命绿洲的故事。她们不希冀腰缠万贯,不指望成为老板或大亨,他们只是一种绝地反击,寻找生命之源,寻找生命的绿洲。她们未必如其所愿,但这种探求和寻找本身,就是生命的亮色。

  二、爱情——个性各有张扬

  比之对于这群年轻女性创业故事的描写,我更欣赏作者对于她们的爱情(情感)故事的讲述。作者对于电子商务的业务流程,宏观设计与具体操控,娴熟于心,了如指掌,写起来得心应手。但对于不懂电子商务如我的不少读者,难免有生疏和单调之处。但和主人公创业故事相生相伴的情感故事,却细腻生动,精彩不断。

  小尘和赵小阳。小尘和赵小阳小时候一起长大,有过两小无猜的童年时光,两个家庭之间彼此熟悉,来往密切,按说,这是最好的爱情基础。但两人彼此之间只有心照不宣,从来没有谁捅破过那层窗户纸。是小尘的创业,使两个人的关系迅速升温。小尘向小阳“贷款”,以身相“保”,说“还不了就和你结婚”,这虽是玩笑,却让小阳欣欣不已。因为这是小尘关于两人关系的第一次明确表白。之后,小阳一路相伴,和小尘一起走过了创业之初的沟沟坎坎,协助其办成了淘宝店。两人一起外出进货,上火车,住旅馆,下馆子,逛市场,既有亲密无间,又有适可而止,美好的爱情,在清纯和平淡里,升华、发酵。在读者和观众喜欢“重口味”,作者和导演喜欢多用“味精”和“色素”的现实背景下,作者在对他们两人的爱情描写中,坚守传统,为年轻人树起一面旗帜,这是难能可贵的。

  后来由于天时的出现,也由于赵小阳的一度疏远,小尘和小阳的关系出现了游离,这是人的情感发展的常有现象。小尘对天时的那份关心与关注,是一种回应,也是一种同情和景仰,可援手相助,甚至可以为他和其他女性的接触而“吃醋”,但在我看来,其关系仅仅是一种爱心,不能用狭义的“爱”来定义。至于任其发展,结果如何,那是另外的事儿。

  麦小芒和大强。在麦小芒和大强的婚姻中,麦小芒处于强势一方,大强虽然对老婆恩爱有加,但却常常被麦小芒忽视、冷落。这是二人在文化、喜好、性格及教养方面的差异所致。当然,也不排除因为拥有,因为大强的热度过高,使麦小芒误以为容易得到的便是廉价的,从而不知珍惜。她和清泉在网上相遇,经不住几招,就被其“网猎”,继而约会、上床,被清泉的老婆发现后盯梢、跟踪,被不明不白地打得死去活来。和大强离婚、出走,混不出名堂又死乞白赖地复婚,实在是一个活得缺少尊严的悲剧人物。作者安排给她的人生遭遇,既有对其行为的不容置疑的否定,又包含同情,非常人性化地让她回归曾经的温暖的家庭。当然,还能不能获得昔日的温暖,取决于她能否舍弃旧我,回归正常的生活。

  和大强、麦小芒纠葛在一起的另一个女性绿小叶,是一个让人为之扼腕的可敬可叹的女性。她因为捡回一个被遗弃的孩子,成了未婚母亲,也给自己的爱情之路设置了一个让一般人望而生畏的屏障,但她不悔不弃,让自己和孩子在精神和物质上,融为不可分离的整体。离异的大强撞入了她宁静的生活,她的生活因此发生改变。她全身心地投入对大强的爱,投入做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的美好憧憬。但看似强悍,实质懦弱的大强放弃了对他的承诺,和麦小芒握手言和。大强对她的伤害,只要神经没有麻木,都能感到一股发自内心的痛楚。但她没有纠缠,没有责怪,偶然相遇,静静离别,用柔弱的双肩,担当起命运赐予她的刻薄和不公,积极而不是消极,向上而不是沉沦地走向新的生活。虽然她的某些活法值得商榷,但她身上所包含的“正能量”,确实感人至深。

  天时和路小过。在这部小说中,天时是一个异类。他事业有成,腰缠万贯,却遭遇个人生活的不幸。老婆不仅“没文化”,而且是一个“河东狮吼”。这种情况下,如果天时能现代、开放、洒脱一点,他有许多方法,安顿好“大奶”,享受二奶三奶甚至N奶的、我们司空见惯的那种“幸福生活”。但这决不是天时。路小过是天时的“小蜜”,但小蜜就是个小秘。身边美女如云,但他却没有乱了方寸。面对路小过强大的爱情攻势,他坚守底线。我以为,这除了他有自己道德上的坚守,还有审美上原因。美丽、热情、聪慧的路小过,实际上并不是天时心目中理想的可以终生厮守的那种女人。当然,道不同,不等于不相与谋,始乱终弃,逢场作戏者何其多也,只是天时自有自己的分寸。

  设想一下,如果把路小过的位置给了小尘,天时还能心清如许吗?小尘和天时,在前者,后者是师长,是朋友,也是偶像,痛苦时会指望分担,快乐时会想到分享。在后者,前者是晚辈,是孩子,是有目标和追求,有行动和毅力的一个小同行。乐意解囊相助,不惮委以重任,甚至有事没事,喜欢陪着唠嗑。这样的两个人建立爱情,需要的只是一个契机。路小过有了这个契机,却没有取得爱情,因为于爱情而言,仅有契机显然是不够的。如果小尘有了路小过的位置——可惜没有如果,世间许多事都是这样。作者之所以要花不少篇幅来写小尘和天时之间的纠葛和交往,除了使人物性格更加丰满真实,也是为了在陪衬和对照中,将路小过的性格,写得更加鲜明。

  路小过是官二代(三代?),如果不是自找苦吃,完全可以养尊处优,过着公主般的生活。但她不安逸于现状,偏要走一条自食其力的路。真这样也就罢了,可惜她在自己的婚姻问题上,终于没有摆脱父亲所在的权力场的摆布,和一个经商者结合,完成了一段短暂的没有爱情的婚姻。想独立,却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这是路小过悲剧的根由,也是当下许多年轻人走不出的困惑。作者刻画路小过这一形象,一方面,间接表现官场对社会生活的无所不在的渗透,一方面,也表现出官场与市场之间既互相利用,又各有所求的微妙关系。

  唇唇的故事,严格说,与情感无关,是利用男女之间的特殊需要和关系,进行商业经营。这不是一个新话题,也不仅仅是电子商务活动中出现的独有现象。从官场到民间,从路边的洗脚房到一些地方的高档会所,靠色相谋取利益的不在少数。唇唇只是大潮涌动里的一朵浪花。作者塑造这个人物的意义,是通过她的由兴而衰,告诉我们,经营之道,诚信为本,靠歪门邪道,可得逞于一时,但最终结果一定是南辕北辙,害人害己。

  《十里春深》中对男女之情的描写,既贴近生活,又未被生活所囿。作者通过不同的故事,刻画出女主人公鲜明而不同的个性。我们会为某个人物的遭遇而痛心,也会为某个人物的错过而惋惜,但我们实在无法把他们从时代的背景上剥离出来。从这个意义上说,作为副线,《十里春深》中的情感故事,在表现时代特征上,不比状写创业的主线逊色。

  三、思考——漫漫长路何往

  从时间跨度上看,《十里春深》所写的,就是从金店老板美丽出逃到落泊归来的短短的几年时间。这不长的几年时间,对于创业,只能算是个开头,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开头。春光无限好,但小说的主人公们在春天里的辛勤播种,却未必取得如其所愿的收获。“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春天次第而来,春花谢了还开。即使这个春天过了,下一个春天还会再来。这是作者于她的故事叙述里,留给我们的启示和感悟。

  但具体地看,主人公们今后的路,通往何处,他们的人生遭际,他们的事业和爱情的未来走势,将会怎样?这些却是悬念,是留给读者的一片驰骋想象的空间——

  小尘和小阳,经过同心协力的继续奋斗,前者将吸取原来的教训,稳扎稳打,成为高品质的淘宝商店的经营者,抑或从网上走出,经营出当地的品牌实体店。后者取得艺术上的不菲成就,成为当地文化产业的一面旗帜。同时,他们将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

  大强和麦小芒破镜重圆之后,首先整合原来的资源,在适当扩大规模的基础上,重新经营其自己的店铺,生意越做越火。小芒浪子回头,以贤妻良母的形象,成为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当然,也是大强生意上最重要的帮手。

  天时和路小过完成由苟合到婚姻的转变。天时已经老态龙钟,而且完全失去生活上的自理能力。路小过全盘接手并操持天时的产业,对天时恪尽侍奉之职。

  唇唇像换了一个人。不仅上了当地的财富排行榜,而且成为守法经营的标兵。

  绿小叶好人有好报。她在新的爱情中和那个帅气而善良的小伙子建立起和谐的四口之家。温饱无虞,其乐融融。

  一切都好起来了。就连黄金店的老板,也已经走出困境,正准备东山再起。

  ——可是,这一切,只是一种善意的推测。因为社会是一个大环境,作为个体,我们每个人的活动,都无法摆脱它无所不在的影响。如果国家的整个经济形势不好,凋敝、萧条,小尘能把店铺开到网上,但不能把它开到世外桃源里去。麦小芒断绝了和清泉的联系,但是又被浑泉、浊泉盯个不息,甚至因为诱惑太多,连大强自己都成了清泉,你还能对他们指望什么?唇唇也是这样。她可以是唇唇,也可以是纯纯。她做好自己当然重要,但,许多时候,人不仅是自己,更是这个社会最现实的一员。

  我为小尘和她的朋友们祈福,愿他们每个人都有幸福而璀璨的未来;也为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祈福,让小尘和他的朋友们的幸福和璀璨,成为这个社会最现实的荣耀。

  作者简介:江苏省作协会员,盐城市散文学会理事,著有散文随笔集《窗外》《雕刻心中的理想》,现居苏州木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