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

春秋寨赋

2017年09月11日10:42 来源:中国作家网 倚竹听风

今闻古寨,名曰春秋(1)。隐鄂西荆山之余脉,乃三国故事之源头。华夏之第一山寨,东方之马丘比丘。得乾坤长眷之景,惹学者慕名而游。青石山头,石屋静而不寂;茅坪河畔,杨柳柔而荡舟。时有南腔雅韵,北调放喉。春往鸟鸣而衔绿,夏盈风袖亦沁幽。至若秋季红枫则浸染,冬天雪皑则相酬。 观夫寨依山而建,一边临峰;屋备战而修,三面环水。

由南向北而迂回,自始至终皆石垒。乘索道临空而赏,月亮清幽;登月台隔峡而观,鲫鱼绮美。其态逼真,之形摇尾。山与水相依,物向华荟萃。 稽乎云长怀大志,识邓兄。常与长论文略,时和弟研武功。莫逆之交,值三国鼎立;硝烟弥漫,防霸主称雄 。至乃氏砌高楼,选山之险要;建山寨,为羽而凌空。

若其身临境,意欲攀。乘车而往,忙里偷闲。登高先观寨之展厅,载人文之厚蕴;探险兼赏山之雄峻,显地域之通寰。惊古寨之工艺精湛,闻拱桥之河水轻潺。石屋百间,设计合理;山寨一座,错综相关。布局无重复之辙,作工显精致之难。望远之中,田园缕烟袅于阡陌;穿丛之处,城墙垛口屹之苍山。残垣威而雄壮,碧萝垂而悠闲。

且临崖而看讶水色波纹,曲尘罗带。任断壁木森森,花蔼蔼。浸瑶池不惊,竹林虚籁。进而访庙宇读其春秋,寻书房复于青岱。随浓雾(2)环之城墙,尾清风巡之关隘。沧桑阅尽,才知寨之神奇;峻秀遐凝,方感域之廓大。美矣陆坪,壮哉石寨。故而招八荒,引四海。皆因寻源,探索福地。共缭绕之云流,凭阴翳之林翠。春秋楼,犹陈三国之踪;月亮峡,棹唱卧牛之义。石器与讲堂犹存,操场和太极迷离。并行林道,问往来之人;静坐空中,思旅游之记。

于是泛舟上,顺水边。吟鸳鸯之嬉戏,染滴翠且并肩。由格桑岸之灼灼,仰碧色融之千千。随咏鹅且穿竹,逐陈迹与方圆。信步之中,无世俗之事相扰;登临而上,有雄心之志蔓延。登南门,一夫当关险于足下;居北堡,万夫莫开雄于山巅。恍如俗身融于斑驳,思绪穿之烽烟。醉于凉风拂面,爽气连涟。竟忘之归路,狂乎若仙。嗟乎!春秋幸于福地,东巩别有洞天。得于旅游活县,古寨连绵。况乃仙境自然,引得八方之商贾;蓬瀛待和,招来山外之才贤。故而喜水之人返返,好山之客骈骈。

注:(1),春秋寨得名于东汉末年。相传关羽胸怀济世大志,苦于不得明主,于此寨苦读史书《春秋》而得名。桃园三结义后,关羽战远安,搏当阳,在南漳东巩团山寺收周仓,演绎出一系列动人的三国故事。 关云长镇守荆州时,结识了当地卧牛山寨的邓姓两兄弟。长兄邓茂常自幼读书,颇有安邦治国之才。弟弟邓茂健却爱舞枪弄棒,身有万夫不挡之勇。关云长自打结识了邓姓兄弟以后,常常到陆坪游玩,和老大谈论《春秋》,和老二研习武艺,遂成莫逆之交。当时,三国鼎立,霸主争雄,驰骋逐鹿,时时腥风血雨,刻刻硝烟弥漫。邓氏兄弟为保一方平安,花费巨资,在陆坪最为险要的鲫鱼山上建起一座山寨,招兵买马,居险而守。与卧牛寨互为犄角之势,为百姓争得一方乐土。人们亲切地称这座寨为邓家寨。邓氏兄弟最敬重的就是关云长,在最险要的高地上专门给关云长盖了一个读书和研习兵法的亭楼,全部用青石砌成,上下共五层,檐飞四角,上挂风铃铛,平时不准其他人到里面玩耍,并派专人守护。关云长每次来到这里,正襟危坐,左手抚虬,右手捧书,秉烛夜读《春秋》,苦思济世救国良策。于是人们便把这座楼称为“春秋楼”,时间一长,人们便把山寨也叫做”春秋寨“了。

(2) 春秋楼座落于山寨的中部。只是每遇战难,渐毁。乾隆年间,山民自发筹资重建。当修到第五层是,砌工们因其高险,手脚发怵,就在此时,一道浓雾飘然弥漫到砌工脚下,施工如平地,砌工高呼:“关公显灵了”,后来山民们在山的最高处有修建了关帝庙,并供风起了金身的关羽塑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