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艰难创业之二

2017年07月17日09:10 来源:中国作家网 浮平

  三月中旬的一天。一个弱小型的皮革企业在北原镇上悄无声息地诞生了。

  清晨。禾玉曼推开低矮瓦房的屋门,仿佛进入童话般的崭新世界。茫茫白雪覆盖了屋顶,院落,几颗槐树的枝枝桠桠。她向天空望了望,零零散散的雪花还在下着,“真是一个好兆头!”她在心里念道。

  招聘的年轻人已经开始打扫院内积雪,一会儿功夫,连接各房之间的交通的树枝状黄土小路便裸露出来,宛如一幅银色背景的写意画。

  禾玉曼拿出一串鞭炮放在新扫成的路面上,点燃。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吓飞了坐在一堆包谷杆上看热闹的灰雀,鸟儿们惊恐急飞的翅膀抖落掉一团团松散的积雪,鞭炮燃烧的烟气在寂静无声的天空中徐徐飘散。院中用砖坯砌成的锅台架着一口大铁锅,那是无力启动锅炉的替代,燃烧的产生的余热,融化了锅台周围的积雪。

  曾经指挥工厂大生产的工程师在一个作坊似的天地里勇敢拉开新的战场,实践心中的梦想。员工们听从吩咐,前后忙碌,设备师傅调试久置未用的机器,小转鼓在寒冷的车间吱吱咛咛地哀唱,地面结下一层薄冰。

  以牛皮加工技术见长的禾玉曼迫于设备和资金的双重掣肘,做起了羊皮及牛头皮的加工。由于材料品种所限,工艺基本采用平原制革厂的工艺,并叠加了陈氏皮业的部分思路和经验。她精心设计每一道流程,为确保万无一失,对可能产生的质量问题,都作了较为详细而周密的安排。

  车间的一头堆着用盐腌制过的牛头皮,隔壁房间储存着从附近村庄收购来的山羊皮,另一间屋子全是盛装化料的塑料桶、编织袋及备用物资。

  禾玉曼来到车间,首先向员工讲解了化工产品的性能、类别及使用方法,讲解了皮革生产过程中需要把控的几个关键环节。

  小转鼓,大转鼓同设一个车间,并在这里完成由试验到批量生产的全部过程。工厂的流水线生产,在这里变成断断续续的加工;工厂机械化的操作,在这里变成了手工劳动;化验检测,几乎全部用经验替代。日出日作,日落日息。依照如此的加工速度,加工模式,将来……禾玉曼陷入深深的忧虑当中。

  脱离大集体生产,回到如此静谧的环境,起初让禾玉曼感到非常的不适应。尽管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离开已有十多年的光阴了。时间消弭了许多习惯,也增添了更多的不习惯。临近公路的喧嚣,倒成为她闲暇时间的一种向往和奢望。

  创业初期,历经多年技术锤炼的禾玉曼霎时凸显出原料皮采购方面的经验欠缺,销售环节的茫然,最为棘手的当属资金问题。面对所处的艰难困境,禾玉曼的参谋曾子凡也无能为力,他能做的只有在每个周末带着孩子回来看望一下,发挥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皮革,一个能吞噬巨资的行业,也在吞噬着寻梦人的创业梦想。禾玉曼冷静分析当前现状及发展前景,资金就像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横亘在创业者面前。

  一天。刚吃过早饭,她就去北原镇求助徐经理。一个相对贫穷的乡镇,无力支撑所辖地区新兴产业崛起的资金需求,徐经理的话倒出了现实的无奈。禾玉曼有些失落地走出镇政府的院子,思索着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

  为了盘活经济,扶持农村新生的个体经济,国家适时出台了相关政策,允许各乡镇成立基金合作社,将部分农民手中的闲散资金吸引进来,再投放给有需要的个体。这样不仅可以帮助有梦想的庄稼人成就一番事业,同时也可以增加投放者的经济收益。想到这里,禾玉曼的心里豁然一亮,仿佛燃起一团微弱的火苗,照亮了她心中的希望,她兴致勃勃地向基金会的办公地走去。

  令禾玉曼没有想到的是:主管放贷的负责人就是自己的小学同学。在接待室,同学见面自然少不了互诉各自目前的现状。

  “玉曼,你现在哪儿高就?”禾玉曼借机道出了自己目前陷入的困境,期望能得到老同学的一臂之力,却见老同学面色难堪。其实,他也想帮她一把,只是面对巨额贷款的需求时,无奈地晃动那颗一直高昂的头颅。禾玉曼再一次失落地向回走去。街道上没有几个行人,两旁的商铺几乎没有什么改观,还是过去那种落后、颓丧、毫无生气的模样。

  如果说国企的生产成本,如同一笔糊涂帐似的停留在财务科记帐本上的话,那么粤海私企的精打细算才使禾玉曼对于成本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减少浪费就是获益。生产的每一个环节都要用人力去践行,所有东西都要用现金支付,节约和成本意识才真正进入禾玉曼的大脑沟壑中。

  缺乏左膀右臂;缺乏资金支持;缺乏核心动力的创业何以飞翔?禾玉曼一筹莫展万般无奈之时,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在门口搭车进城了。

  天气一天天暖和了,路边的树木,小草灌满了新鲜的汁液,郁郁葱葱。禾玉曼坐在车窗旁,一边欣赏春天的脚步,一边思忖着下一步合作的具体办法。

  重回曾经奋战过的工厂,合资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沿海城市外资企业、民营企业的大踏步发展,强烈冲击着内陆地区尚待开发的广阔疆域。大多数国企受制于管理体制,资金短缺,技术落后及经营理念的束缚,产品难以跟上市场发展的需求,为了逃脱难以自拔的命运,合资似乎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只要合资,就能带动就业,就能发展经济。国家同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各地政府满腔热情地牵线搭桥,银行提供配套资金支持。一时间,携带技术、管理及热情的精明商家从世界各地纷至沓来。

  肖厂长在举步维艰的生产经营中看到黎明前的一线曙光。为了迎接外资方的实地考察,他大张旗鼓地号召全厂职工粉刷墙壁,整修厕所,扫除卫生。

  “要合资了!”焦虑很久的职工从点滴的行动中仿佛看到美好希冀的到来,个个脸上露出久违的喜悦。

  生产已经全部停下来,原有的车间已魂飞魄散,新建厂房,办公大楼拔地而起,到处都是忙碌建设的身影。

  禾玉曼走进唯一保留的建筑-办公楼,留着平头的胡宗俊正要出门办事。为了不影响他的工作,禾玉曼在楼道简要说明了自己的想法,让他帮忙找一个皮贩商。

  春节期间,就有小道消息传播:企业合资后,将要安排一部分人去粤海工作。胡宗俊暗自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孩子还小,他可不想去南方,如果能搞个什么生意……听禾工这么一说,他当即答应尽快去现场看看。

  周末。胡宗俊察看完生产车间后,做出一个非常切实可行的决定:他负责收购原料皮和销售,禾玉曼只需按质量加工,利益按比例分成。这个办法太好了!一个来料加工的合作模式,削弱了双方的风险系数。禾玉曼打心眼里为此感到高兴,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个月后,当首批羊皮服装革的成品完成时,担忧多日的胡宗俊赶到工厂,感觉质量还不错,他当然明白:产品最终要接受市场的检验,得到客户的认可才行。他当天就返回平原市,来到最大的皮料市场琉璃巷,走访多家商铺,市场给出的综合评论是:丰满度欠缺,质量尚处于中等水平。这个评判,让胡宗俊感到有些遗憾。

  做生意,不就是为了赚钱。按说禾工的技术,他是了解的。精明的胡宗俊并没有立即终止合作,而是出于长线考虑,希望能通过禾工的进一步调试,使质量得到更好的提升,最终达到彼此共赢的目的。胡宗俊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禾玉曼,情急之下的她想起自己的大学老师,第二天就带着做好的羊皮赶回母校。

  杜隽老师看到学生非常焦急的神色,放下手头工作,仔细察看羊皮及制作工艺。“对隐藏于其中的本质问题,把脉得还不够准确,手感摸起来就不够舒服......”说完,老师把在山羊皮加工方面积累的宝贵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学生被这种无私帮助感动得几近说不出话来。

  得到老师点拨的禾玉曼对生产设备与材料方面的不足,用技术作了最大程度的补偿。二周过后。试验结果出炉,掩饰不住内心激动的禾玉曼立即赶到镇上把这一消息告诉给胡宗俊,为了尽情释放内心的激动与喜悦,释放一直以来的思想压力,禾玉曼选择了徒步返回。道路两旁的麦苗已经起身,绿油油的联成一大片。她感到时间的飞速流逝。

  胡宗俊看过后投来赞许的目光,并说“禾工:只要都能达到这样的质量,其它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