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评论

陌若安生《微雨如斯》

2017年07月17日09:44 来源:中国作家网 白衣书生

  写作,是一场不见头尾的痛并快乐着的文化苦旅。任何一个写作者,都需要心怀一种虔诚,一种信仰,乃至一种宿命。或者说,只有在文学所构筑的天地里,才能让心灵找到归宿,让灵魂得以栖憩。透过陌若安生的诗文集《微雨如斯》,行走在她那些充满梦想多愁善感的字里行间中,我的心头不由自主地浮起这样一些感念。或许,她已在文学深深的感召中,不断地寻找着自我的真实与存在的意义。

  她和每个花季少女一样,梦是斑斓的。且不时对生活,对人生,对未来,满怀幻想与疑问。似乎,这对每一个文学创作者而言,都是必不可少的素质。或许,这对每一个梦样年华者,都是一种必经的过程。且在世事风雨的洗涤与考量下,不断渴望成熟与走向成熟。甚至有时,这种心情还甚为急迫,急迫得不肯让笔端在一些看似绚丽而美好的事物面前有过多的停留。从而让她的怀念与向往,柔善与奋进,无尽纠缠,无休无止,使自己原本稚嫩的心倍受煎熬,甚至想象着未来可能发生的凄美。这在她《致我们逝去的青春》一诗中,就有着淋漓尽致的表述:

  如花般的季节,

  我笑着,

  一跑而过;

  花季,

  终结在我的漫不经心之中。

  如雨般季节,

  我哭着,

  一思而过;

  雨季,

  结局在我的唏嘘感叹之中。

  当,

  青春已在坟墓,

  我才知觉,

  青春逝去了。

  这是心灵的对白,是她在对内心另一个“我”说话。无顾于外界有多少不平与不快,只管按自己认为对的路子,去自顾自地寻找美好,并体验失落的痛楚。让人伤感,无尽怜惜。也将人自然而然地带入到了那些已然逝去的青春岁月。

  不过,她的青春真的逝去了么?今年十五岁的她,应该说正值青春年少之际,或者说才是绚丽梦想的开始。由此可见,她除了情感细腻之外,还无时不漫散着一种顾影自怜的幽婉情结。这似乎正好说明:她需要成长,需要呵护,需要温暖,也需要在这个文学世界里越走越远,去找到更多的璀灿与晶莹。让唯美的景致,永驻情感的源头与溪畔。

  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都是她黯然絮语的话题。似乎我已听见她置身现实生活面前,所发出的疑问:现在都不够美好,未来会美好么?不然,为什么还要得而又失呢?却只好在世事的无情流转中,慢慢而无柰地咀嚼,从而形成怀念情愫的无尽浓凝与延续:

  你可记得?初见的瞬间

  你可知晓?缘牵引出友情的开始

  你可明白?信延续了友情的浓厚

  任白驹过隙,时光荏苒,

  我心依旧,你心依旧,

  情依旧。

  那些年,

  我们的友情依旧璀璨。

  ——《献给我的毕业季》

  对于亲情,她不满于受忽视,被冷落,渴望被理解。虽然她也有着对父母之爱的肯定与重新再认识,但乃难以排解对于没有一个想象中美好的家庭氛围,所深深感到的疑问与排斥。甚至,不常在身边的哥哥,也成了她可以倾诉心事的好伙伴。在《幼稚中的成熟》一文中,她就这样写到:

  哥,我感觉我活的好累啊!在家里,除了冷清还是冷清,家的温暖对我而言,是奢望。没有人能理解我……

  在家里,我总是感觉孤单、寂寞。爸爸和妈妈每天都在吵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

  是啊!他们对我的确很好。我要什么,有什么。但是,我要的是这些吗?他们根本不懂我,不知道我要些什么。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不免有些激动。

  于是,为了规避现实中的不满足与失望,她开始幻想着爱情。认为只要有了爱情,父母就会更相爱,就会更爱自己,也会使自身的情感得以足够的救赎,所期许的温暖才会如期而至。那是“幸福”的定义与化身。然而,陌若安生对爱情的理解与想象,更多是从他人的故事或作品中寻找着影子。

  在散文《踮起脚尖,触摸灵魂》中,她说:“昨天,我告别了泰戈尔,铭记了《飞鸟集》的别具一格,今天,我站在同样的纬度,探索席慕容,解读他的多愁善感。伸手触碰,冷冽迫使我不得不收寻觅的渴望,但是你的诗里、句里、词里、字里,无一不诉说着你遮掩的柔情。”在《人间四月 ,静好年华》中,她又写道:“……林徽因,你的感情世界,明明如此紊乱,却因你变得澄澈透净,在一场场爱情的诱惑中,始终能头醒脑明,然后功成身退,你是如何解开‘情’字束缚的?是你爱的太过理智清明,还是你本是如此,肃然,淡漠?”

  对于爱情,她也在适时寻找一种体验:“我以为你在等/所以我来了/我来到相遇之处/你已不在。”(——《谁在你的墓前,葬下一生承诺》“是我亲手,斩断了幸福的根,是我,狠心的将他拔除。”(——《小女孩》)至于她对爱情尚处幻想阶段,还没有真正地经历,可以从她《爱的独白》中得以看出:“我的初恋。我会轰轰烈烈的爱,没有考虑,没有顾忌的爱。即使,最后说再见,我也会说的潇潇洒洒。”

  同时,她对友情的记叙,也多有染墨,且诚挚相待,情真意切。如《送给高2012的朋友》中:“亲爱的朋友,请记住,当你落魄时,不要忘记了你的位置。站在45°的位置,仰望天空。这样,你才会感叹苍穹的湛蓝、苍穹的博大,然后当你感慨时,上天已经将一点一点的幸运注入你的心扉。因为,学会了“发现”的人,是被上天眷顾的孩子。”在《我想为你写次长信》中:“我祈祷着,希望下辈子我们还是朋友,最好的朋友。所以,在今生你告别世界的时候,我同你一起。你渡忘川之时,我陪你;你过奈何之时,我牵着你的手;你饮孟婆之时,我说下辈子,我们还做朋友,做最好的朋友,你说好吗?”

  同每个写作者一样,离开“三情”的话题,她也会四下里移目游望,意欲发现更多美好的事物,甚至深为留恋地停留其间,哪怕一席小睡。在蓝天白云的悠然中,在春去秋来的轮换中,在常年生活且熙攘而来去的现代都市,她都有看不完的风景,流淌不尽的感念,滔滔不绝的讲述,从而令她在这梦样年华之中,透过种种疑惑、矛盾与纠结的具象,看到成长的需要,与逐渐走向成熟的方向。这似乎更贴近生活的真实,人生的真实,情感的真实。虽然有她所写的诸多文字中,时而都显现出沉涩的身影,沉重的感觉,甚至是直接的责问,但这似乎更是为了用来崭现一种真,一种善和一种美,而存在的。

  “陌路也可以安生”,终是道出了她面对自己成长中的种种不如意不开心,所要一直保持的那份孜孜向前的奋进。可以说,陌若安生的这本诗文集《微雨如斯》,既是她自身才华的初次展示,也是自我价值的一次体现。可以看出,她要用自己对梦想的执著追求,以倾情投身文学写作的方式,去走出一条别样美丽的道路来,从而让这看似多磨的青春,变得更绚丽、更灿烂!

  我相信,这个执意于“嫁给文字的爱情”的玲珑少女,只要随时心怀美好,崇仰诚善,敢于寻找自我的真实,探析存在的意义,就终会沥尽青涩,云开雾散,去赢得人生路上鲜花烂漫的徇丽盛景次次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