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评论>>文化时评

网文成“最具价值”无关传统文学惨败

2017年08月08日00:00 来源:中华读书报 涂启智

日前,胡润研究院携手IP版权运营机构猫片,推出《2017猫片?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100个最具价值的中国原创文学IP上榜,绝大部分属于网络文学作品。同时,“最具价值的原创文学作家”上榜的三十多位作家全部属于网络文学作家。网文成IP价值榜主力,是否意味着传统文学的惨败?(7月22日中国新闻网)

网络文学是网络科技手段与快餐文化需求相结合的产物。网文成“最具价值”自然是网络文学的成功与骄傲,但是将它与“传统文学的惨败”联系起来,未免有些牵强附会,在逻辑上难以自圆其说。

《斗破苍穹》《琅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大红大紫的网络文学作品,内容主要分为玄幻、仙侠、传奇、宫斗等类型,通过描绘让人感到新奇而又陌生的特定环境,塑造超凡脱俗的人物形象,设计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营造出一个与尘世迥然有别五彩缤纷抑或光怪陆离的魔幻世界。它们天然地与现实社会生疏隔膜;即便是反映特定人群生活的宫廷争斗小说,也与普罗大众的生活相距甚远。

网络文学的“陌生化”与“距离化”场景,恰是网络作家为迎合众多网民文化消费意愿做出的“艺术处理”。固然不能否认《琅琊榜》《后宫·甄嬛传》等网络文学作品的艺术特色与艺术成就,然而着眼其思想题材,网络文学终归属于快餐文化范畴。网络文学远离厚重深刻社会题材,没有对现实重大题材的感应与触摸,缺乏对民生痛痒疾苦的关切与拷问,呈现娱乐、消遣、表象、肤浅特质。

网络作家或作者因为看准网络文学行情,摸清网民读者心理,才会根据市场需求有的放矢炮制产品。众多网民远离传统文学,对网络文学情有独钟,或许是因为沉重的生活压力需要快餐文化娱乐来消解或者减轻。

网络文学攻城略地,并不意味传统文学遭遇惨败。传统文学因为思想内涵厚重乃至沉重,从来都是小众读物,注定不会成为大众快餐。抛去物质抑或功利考量,传统文学对世道人心乃至民族气质都会有潜移默化的滋养影响。从人文视角观察,传统文学一面怀抱“仰望星空”高远理想,一面更多的是“脚踏实地”,揭示平民乃至弱势群体生存境遇,聚焦平民喜怒哀乐、卑微无奈与不屈抗争。传统文学的最大亮点不在于为帝王将相英雄豪杰立传,而是以悲悯情怀观照普通百姓生活,以刺破苍穹的“呐喊”声音促使社会变革进步。因为传统文学具有浓郁沉潜的人文内涵与叛逆精神,它才更容易受到少部分“以天下为己任”精英知识分子青睐,而难以得到芸芸众生欢迎。这并不是说,普通人整天都在“昏睡”中,相反很多时候他们都非常“清醒”,有着自己的处世哲学:在连自己事情都管不好情况下,一个小老百姓去操心国家大事,无疑是“吃饱了撑的”。

再进一步说,网文成“最具价值”,只是从商业效应与经济效益角度而言,并不等于说人文精神方面盖过传统文学。打个比方说,一个足球运动员收入不知要比专家、教授、学者高出多少倍,但你显然不能说足球运动员比专家学者贡献更大或说对社会更有价值。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民族与国家富强崛起?是足球运动员在绿茵场上奔跑进球的能力,还是自由思考与锐意进取的智慧头脑和创新能力?

就像不能因为大街小巷的快餐受到多数食客欢迎,我们就轻易下结论快餐比精心烹饪的菜肴或者老火靓汤更有营养;同样,不能因为网络文学受到众多网民追捧,我们就断然看轻传统文学的价值。网络文学娱乐消遣特征明显,传统文学启蒙教化功能突出,它们拥有不同的受众与粉丝,也各有相对独立的生存发展空间,不宜将任何一方的发展态势同另一方进行简单对比。因为网络文学当下蓬勃火热,就断言传统文学遭遇惨败失之偏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