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满余进城

2017年08月10日06:56 来源:中国作家网 龙海孤魂

满余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乡下农民,因出生时候,恰好包产到户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第一年,他家承包地大丰收,半饥半饱的日子完结,家中吃饱穿暖还新盖三间大瓦房,正好他来到人世间,老来得子的老满头高兴的给这个儿子随口取名满余。意思就是圆圆满满、家有余下的钱粮,知足了。

闲话少说,老满死后,满余自然子承父业,辛勤劳动,娶妻生子,省吃俭用把自己的儿子扶持大学毕业,这不,因为儿子小满在省城经商,因为满余妻子病故快5年,一个孤老头住在乡下,生活很不方便。为了照顾他老头子,小满便在县城里买了新房,要他进城居住。满余无奈,只有抛弃自己喜欢的田野,搬进城里住进小区。为了不辜负儿子的美意,满余也只有这样勉勉强强的住下了。

新房温馨的房间,推开窗户可以看见公园花草树木,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但是习惯田野生活的满余既不会打麻将,也不会上网经商;更不会跳广场舞。去公园溜达因为没有熟悉的人,人们不搭理他,就是和那些公园里聊天的老人们坐下,因为没有共同话题,只是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发呆。有时候他站在街道旁呆呆看来来往往的车流人群就是几个小时,仿佛丢魂似得。没有办法,小满告诉他,实在住不习惯,可以三天两头跑回乡下看看自己的田园,照顾他辛辛苦苦种植的桃树。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满余带上特意从乡下老家的果园里摘的桃子,准备走访和自己一个楼层上下的所有邻居们。

敲开对面第一扇门,一个年轻的女人从半开的门里探出头来,警惕地打量着满余:“你好,我是刚搬来的。这桃子是我乡下老家种的,很新鲜,给您送来几只,”他边说边拎起装桃子的塑料袋,“请,别客气!”年轻女子皱了皱眉:“不用了,谢谢。”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留下满余站在发了一会儿愣。

无奈,满余只好跑到楼下敲开第二户的门,开门的邻居是个学生模样的小姑娘。“你好,小姑娘。我是新搬来的叔叔,带了些桃子给你……”“不行不行!”小女孩一个劲儿地摆手,“妈妈说不能要陌生人的东西。叔叔再见!”满余的笑僵在嘴角。

他只好再敲这家对面的门。千万别再被拒绝啊。敲响第三扇门时,满余暗自祈祷。一个中年男子打开门:“您是……”终于有人先开口说话了,满余忙自我介绍:“我姓满,给你送来些自家种的桃子,以后咱们就是邻……”那中年男子一副“了解了”的表情:“哎呀,行行,我看这桃子不错,怎么卖?五块钱可以吧?”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币塞进满余手里。门关上以后,满余才发觉他甚至没有向他要他“买”下的桃子。这是什么世道呀?

满余只有捏着五元钱跑上自己家住的顶层,敲开第四扇门时,满余心里很不是滋味。“你好——”“不要!”满余只看到一颗微秃的脑袋在眼前晃了一下,门就重重关上了。随后门里传来几句嘀咕:“这年头,卖水果的都到家门口来推销了,真是有病!”满余听到秃顶的话,拎着袋子的手垂了下去,一肚子委屈。好心当作驴肝肺,白送水果还被这般对待。

满余鼓足勇气第五次敲门,开门的是位满头白发的老妇人,她脸上挂着慈祥的微笑:“老爷子,什么事儿?”满余顿时觉得心头暖起来了:“我是楼下新搬来的邻居,从乡下老家拿了些桃子过来,想和大家认识一下。”老妇人接过桃子,热情地邀他到家里坐。才聊了几句,一名年轻人开门进来了,看到满余他冷冷地说:“妈,不是跟您说过别让陌生人进家里吗?”但转过头面对满余时,他还是客气地笑了笑。满余识趣地忙起身道别。

第二天去上街买菜,才走到小区出门路上,满余就惊愕地发现,小区路旁的垃圾箱里面,静静躺着一袋袋没有拆封的桃子。

这一发现,气的老头转身就跑回老家,无论儿子小满怎么劝告,就一句话“和木头人一起做邻居,打死也不干。本来远亲不如近邻,可是他们防邻居和防贼一模一样,这样的邻居能够和睦相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