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少儿>>资讯

第32届全国少儿社社长年会呼吁:构建健康少儿出版生态迫在眉睫

2017年07月17日10:45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刘蓓蓓 杨为民

第32届全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年会现场(刘蓓蓓 摄)

7月14日至15日,由中国版协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办、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及所属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承办的第32届全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年会在成都举行。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国家版权局专职副局长周慧琳,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张拥军,四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向宝云,四川新华发行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朱丹枫等出席会议并讲话。会议由中国版协少读工委主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主持。

全国30余家专业少儿出版社社长,围绕如何适应少儿出版发展的新阶段,从供给侧进行结构性改革;如何发挥版协少读工委的作用,加强行业自律、规范少儿出版秩序、净化少儿出版物市场环境;如何发挥专业少儿出版社在2018年博洛尼亚童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中的作用,并以此为契机加快少儿出版走出去等议题展开了专题研讨。

从“制造”到“智造”的转型升级

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少儿出版经历了繁荣发展的黄金阶段,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成绩。少儿出版连续十几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尤其是2016年,少儿出版同比增长28.84%,市场份额比重超越社科出版名列榜首。如同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汪忠所说,传统行业能达到百分之二十几的增长确实不易。汪忠认为,这其中的原因有多方面,包括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家长对于教育的重视,政府力推全民阅读等等。而且随着国家二胎政策的放开,少儿阅读人群会越来越大。

因此,出版社纷纷盯上了少儿出版这块大蛋糕。全国580多家出版社中,550多家涉足少儿出版。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常青认为,这种供给侧的激烈争夺带来两个结果:一方面少儿出版准入门槛相对较低,造成大量同质化、低水平出版物涌入市场,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给读者选择优质图书带来困难;另一方面,出版社自身消耗大量产能,造成大量库存,有效出版品种不多,不利于出版社的可持续性发展。

目前,少儿出版正从野蛮生长的草莽阶段步入理性成熟的调整时期。在这样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中,“谁能够率先进行结构性改革,以优质内容为核心,打造精品,树立品牌,同时打通渠道、匹配机制、培养人才,将少儿图书由‘中国加工’转为‘中国制造’,甚至‘中国智造’,谁就可能率先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常青如此认为。

“在产品规模已经达于极限的今天,应着力提高单品种效益,注重精品出版。工匠精神,正是推动我们从‘制造’到‘智造’、从品种到精品转型升级的重要动力。”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社长张秋林在书面发言中如是说。他提出,做出版要兼具理想主义情怀与专业的工匠精神。一方面要目光长远、目标高远,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追求;另一方面,又要坚守安静与从容的出版本质,尊重艺术创作与出版的内在规律,打造有市场竞争力的精品图书。而从根本上讲,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相通相连的。

在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看来,“十三五”时期,中国少儿出版在迈向新征程的路上要不忘初心,要回归到价值出版这个起点。所谓的价值出版有三个维度,即社会效益、质量效益、品牌效益。李学谦进一步提到,要做到价值出版,就要有效对接孩子的阅读需求,从孩子身上找选题。新蕾出版社社长马梅也持同样观点,她的理解是只有着眼于需求侧的读者的需要,才能更好的在供给侧方面发力。马梅感慨地说,出版社清楚出版经历了哪些阶段,但是对于另一端读者的变化好像没有那么的了解。所以在供给侧改革中,出版社应该走进读者当中,甚至可以大胆的想象,如果有一天选题的读者工作前置的话,可能会带来很不一样的精彩原创的故事。

以原创+特色进行结构调整

从少儿图书市场结构变化来看,如果说十年前少儿图书还是以引进版为主的话,那么现在,少儿社已经在原创图书领域闯出了一片天。李学谦以中少总社为例,去年该社出版760种图书,原创图书占到91%。而从整个少儿图书市场来看,目前少儿动销品种中80%是原创图书。

李学谦认为,目前在原创图书中有几个板块还比较薄弱,需要少儿社多下功夫。一是主题出版,目前虽然有一些主题类少儿图书,但在该板块缺乏规划,此外还要考虑如何把思想性和艺术性结合,增强主题图书的可读性。中少总社出版的主题图书《伟大也要有人懂:少年读马克思》已经输出到了许多国家,在有些国家比如荷兰出版后已经盈利。汪忠对此也非常认同,在他看来,主题出版只要策划出好选题,是可以实现双效的。比如浙少社刚刚出版的《国旗上的爸爸》是为纪念香港回归20年策划的选题,目前市场反响就相当不错。二是现实题材作品缺乏。三是科普仍以引进为主,但随着国家基础教育改革,对科普读物的需求会非常大,国外科普也会水土不服。四是绘本出版水平参差不齐,特别是关注当下儿童生活主题的绘本还非常少。汪忠还提到,即便在少儿原创图书板块中,儿童文学发展最为迅速和繁荣,但需要关注的是,市场认可的作者还是老面孔居多,中青年的新面孔还未成气候,这需要专业少儿社多挖掘、多培养。

近些年,有不少专业少儿社依靠原创+特色的产品结构调整,迅速成长。四川少儿社近年来发展迅速,2016年出版规模再创新高,净销售码洋同比增长94.2%,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6.77%,净利润同比增长4.67倍。常青透露,成绩的取得就缘于四川少儿社以打造特色内容为突破口,着力优化产品结构,缩减选题数量,减少平庸书的出版,狠抓精品书和畅销书,努力变被动为主动。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在台湾作家图书出版方面形成了特色,福少社社长陈效东表示,会朝着原创+特色这个方向坚持走下去,只有做差异、做品质,才能走得更远。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赵彤说,北少社近几年也一直在儿童文学、科普、绘本这三个原创板块发力。童趣出版有限公司过去以引进为主,这两年也在逐渐开发原创作品,已经显现出一些优势。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总经理敖然一直深信一句话:差异化是竞争之源。

大声呼吁构建健康市场生态

渠道,尤其是电商渠道的折扣战,让少儿社苦不堪言。打折活动周期已经从原来的年度、季度、月度,到现在每周打折,甚至追求天天打折。此外,出版社还要面临纸张价格上涨、作家稿酬上涨、人工成本增长等压力,再加上无底线的打折,出版社压力巨大。

在前不久举行的华东六省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年会上,华东六少已经集体发声,期待构建少儿出版健康生态环境。在此次全国少儿社长年会上,社长们再次大声呼吁,在“十三五”期间,少儿出版要想取得可持续的发展,亟待构建健康的少儿市场生态环境。

据李学谦的了解,今年上半年不少专业少儿社销售码洋增加了不少,但是利润却是持平甚至下降,因为渠道的折扣战不断挤压出版社的利润空间。他以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为例,该社今年上半年销售码洋增加了11%、销售收入增加3%,但利润总额同比却下降了。

在汪忠看来,少儿社还是要坚守渠道管控,对于电商活动要有选择的参加。去年下半年以来,浙少社一些畅销重点品种就较少参加大的打折活动。目前,电商发行份额约占浙少社发行的四分之一。汪忠说,考虑到折扣战确实对于原创出版打击太大,出版社几乎没有利润空间,所以即便牺牲销量也要有所把控。但他同时强调,这不是长久之策,根本上还是要建立一个有序竞争的市场。

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胡坚认为,市场经济是要自由竞争,但是也需要遵守竞争的规则,同时还需要进行宏观调控。对出版社来说,不能因为折扣战而放弃应有的市场秩序。而电商渠道本应是出版的好助手,但在折扣战中,电商已经走到出版良性发展的对立面。在他看来,行业的长远发展之道应是电商和出版相互促进。

会上,少儿出版社负责人们纷纷表态,愿意携起手来共同为建立健康市场秩序而努力。

走出去到了提升内涵和外延的节点

2018年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中国将首次作为主宾国参展。在本届年会上,作为承办方之一,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林丽颖介绍了主宾国筹备情况。这将是中国少儿出版在国际舞台上的首次全面展示和发声,也是中国少儿出版走出去的一次重要机遇。

在张克文看来,少儿出版走出去已经到了提升内涵和外延的节点。在内涵上,要把通过走出去构建中国文化传播力、提高文化软实力的作用突出出来,而不是简单的一本书的走出去;在外延上,也应该更加丰富,除了图书走出去之外,还包括出版相关方面都要走出去、走进去。

汪忠则建议,少儿社要注重在国外媒体上的宣传,比如博洛尼亚书展前预热阶段,可以选择在国外出版专业媒体上进行宣传。另外在博洛尼亚书展主宾国活动设置上,可以多增加一些国际交流方面的内容,无论是作者、出版社、市场、读者层面等等,都可以做些文章。如同汪忠所说,中国少儿出版走到今天,已经有能力有实力面对世界大舞台。接下来就需要大家各显神通,发挥智慧,把最后一公里的通道打通。(刘蓓蓓)

记者手记:不忘初心的工匠们

来自全国的专业少儿出版社的负责人这两天汇聚古老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所在地,集众人智慧,展各家所长,共同为少儿出版的可持续和健康发展集思广益。尽管少儿出版已经经历了黄金十年的迅速发展,年增长率一直保持两位数;尽管少儿出版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越传统老大社科出版成为第一,但是这些少儿出版的专业“工匠”们仍然没有沾沾自喜,没有志得意满;记者从他们的发言中,听到最多的是对未来发展的思考,是对存在问题的担忧,是打造行业健康发展的大环境的期盼。

“从供给侧进行结构性改革;不忘初心,回归到价值出版起点;着力提高单品种效益,注重精品出版,工匠精神,从‘制造’到‘智造’;减少平庸书的出版,狠抓精品书和畅销书;构建健康的少儿市场生态环境……”这些发自专业“工匠”们内心的声音,折射出他们对少儿出版事业的那份拳拳之心。作为一名从业二十余年且一直关注少儿出版的媒体人,记者亲眼目睹了一代代少儿出版人不懈努力的奋斗历程,不论是少儿读物市场平淡的时期,还是市场火爆的时期;不论是从业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少儿出版人,还是入行不久的“新兵”,他们对少儿出版这一特殊出版领域的那份深深的挚爱和责任一直感染着记者。

作为少儿出版的中坚力量,这些专业少儿出版人为我国少儿出版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也是今后持续发展壮大的有力保证。如同历经千年仍发挥作用造福后世的都江堰工程,这些少儿出版工匠们以心血和智慧打造的少儿出版事业也将带给小读者们心田永远的“灌溉”。(杨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