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评论

半溪明月《临水而居的日子》:儒雅的剑舞者

2017年08月10日07:20 来源:中国作家网 白衣书生

  昨夜,是绵阳女诗人半溪明月从上海乘机归来的日子,也是我对她的诗集《临水而居的日子》读毕掩卷的时分。读她的诗集,我无法做到快速。因为她所创作的诗歌中无时不漫溢着一股成熟劲,意境切换频闪。对,从头到尾,我就被一种字里行间的闪烁感所伴随所萦绕所纠缠着。“干净利索,力透纸背”——这是两个月前,我在文友聚会上,接过她所签名赠送的这本诗集,初一翻看就留下的深刻印象。这种印象,不止是留给了我,更留给了众多现场的文友们,有的甚至在后来主动和我谈起她的诗歌,直是咂舌。

  她的作品,具有较为浓厚的西方诗歌特色,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无病的呻吟,让人下意识地念及“精”、“气”、“神”。事实上,从作品中所感受到的她,现实中是有差距的。现实中,她平和娴静而爱憎分明;作品中,她倔犟执著而桀骜不驯……但这些并不影响她在诗歌中的干练表达,或者说,正因为如此,她的诗歌才会具备那些独有的内涵,具有那种诗歌的灵气与精神。

  半溪明月给人最初的印象,就是一位诗歌的研析者。那种认真研析的态度,不止感染了我,而且也让当时那身外的喧嚣相形见拙。我认为,每一个真正的作家诗人,并不是要不无虚荣地去期待着渴望着被人赞誉,而是要从头到脚都渗透着一种清彻的精神,一种纯碎的思想。这种渗透,是自内而外所焕发出来的气息与光芒,既照亮人也感染人,就像一个栖身于红尘之中的修炼者。确切地说,半溪明月就让我感受到了一个纯碎诗人的真实存在,而她所著作的这部《临水而居的日子》,就不失为一部集中展现她创作风姿的精萃。

  在很多时候,不少作家诗人都难免会心生这样的疑问,到底是为什么而写作?读半溪明月的诗,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有这样的一些感觉的,因为在她的字里行间里,无处不在表明着她是一个用心灵写作的人。而她的追求,就是离灵魂越来越近,文学的灵魂,诗歌的灵魂,她自己的灵魂。在诗中,你能充分地感受到文字的熟韵、情感的干练、生命的灵动。

  如果说诗歌的意境就是一个舞蹈的世界的话,那么半溪明月的舞蹈不能以“婀娜”来形容,展现在人面前的更是一道静夜剑舞,融合了儒雅的柔韵与思想的劲道。而在她的书中,我看到了一串串衣袂飘飞中流转闪烁的剑花,如同个个美丽的游涡,淳,亮,婉,冷,令人赏而不渎,畏而不惊。

  我一直认为,一个没有个性的人,是难以有所成就的。从她的这本处女诗集中,可见其作品已初现诗歌之“精”、“气”、“神”之端倪,而她那倔犟、执著和桀骜不驯的个性,正是促进其作品的成长与成熟的源源不断的生命力。现实生活中,她是一个不善喧嚣而心怀谦逊、性情内敛的人。对于她的个性,更多体现在精神的旷野与文学的世界里。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然我不能算是诗歌的内行,但我通过对半溪明月作品的阅读,却并不觉得自己仅只是个“门外汉”。在我看来,中国汉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任何汉语文字都能做到融会贯通、包罗万象。而我的阅读,一般都不会受到任何人为的格律与体裁的局限,而我对任何文学作品的品味,都在于透过文字的表面,去触及、去赏鉴、去猎取其中所表达、所蕴含的精神与思想性。

  故而,绵阳女诗人半溪明月,不愧为一个置身文学世界里的儒雅的剑舞者。尽管她还在为了达到更高的境界而努力,但我更希望在浩荡的文学界,像这样用心灵来撞击、用精神来起舞的人能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