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夏雨

2017年07月17日09:27 来源:中国作家网 江北乔木

  昨夜,下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好雨、及时雨。先是“淅淅沥沥”地时有时无、低缓节奏地下着;紧接着就听到“沙沙”的声音;后来又变节奏了,随着风声,听到的是“唰唰、刷刷”的声音。风声、雨声、微信里的歌唱声,声声入耳,汇成了美妙的旋律,仿佛就是天籁之音。风声雨声伴我入眠,把我带进了美妙的梦境里……

  早晨醒来,天已大亮,不,天还是阴着的。妻见我醒来,似带有些许兴奋的口吻说:“昨晚下了一宿,几乎没停,这是今年夏天下得最大的雨,这回下透了,下足了,外面还下呢。”听了妻的话,我推开窗子一听,窗外顿时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再一看焦渴已久的大地已被雨水浸润的湿漉漉的,有些地方还积存着一个个小水湾。这个时候的我,也感到了这场雨下得不小,乡民们定会说:“这场雨下够了。”是啊,真是一场及时雨。

  雨后的大地一片清新,炎热的天气骤然变得凉爽起来,这时听到窗外有三三两两的说话声,声音也变得清脆、高亢起来:“这场雨每偏,咱这里也下足了。”“是啊,这场雨下得大,庄稼地里保证下够了。”“前几场雨都偏到别的地方去了,南方就涝,咱这里就旱。”接着就听不到他(她)们的声音了,可能又下起了细细的小雨,把他们撵回了家。

  回味着他们的一番谈话,把我带进深深的回忆里。我在想,今年夏天的雨下得真是奇怪,令人难以琢磨。先是南方下了,下得很大,已成涝灾,摧倒了楼房,淹没了汽车……而北方却严重干旱,旱得有些地方日常用水都困难;后来,北方有些省份下了雨,有些省份还下了足雨,而山东几乎没下,有的地方连个雨点也没掉;再后来,周遭的地市都下了雨,下得沟满河淌,而我所在的地市的人们,焦渴期盼之后只有羡慕的份儿;再再后来,周遭潍坊、淄博的县(市)都下起了瓢泼大雨,且持续时间长,我所在的县(市)只是个别地方下了场小雨,大多地方只是零星地掉了几个雨点。每每和朋友坐下议论起来,大多都会议论起今年的旱情来,说起今年的雨来,“今年夏天的雨下得太偏了。”“可不,老天爷偏心眼,就咱这里没下啦。”人们盼雨心切,望眼欲穿。有人就在微信上发着各种说说:“南方别下了,匀到我们这里吧!”“来一场大雨吧,我们这里下再大的雨,也不会像南方那样。”说得多中肯啊。我想,这是老天对人们的考验,考验人们的耐性。

  人们将要到了忍受不了的限度,耳闻周边的大型水库都快干了;有些供自来水的水库告急,要求人们节约用水;下乡目之所及,以储水量远近闻名的大型水库已快见底了;老家的大口机井、平塘都干了,水井几乎都干了;邻村的水库里只在中间汪汪着一块水,围着十几台机器等着抽,浇地的管子摆的像蜘蛛网似的,都在争抢着那点水。有的一看旱的没办法,就想法合伙集资打井,结果一眼井打下四五十米深,连续打了七八个测水点都没打出水来,合伙的气得钱也不拿都散伙了。老家的樱桃树因干旱都大片大片地死亡了,没旱死的叶子也看着不正气了,回家见我家门前菜园里的几棵樱桃树也旱死了,原来生机勃勃的菜园里显得空荡荡的,心里不免有些惆怅。

  这时候,人们的耐性已到了极限,这不,老天一看人们快忍受不了了,就把脸转到我们这个方向打了个喷嚏,天空便降下了一场大而长久的及时雨,焦渴的人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夏雨的降临,使干旱的大地焕发了一派生机,久旱的田野万物复苏,张开甜美的笑脸,迎接这及时雨;参天大树张开粗壮的手臂,热情的拥抱夏雨;有些刚刚破土的嫩芽,张开甜甜的小嘴,尽情地热吻夏雨,大自然的万千生物欣然地接受着夏雨甜欣的沐浴、滋润,多情的夏雨给大自然带来了无限生机,百姓的心里露出了“久旱逢甘露”般的笑意,有的情不自禁,有的喃喃自语:“这雨下的正是时候,好雨啊!”是啊,这场雨实实在在地下到了乡村百姓的心里。

  啊,夏雨,夏天的雨。你给炎热沉闷的夏日带来了清爽和湿气;你滋润和拯救了早已干裂的大地;你给大地万物带来了生机和活力……我赞美夏雨,我歌唱夏雨,因为,你也下到了我的心里。

  乔显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