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评论

贝西西《老狼维依科》:经典性文学境地的构建

2017年07月17日09:42 来源:中国作家网 阿探

贝西西很多作品充分体现了“心灵化、诗意化、哲理化”的真正内涵与特质。她甚至已经完成了对自己的突破,建立一个独特的文学世界,在这个精神世界里,她是自由驰骋的女神。贝西西文学创作对现实生活的剥离,建立在她作为女性作家的精神高贵之上,因着这种高贵,她始终保持着与现实生活的警惕距离。甚至在与现实社会的互动中,她永远只是一个“吃瓜”的群众,而这恰恰保障了她文学创作的纯粹姿态。创作的心态、姿态、状态,一定程度上也决定了作品在品质。或许因着这种与俗世对抗的心态、姿态、状态,贝西西很多作品读罢,会有深深的经典意蕴充盈其中。《老狼维依科》则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

《老狼维依科》,在笔者看来,是写一匹老狼与一个年轻女人的故事。但读完小说稍作沉思,似乎几乎与狼没有半点关系,依旧是人性幽微的起底式探究。一匹精神高贵的狼,与一个柔弱的女人的对决,最终女人以生命的无畏找到了自身的精神存在,而这匹狼从已经失败就再没有胜出过,但是它依旧是一匹高贵的狼,远比女人的丈夫更高贵。所谓经典性作品,一个最明显不过的特质就是,无寓意、象征不成小说。而贝西西正是以其所构建的抽象表达,形象而准性着阐述着人在这个世界上种种存在的时态,甚至人之灵魂无限的无法摆脱或有限的突破的姿态。比如,《老狼维依科》,正是这种复杂而清晰的人性的凝铸。

老狼维依科在文本中本身就是一种象征意义的存在,一种雄性人生退潮阶段性的隐喻,或者说它就是一个英雄的暮年,一个男人的精神老去。把老狼维依科作为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英雄去看,更能明白贝西西创作的匠心所在。作为曾经的头狼,维依科至高无上的权位迎来了人生的退场。更不能容忍的是,致使其最终溃败的一击,竟然来自于曾经被它视为弱者的名不见经传的小R;然而最终击溃它的竟然是一个柔弱的女人。曾经的头狼暮年的维依科,与柔弱又勇猛的女的抛弃了自己责任的丈夫构成了了无痕迹的对比,强弱之哲辩,之渐变骤变,阳刚与阴柔之美之互变,人性美的升华,道德的谴责等等,种种意蕴尽在其中,一种震撼天地人心的力量感浑然而成,袭面而至。“在黑暗中,维依科站在高处俯视着这个男人,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这是失败的英雄对毫无承担的男人的不齿。

老狼维依科至高无上权位的失去,无疑是必然的,这是自然选择的法则。对于作家贝西西的叙事展开来说,她赋予了老狼维依科来生命凋敝残酷的诗意,这种残酷对于生命本身,对于生命的精神意义而言,无疑是一种至死的重击。贝西西作为女性作家,对生命本质的认知是透彻的,她借助着一匹老狼,涵盖、提炼了人性的一种悲催时态。在老狼维依科权位的失去,被家族更年轻一代驱逐,以及尊严最后捍卫的彻底失败——袭击一岁多孩童的过程叙事中,贝西西以素净的语言富于了老狼男性心灵的细腻描绘,使这种深含着人生悲催诗意的事象以人类心灵模式徐徐展开,完成了文本象征、寓意的深化与升华。同时对于失去男人护卫的柔软女人的叙事,也是赋予整体性生命大美诗意与深入心灵的表达。狼与女人的对峙乃至对面对抗,整体完成了人性的强弱哲辩。同时也完成了小说隐含性主题的涵盖与升华:女性生命尊严的至死捍卫,以女性的阳刚之美,使小说具备了唤醒男人道德承担的现实意义与力度。“……男人也没回来,还不如这杆枪来得实在,女人问自己,男人对她来说是什么呢,这婚姻对她又是什么呢?”在一次次无望的期盼中,女人终于明白:男人是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老狼维依科与女人的生命状态在变化中形成了一种平衡性的比对,人性的哲辩意义深隐其中。老狼从强大蜕变到虚弱,原本它将袭击女人的羊圈、毡房作为重拾生命尊严的一次契机,当女人不断地宰羊时它认为是女人的妥协,然而最终女人以空前的无畏击败了它,差点击伤它,这是对决中强向弱的一种转化;女人从起初期盼男人回来,到无望而不断宰羊喂食两只狼,到宰掉最后一只羊后,不得不对直面狼的袭击,到一举击败狼的袭击,她完成了生命从柔弱到强大的转化。狼与人的强弱变化这一过程,是心灵动影的凝结,是生命悲催诗意与壮美诗意的凝结,更是人性之本质存在的哲理化的凝结。贝西西习惯于选择纯粹、去尽色彩的表达,以绮丽的文学想象图景,完成对生命存在的伟岸性构结。在这篇小说中,贝西西表达了对英雄暮年终极性的咏叹,于绝境中塑筑了女性生命尊严的觉醒与重塑,对理想的女性生命做了纯彻的探索,彰显了一种生命的高贵姿态。

读过不少贝西西的作品,一个很明确的感觉:超强的力量感。笔者甚至觉得这种力量感对于贝西西而言是与生俱来的。从精神层面来说,贝西西内心一定有着一股对世俗肤浅既定的强烈反叛,她不甘于做世俗的奴仆,着力期盼着做自我精神的主人,因此她的文本是对世俗精神束缚的强力的有效的突破。

小说中塑筑了两种觉醒,以狼象征的英雄暮年觉醒,以女人不得不去对抗的主体精神的觉醒。读罢《老狼维依科》,维依科又何尝不是我们人类一种恒性的精神写照呢?女人从男人的附庸在绝境中阳刚大美的蜕变,人性主体地位的获得,都是对世界肤浅既定的反叛与超越,这种力量源自生命的觉醒,文学创作重点则是以人的精神意识为关照。

《老狼维依科》富于经典文本的意蕴,而且渐见成熟。读完小说笔者脑海中涌出的是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和《威乞力马扎罗的雪》,《老狼维依柯》凝结了这两部名作的核心内涵。这大约是贝西西不同于一般作家的执着追求,她总是着力于经典型文学经典的构建,她怀着对真正文学艺术的敬畏之心,警觉地域俗世保持相对的距离,向着自己理想的王国不断挺进着。

在文学更纯粹的意义上,贝西西给予我们更多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