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大红袍

2017年07月17日09:08 来源:中国作家网 段松龄

1

北方,太行山腹地,东山红村,农家小院落。

王有根昨夜吃的野菜汤也不知咋了,天刚黎明就感觉肚子呼噜乱叫,“哎呀”一声翻身坐起,胡乱穿了衣裤,捂着肚子冲出屋子。左脚刚迈步出门槛就被寒风顶了回去,急忙退回屋内搓着双手道:“哎呀娘啊,这么大的雪啊。”有根娘在炕上躺着呢,说:“儿啊,下雪了呀,那你这么早起来干嘛呢。”王有根顾不上说话,随手抓了一顶破毡帽扣在头上,拿了一根腰带缠在破旧的棉衣上,取了两根绑腿带将两条裤脚扎紧了,跺跺脚,掀门帘冲出大门。

果然好雪,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银装素裹天地一色。无心去看。跑步出了大门,不知被脚下一个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踉跄疾跑几步才没有倒下。可也吃了一惊。扭头看去,吓得“娘呀”一声。

王有根紧邻住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一个寡妇。她也不知为何起的怎么早,刚迈步出门,就听见王有根这一声嚎叫,还想半夜遇到鬼。摇头睁眼一瞧,正好看见王有根踉跄模样,忍不住笑骂道:“你个死有根,怨不得没人瞧上你,瞧你这胆量。哎呀,都吓死我了你。”见王有根的破毡帽掉在自己脚下,用力一脚踢去。用力猛了些,失去重心,脚下一滑,一个仰八叉摔倒在地。失了面子,挣扎着就要爬起来。王有根看见,指着哈哈笑道:“你还笑话我呢。”

胖嫂身躯胖大,挣扎数下才爬起来。也看见雪地里靠墙有一个东西。毕竟是早晨,斗着胆往前,伸手扒拉扒拉雪,惊叫一声:“哎呀是个人。”又扒拉数下复叫到:“哎呀还是个婆娘。”这王有根四十多岁还没摸过女人手,听说是个婆娘,眼睛发绿,就凑过来。

还真是一位女人,也不知从哪里来,蜷缩着墙根冻的身体都发硬了。头发散乱,煞白煞白的脸,猛眼看去倒像一尊雕塑。胖嫂小眼睛一转对王有根说:“唉,有根呀,你的好运来了,你不是没婆娘吗?你娘不是盼着你身后有个根吗?这下好了,赶紧把她弄回家去给你生几个根吧。”王有根向前细细瞧了瞧那女人,哼一声道:“这都快死的人了,你故意恶心我了吧。你要吧我不要。”胖嫂晃晃大饼子脸,哈哈笑道:“这要是个汉子我弄回去还差不多,婆娘不要。”王有根笑道:“汉子?想汉子了?”胖嫂嗤鼻道:“想也没你份。哼,瞧你这穷酸样,空长了一个大个子。”

正乱嚷着,又来了一人。这人是东山红村的村长兼职医生,也姓王,五十多岁,身高体健。王有根看见赶紧招手:“村长村长,快来快来,这里有个人,你快来看看有没有救。”王村长赶紧走几步至前,探头看了看,蹲身伸手把了把女人脉搏,嘴里唔唔道:“嗯,还有救还有救。”

胖嫂听说有救,变了口气说先弄我家里呗。有根也改了心思说:“唉,我说你这个胖嫂,你不是让她给我做媳妇吗?怎么变卦了?”胖嫂瞪了双眼道:“我啥时候说了?我发现的就得弄我家里。”村长在旁慢声细语道:“救是有救,把握不大。”胖嫂转转小眼睛,反了心思对有根说:“好啦,不和你争了,就弄你家行了吧。”王有根心里打鼓,偷眼看村长见王村长微微点头,心里有了底,不等胖嫂说话,茅厕也忘了去了,弯腰一把抱起,三步进院两步进门。

膝盖顶开门进屋,对娘说:“娘呀我发财了,你快起来烧一锅开水,我有用。”有根娘见儿子抱回一个人来,心中纳闷就要问。王有根赶紧说:“快,别磨蹭了,这就是我媳妇,她冻坏了,赶紧的赶紧烧一锅开水给她暖和暖和。”有根娘听说抱回一个女人来,高兴的眼都笑了,也不再细问,穿衣下炕赶紧烧水去了。

王有根将怀中女人慢慢放在炕上,拖过一床被子盖上,又往炕灶里添了一把柴禾。定眼看去,女人也就三十来岁,眉清目秀,领口处露出白皙皮肤。忍不住干咽几口唾液,伸粗手摸去,光滑细腻如丝绸一般。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白白捡到一个媳妇,忧的是这婆娘还不知能不能活。一时搓着手不知下一步该干啥。突然想起娘正在烧水,迈步出门,那一锅水差不多开始翻滚起来。赶忙上前掀了锅盖,拿起水瓢往木盆里舀满了水,端水到炕前,取搽脸布沾了水就要往女人脸上放。

这可了不得。

正在关键时候,棉门帘掀开,闯进一个人来。

2

正是王村长。

王村长刚才见王有根抱了女人如飞而去,摇头笑笑和胖嫂打了一个招呼踱步回家却心神不定,毕竟是一条人命呢。顾不得多想,拔腿往王有根家里来。到了院里,见有根娘正在屋外简易茅草房内烧水,顾不上打招呼,紧走几步,掀门帘正好看见王有根拧搽脸布呢。

王村长见状大喝一声住手,紧走几步伸手一把夺过,喝道:“你这是要害死人啊。”王有根凭空被人夺了手中物,一时愣住。王村长拿着搽脸布点着王有根鼻子训斥道:“你呀,真是无知。”有根娘不知发生何事,掀门帘进来问咋啦咋啦这是?王村长转脸向王有根娘说:“老婶子啊,你不知道,这冻伤的人是不能用热水搽脸的。”有根娘闻说惊出一声冷汗,赶忙问咋办?王村长指着屋外道:“快去院里取些雪来。”王有根急忙一个箭步窜出门去,片刻用木盆盛了满满一盆雪,端至王村长面前。王村长却发了愁。正在为难之时,门外有人高声道:“哟,这人救活了没?”王村长高兴道:“来的正好。”

来人正是胖嫂。这胖嫂见王有根抢了女人,心里着实恼了的,只是碍着王村长面不好意思发作。等王村长走了,气哼哼将王有根的破毡帽来回狠狠踢了好几脚才回了家。刚进屋坐下就听隔壁院里响起杂乱声。心里巴不得出点什么事才好,就要去瞧个稀罕。遂开门出屋扭屁股到了王有根家。刚迈步进院就看见屋里有人在说话。咳嗽一声掀门帘进屋。

王村长见胖嫂进屋,高兴道:“正好,你快点来,正需要你帮忙呢。”胖嫂爱虚荣的人,赶忙问什么事?王村长说:“你是女人,这事还需要你来做。”指着炕上女人:“你和有根娘把她的衣服全脱了,用雪将她身上搓红了,一定要搓她睁开眼了才行,明白不?”胖嫂撇嘴道:“哟,你还是医生哩,还怕做这些事呀。”王村长道:“快点罢,别耽误了。”对王有根说:“咱们到外面等着去。”

在门外等了一阵,听见屋内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唉唉声。王村长说一声有戏,对屋里喊道:“赶紧盖上被子,我们要进去了。”说着话迈步进屋,却见炕上女人已经清醒,嚷着要吃东西。王村长招呼有根娘说赶紧弄点吃的。吃了一些饭喝了两碗姜汤,这女人脸上渐渐红晕。看见眼前风景,忍不住大哭起来。

胖嫂见状笑道:“好啊好啊,有根呀,这婆娘可是我救过来的,你得感谢我才是。”有根娘忙附和道:“那是那是,一定会的。”王村长趁机说:“胖嫂啊,好事做到底,你瞧这女人的衣服都破的不能穿了,你不如将你的衣服取些来先让她穿几天咋样?”有根娘赶忙说:“就是就是,我和有根感谢你了。”话说到这里,胖嫂想不帮忙也不行了。扭屁股回家取了一些衣服来。这时候炕上的女人已经坐起来了。裹着被子靠在墙上。胖嫂笑呵呵道:“这是我的衣服,来来来,你试试。”有根赶紧拿热水给女人,女人接过搽了脸,换了胖嫂的衣服,挽了发髻。唉,还别说虽说这衣服宽大了许多,却也不影响女人的容貌。胖嫂心里吃醋,我咋就这么胖呢。

将养半月,这女人渐渐有些光亮起来。知道自己被救经过,心存感念,同有根去谢了胖嫂和王村长。村上人知道有根白捡了一个漂亮媳妇,也来凑热闹,问了经过都后悔那天没有早起。之后几天,几个光棍竟喜欢早起到各家门前转悠,就想着门口再有这个一个女人多好。

找了一个好日子,王村长主婚,王有根和这个女人成了亲。

3

王有根无意得了这么一个媳妇,就如大旱遇甘霖十分珍惜,用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都不过分。原来光棍时节,还有些懒惰,至从有了这个媳妇,身上突然有了气力。不会哼曲的有根竟也哼起放羊的曲子来,老娘也是高兴的合不笼嘴。

对了对了,光给大家讲故事了,都忘记这个女人叫啥了,为啥来到这个地方,还是冬天,还遇到冰天雪地的寒冬,还差点被冻死。

她是陕西人,叫马椒红。至于为啥来到山西,等等再说。

且说这马椒红是个勤快人,将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小院打扫的干干净净。将王有根的破棉衣破棉裤也打了补丁,用粗布给婆婆和自己各做了一身合体的衣服。穿戴起来,不用打扮就是一个精致小媳妇。

过了年春暖花开,马椒红看着满山绿色,心里揣测道,这地方的气候也和我们老家差不多,可这山上怎么没有花椒树呢?就问婆婆,婆婆说:“什么是花椒树?没见过。”马椒红哈哈一笑:“娘呀,我们那地方有一种树,树上长着花椒,有许多好处哩,用它炒菜特别香用它治病也特别灵哩。”婆婆不信:“不就是一个什么花椒吗,咋就成了神仙药了?”正说着话,王村长正好路过,就问。马椒红就详细说了。王村长听她这么一说,仰脸朝天想了半天,嘴里唔唔道:“是了是了,听说当今皇上也喜欢这个东西,还用它盖了什么花椒殿?难道你说的就是它。”马椒红哈哈一笑,纠正道:“王大哥,不是花椒殿,是椒房殿,花椒不是用来盖的,是用它掺和上泥土抹墙用的。专让皇后住呢,听说住进去满屋异香,侵入肺腑,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呢。”

这时候胖嫂也凑过来,听说是什么花椒树,还能治病,就问能不能减肥。王村长瞥一眼道:“就是减了你又能咋样?”胖嫂哟一声:“我减减肥不行啊,瞧你这个村长当的。我咋了不能?”王村长见她恼了赶紧打圆场:“哎呀胖嫂啊,我给你开个玩笑嘛,瞧你蹬鼻子上脸的样子。”马椒红赶忙接活,玩笑道:“就是不行的,胖嫂你想啊,花椒炒菜肯定香,你又能吃,咋个就能减得了肥呀。”胖嫂听说做饭很香,就撺掇椒红道:“那你怎么不带来一些呢。”马椒红叹一声道:“唉,家里闹灾荒,我和父母逃荒要饭一路走到黎侯古城,父母无法要卖了我给一个老头当媳妇,我实在不愿意,趁夜里就偷跑了出来,黑夜里跑的急了些,又饥又渴,见一个村庄就赶紧进来想找口饭吃,却不知道咋就晕倒在有根家门口了。”胖嫂听完嗷一嗓子:“原来你是逃荒来的呀,那你是陕西什么地方人啊。”马椒红说:“是渭南人,我们那地方就产一种叫大红袍的花椒,可好呢。”说着话又指指周围山坡:“我看这地方也能种这种树。就是离娘家太远了,弄不来呀。”胖嫂道:“你想想办法呀,我们也沾沾光。

过了几天,王村长来到王有根家对椒红说:“今天去乡里见到胡里正了,说县老爷喜欢吃花椒,要我们想想办法,可我们这地方哪有什么花椒啊。”又道:“听说这个县长是陕西人,他是不是想吃老家的花椒了呀也不敢定。”马椒红说:“这花椒树我倒是知道咋伺弄,就是没有花椒苗呀。”

正愁呢,马椒红突然大喊一声:“哎呀,我有办法了。”话音未落,赶紧起身打开墙角的衣柜,翻了一阵问有根:“我来时穿的那身破衣服呢?”有根娘看见儿媳妇着急上火的就问咋了闺女。

正忙乱着呢,村上来了二个陌生人。

4

这二个陌生人来到有根家门口,隔着大门问:“这是王有根家吗?”马椒红耳朵灵,听见门外有人说话,匆忙对王村长说:“这声音好像是我娘哩,是不是找来了?我得躲躲。你们可别说我在这啊。”王村长嗯嗯答应一声,说你快藏好啊,我们出去应付应付。

出了门果然看见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个老者,都佝偻着背,一人手中拄着一根木棍。王村长挡在门口:“你们这是从哪里来?要找谁啊。”老婆婆满脸沧桑道:“我们从黎侯古城来,你们前些日子见没见一个要饭的闺女呀。”胖嫂嘴快正要说有,王村长答应马椒红的,抢话道:“没见呀,她是你们什么人啊。”两个老人说是我家闺女,听说跑到这儿了。叹一声自言自语:“我们再去别处找找吧。”

王村长看见两个老人黯然离去,心里埋怨道,这个马椒红,也不知肚里是咋想的?正摇头叹气呢。只见马椒红冲出门来问我爹呢我娘呢。王村长没好气道:“走了,你不是不愿见他们吗?还问这个干甚哩。”马椒红不接茬继续问:“我爹我娘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胖嫂指指前面,努努嘴说:“就那边去了。”马椒红撒丫子就跑,边跑边哭喊着:“爹、娘,你们别走啊,等等我呀。”

毕竟人年轻,跑到村口就看见前面两个老者相互搀扶着蹒跚而行。赶紧跑几步至前面堵住去路,大声喊:“爹、娘,我就是椒红呀。”两个老者见有人堵住去路,抬眼一看是自家闺女,当娘的先顶不住了,哎呀呀一声一把抱住痛哭不已,道:“闺女呀,你怎么扔下我们跑了呀,让我们好找啊。”呜呜呜,三人抱头跪地痛哭。

王村长和王有根从后面追来,看见这场景,王村长心里软了。对王有根道:“赶紧去认老丈人老丈母去呀。”王有根赶紧上前认了。椒红娘见眼见的壮实汉子就是自己的女婿,转悲为喜,对马椒红道:“好好好,你找了好人家了我和你爹也就放心了。”王村长至前说你们别在这里哭了,回家再慢慢说罢。

村民听说都来祝贺。马椒红突然问娘说你的包袱里有没有花椒了。椒红娘问你要花椒干嘛。椒红说有用。说着话就拿过包袱仔细翻看。果然在包袱里找到一小包花椒,高兴的蹦起来道有了有了。椒红娘听说有了,满脸喜庆说:“有了?几个月了。”椒红撇嘴道:“娘呀,你听岔了,我说有花椒了。”椒红娘呵呵笑道:“找到一小包花椒还值得这样高兴?”椒红嗯嗯道:“是啊是啊我们正愁呢。”椒红娘满腹疑惑道:“你这闺女,要不是你惦记这花椒才追的我和你爹了?”椒红撒娇道:“娘,瞧你说的,咋说,你和爹也比这花椒值钱呀。”

王村长听说有了花椒,也很高兴,赶紧出主意道,那我们就赶紧行动吧。

5

王有根家里凭空多了三口人,喜庆是有了,负担也来了。还好,马椒红忙里王有根忙外,两口子倒也将这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但王有根毕竟四十多岁的人了,农活繁重,身体就大不如前,背有些驼了腰有些酸了。

再说马椒红爹和娘。按说,哪有亲家住在一起的?可这马椒红爹娘年龄大了,老家又远,只好在这里养老了。过了年这老两口和王有根娘也不知咋了,竟想跟着去了。死前,马椒红娘拉着王有根手流泪说:“我老俩给你家找麻烦了,我的闺女可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对待她呀。”王有根一条汉子竟眼含热泪道:“娘,你放心,我会的我会的,你们放心吧。”

又是一个春天,正好是秧苗的季节,马椒红不敢怠慢,先在门口找了一块地秧了苗。一天天过去,马椒红看着绿油油的小树苗渐渐长大,如获至宝。王村长见了大喜,赶紧将好消息告诉胡里正。胡里正亲自前来观看,他虽不懂什么是花椒,但还是嘱咐王村长一定要选一块好地。又指指王村长:“这是给县长大人准备的,听说这种树还能让大家致富,这是一个好事,你要负责看护好。”几棵花椒树竟提到一个讲政治的高度,王村长哪敢含糊,头上冒汗嘴里连声道:“一定一定。”

等胡里正走了,王村长亲自领着王有根夫妇去选了一块好地,就在村旁边的半山腰上,离家不远,方便王有根夫妇照看。站在小山坡上能看见东山红村的全貌。王村长心中还不放心,隔几日就要来瞧瞧。马椒红笑道:“王大哥呀,你也不用天天来吧。弄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三年之后,花椒树有点挂果的意思了,花椒树婆娑如伞,绿叶丛中点点红艳,以鼻靠近麻麻香味直达肺腑。王有根夫妇天不亮上山太阳落了才回家。突一日早晨,发现有十来颗花椒树不知踪影,赶紧顺脚印找去,到了一个沟边再不见踪影,想是这十棵花椒树被人连根拔起扔沟里了。王有根见了,心头火起跳脚大骂。马椒红说:“你别乱骂呀,不知道是谁弄得,你瞎骂个甚哩。也许是狼和獾啊给拱了呢。”王有根气的指着沟里道:“这獾和狼有手?有脑?能做得了这事?这都挂果了,肯定是那个没良心的给毁坏了。”

跳脚大骂一个不住。

马椒红站得高望的远,就看见一个胖胖的女人在沟边一闪。嘴上不由自主道,这不是胖嫂吗,这时候来这地方干嘛?王有根只顾乱骂了,就没看见也没听见马椒红的喃喃声。马椒红赶忙挡在王有根前面说:“别骂了,一会儿咱们去沟里找找,找见了还是能栽活的。”王有根一听还有救就急着去。马椒红说:“你别着急呀,先稳稳心头火,你这脾气咋能行?”等了一阵,马椒红道:“行了,咱们下沟去找罢。”

王有根着实心急了些,又仗着地形熟,身先士卒率先迈步,片刻功夫就将马椒红甩的无影无踪。下沟还不能沿着小路走,只能估摸着丢树的方向钻树林穿灌木而行。树林里钻了一阵再没有路,眼前是一个绝壁。探身往沟下望去,果然见沟底有几棵花椒树。心里兴奋,找路而下,心急了些,脚下不稳一个后仰,咕噜噜顺坡滚落下去。马椒红在后面听见有石头滚落的声音,知道不好,赶忙呼叫王有根名字。呼叫数声不停回音,遂转头朝着村里的方向乱喊救人。

王村长恰巧就在附近,听见有人喊救命,顺声而至,见马椒红就问咋了。马椒红哭着道:“我家有根滚下山了。王村长呀,你快找几个人来救救他才是。”王村长知道事大,不敢怠慢,朝村里方向喊了几嗓子救人。果然来了数人,下到沟里将王有根抬着到了家放在炕上。王村长俯身细看了一阵,赶紧回家拿了一些中药和干净的白布之类包扎好。看看王有根平稳了,就问何故滚落。马椒红就说了原委。王村长一听也急了:“哎呀你不早说,光顾救人了,到忘记找树了。”教几个年轻人至前吩咐道:“赶紧去找。一定要找到。”还没说完,胖嫂进来了,表情复杂道:“哎呀,有根兄弟,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到那沟里干嘛。”马椒红接话道:“他是鬼迷心窍没事找事。”胖嫂见话里有话,一时语塞。王村长赶忙打圆场:“胖嫂,没事的,有根兄弟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歇几天就好。”胖嫂见说,说了几句安稳话扭屁股走了。

王村长指着胖嫂的背影问:“你的花椒树是不是她?”马椒红摇头道:“不知道,大概不会,我想等有根好些了,我们就去小山坡搭个小棚子照看罢。”说着话,去沟里找树的几个年轻人回来了,说找到了。王村长问马椒红这树找回来能作甚?马椒红说还能移活。遂奔跑出门。王村长忙教年轻人挑了两木桶水,跟着马椒红还在原地将那小树重新栽下。

可不知,又出了事。

6

农历六月份,花椒就要成熟了。王有根夫妇心中大喜,昼夜看护,担心被人偷了去或者被动物给遭害了。

常言道,六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果然有一夜,天晴的好好的。真所谓月亮当空照,树摇笑意浓。王有根夫妇两个站在花椒树旁,放眼望去,远山如黛满天星斗。马椒红指着天空说在我们老家也能看见这几颗醒醒。王有根说等我们闲了有钱了一定去你娘家瞧瞧。

突然间天边就来了一片云,片刻之间狂风大雨而至。夫妇两个赶紧回小棚子避雨。雨大风猛竟将那小棚子给掀翻了。王有根见情况不妙,一把将媳妇推开,自己想跑已经来不及了,被山上滚下的一块石头恰恰砸在腰上。只疼的哎呀哎呀娘呀爹呀的乱叫。

王村长先在家里避雨,看见外面境况,心里放心不下,冒雨前来。到了地头,正好听见王有根在喊疼,急忙上前将那一块大石头移开,同马椒红一起搀扶着王有根回到村里。次日,叫了几个年轻人又将那大棚给搭起来。

在家歇了几日,王有根腰有些好了,就嚷着要去山上。王村长说你安心养伤,我想办法,走到隔壁对胖嫂说了,胖嫂满口答应,说行啊行啊,我给椒红做个伴就是了。王村长担心两个女人夜里害怕,将自家的土狗给了马椒红,又派了几个年轻人陪伴到半夜。

有些事就是巧了。这一夜,马椒红和胖嫂送走两个年轻人。回到小棚子里刚躺下,只听小棚子外的黄狗狂吠不停。马椒红不知何故,但胖嫂知道,一骨碌滚身起来拿起一根木棒对马椒红说:“坏了,狼来了。”不等马椒红说话,冲到地边朝村里扯着嗓子喊:“打狼啦打狼啦。”回身手持木棒紧盯着小树林不动。

王有根人虽在家里心却不在,晚上睡着总睁一只眼。这晚也不知咋了,心里砰砰直跳,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就没敢脱衣服。半夜时分,果然听见村外传来胖嫂撕心裂肺的喊叫声,知道不好,摸起手边的一根木棍冲出门去,边跑边喊打狼啦打狼啦。

再说胖嫂,喊了几声,果然看见树立中有几双绿光。喊叫王椒红:“你赶紧把小棚子给点着了。”马椒红听的分明,忙取过油碗来胡乱泼洒,再用那火捻子点着了。看见火着起来了,遂冲出小棚子到了胖嫂身边。

树林子的头狼见了火,大概饿极了的,就直冲过来。

两个女人着实吓得害了怕,抱了头一起蹲下。眼看着头狼就要扑到,只见一根棍子从胖嫂头上飞过,准准的砸在狼的头上。头狼挨了一闷棍,嗷的一声从胖嫂头上掠过直奔王有根而去。王有根没想到狼还有这一招,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只见那马椒红身后大喊一声我来救你。操起身边的木棍一个箭步窜过来,找准狼的头上乱打下去。

你说这狼也够倒霉的,连续让一根棍子打了两遍。头狼见无机可乘,扭身一个闪扑窜进树林中带着几个小狼落荒而逃。等王村长摔众人赶来,狼已经跑了。只是这王有根又是一阵哎呀哎呀的叫。王村长问:“你这是咋了,不是没事吗,咋又哎呀哎呀的乱叫啊。”王有根说:“刚才被那狼撞到腰上,我的腰啊。”王村长忍不住笑了:“你这个腰是咋的了,快回家歇着吧。”

胖嫂也是有惊无险,高兴的说起自己如何勇敢面对如何指挥放火。抖抖胸脯道:“真是我发现的早喊得及时哩。”

王村长想起这几年的事,叹气道:“唉,伺弄这几棵花椒树可真是费事。”

到了七月,马椒红对王有根说:“明天就能摘花椒了,你通知大家,都去瞧瞧,顺便也教给大家怎么摘。”次日,众村民都好奇的去了。太阳当空,照的大地热辣辣的。马椒红说:“我先给大家做个示范,大伙都来试试啊。”说着话两手伸进树丛上下翻飞,一会儿一把一会儿一把,但见那红艳艳的花椒落进挂在树上的篮子里。胖嫂看见,道一声这又啥难的,我来试试。不由分说,跨步上前,学着马椒红的样子也来一个上下翻飞。刚翻飞了几下,嗷嗷直叫跑到一旁,嘴上直喊叫:“哎呀椒红啊,这花椒树的圪针咋这么扎手呢?好疼好疼。”这时候一个小虫子恰恰飞进胖嫂眼里,抬手去揉眼,又一阵乱叫:“哎呀椒红呀,我的眼,我的眼咋睁不开了呢。”马椒红见了笑道:“胖嫂啊,你的眼没事,是让花椒水给弄的,一会儿就好了。”胖嫂赶紧眨巴眨巴了一阵,嗯嗯道,嗯好了好了。众人大笑。

接近中午,马椒红从篮子里抓起一把花椒,一人分一把道:“炒菜的时候放些,做小米焖饭快出锅的时候放在上面焖一会,很出味的。”大家回家照办,果然异香扑鼻。马椒红当天就将摘下的花椒晒干了给了王村长说,你快到乡里给胡里正老爷罢。胡里正见送的花椒不多,只拿了一小把,剩余的急忙骑马送到县里,呈交王县长。王县长听说本地有个陕西老乡,还种植了老家的花椒,非常高兴。有次公干路过,专门骑马来到东山红村看望了王有根夫妇。马椒红用花椒油煮了油饼招待,王老爷心中高兴,说:“哎呀,老夫在这里工作好几年了,这是第一次吃家乡的油饼,我找到了家的感觉了。你们不知道啊,这花椒叫大红袍,还叫十里香。是吧老乡。”马椒红连连点头:“老爷说的是。”

王县长接着说:“这大红袍花椒啊可浑身都是宝,不仅能吃还能治病哩。在我们长安城,皇宫里的厨师炒菜做饭都离不了这个好东西。”村民听了嘴里个个啧啧一阵,跪下俱道:“想不到我们还能享受上这美味呢,多谢老爷训导。”

王县长来东山红村的消息像长了翅膀,周边村都知道这事了,都要来取经,有个种植花椒的意思。王村长一概拒绝,说:“这是我们弄的,你们想吃了就来换就是。想种植,没门。”马椒红见王村长口气坚决,也不好说什么。

按说,王县长来光顾的地方应该形成一种保护伞了吧,可不是。这不?就有了事。

7

这就样过了几年,马椒红在东山红村种植了大片的花椒,除去每年给王县长送了,留一些自用再卖一部分,竟也富裕了,成为当地一个大户。

只是这马椒红年龄渐渐大了。算起来她来东山红村已经十几年了,膝下有了两个孩子也都七八岁了。王有根年龄本来就大马椒红许多,这些年辛苦不说,腰又受过伤,这身体就不怎么好。咋个不好法?腰酸腿困,气喘不畅。找王村长看了多次,抓了一些草药吃,好了,不吃又复发,如此往复。马椒红见了,心疼丈夫身体。突想起王县长说的未央宫的椒房殿来,就想,我何不也盖上一个这样的房子?

有钱好办事,不到三个月就盖了五间大瓦房。抹墙的时候特别告诉匠人怎么怎么弄。匠人一头雾水,说我盖了几十年房子了,就没见过你这样抹墙的。马椒红道:“我是主家,你得按照我的意思来。”村民听说,满眼的羡慕:“你瞧人家王有根就是有福气哟,盖个新房也就是了,还用什么花椒粉和泥抹墙?这人啊,有了点钱就怕了。”王村长也劝:“说椒红呀,今年的花椒上缴任务也不少哩,够吗?咱能不能不要这么张扬啊。”马椒红摇头说:“差不多吧,我男人病了,也需要花椒呀。”王村长说:“要是上面怪罪下来,可也麻烦哩。”马椒红撅嘴道:“我不管,反正我得为我男人着想。”王有根在旁听了,搓着双手说:“算了吧,这花椒抹墙能治病?别找麻烦了。”马椒红瞪一眼王有根道:“你懂啥呀,你别管,有事下来我顶着。”

说有事就有事。隔了不到三天,乡里来了几个人,一索子将马椒红绑了,说:“胡里正胡大人传你有事。”王有根赶忙上前求情,说都是我的身体不好,不怨她都是我的主意。王村长也说来说情,说来说去就是不允。差邑道:“王村长啊,我们都是奉命行事,想说情找管事的去。”

无奈,马椒红被带到乡里交胡里正审查了。

乡里虽没有公堂,却也有一个办案的场所,周围布置的如地狱一般。马椒红被带进,两边站着几个小跟班先模仿县衙的派势呜呜长鸣数声,杀威棒狠劲砰砰捣了数下,喝叫马椒红跪下。马椒红不知身犯何罪,理直气壮道:“王老爷,我没犯什么罪吧,干嘛要逮我。”胡里正黑了脸道:“你这婆娘,竟敢享用皇后的待遇,还私自动了上贡的贡品,该当何罪?”马椒红辩解道:“这花椒不是给县衙的吗,咋就成了贡品了?”

胡里正道:“大红袍花椒是给皇上上贡的贡品,这个你自己种的吃点也就吃点了,只是你不该模仿长安椒房殿修盖房屋,你犯了天条了,该当何罪?”马椒红真不知用点花椒抹墙就成了一个大不敬的罪名,一时也不知咋个说。只听胡里正拍一下惊堂木道:“先打二十大板,押下去候审。”

王村长见说情无用,对王有根说:“看来这个事在乡里是不好弄了,你呀,不如去县衙找王县长求个情。毕竟他和你家媳妇是老乡,也许能行得通。”王有根思来想去,也只好走这条路了。对王村长说:“这个事我一个人去了人家也不认识,你得给我去一遭。”次日,带了一些干粮,牵了自己的两头驴骑着直奔县城而来。

可也巧了,路上正好碰到王县长。两人滚鞍下驴拦马喊冤。王县长住马探身问道:“马前何人喊冤?”王有根上次见王县长是何等的和善,这次见王县长前呼后拥,阵势强大,吓得不敢说话,搓了几下手用胳膊肘捅了几下王村长道:“你说吧你说吧。”王村长就对王县长一五一十说了。王县长听说竟笑了起来,说:“你们这些乡民咋就不会办事呢。”指着王村长鼻子道:“我说你哩,你一个村长咋就不会办事呢。”

王县长道:“你们只顾给我送花椒,乡里王里正吃过你们的花椒没?”王村长恍然大悟:“哎呀哎呀,只顾想着老爷了。”王县长道:“走吧,我正好经过,顺便给你们办了这事。”

王里正见县太爷驾到,赶忙出门迎接。王县长开门见山道:“听说我的老乡在你这里享福,是不是呀。”王里正知道瞒不住,分辨道:“她私自用花椒抹墙,这是长安椒房殿才能用的东西,她一介草民怎么能享用这样的规格呢。这不是犯上么?”王县长哈哈大笑:“老弟呀,别上纲上线了,不就是用点花椒吗。”招手过来对王里正耳语道:“你家盖房若需要,让她给你弄些就是了。”

转身立定了,对众人说:“花椒虽好,只是种植的面积少了些。老夫的意思是,不仅东山红村有,而且还要普及周边村及全县。合适的话还可以推广到周边县嘛。皇后住椒房殿就是一个榜样。而且皇恩浩荡恩施天下,一定希望百姓安居乐业。”

一席话说的王里正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忙摆手差役道:“赶紧将她放出来带到老爷这里来。”差役到了一个小房子里见了马椒红,顾不上说话,先找了一些新衣服给换了,再让马椒红修饰打扮一番,还谆谆教导说:“你见了县长,千万别说我们打你的事,行不?”见马椒红不语又吓唬道:“反正这县老爷也不能天天守着你,你若不允,等他走后,看我们如何照看你。”马椒红见说,只得嗯嗯答应。

见了王县长眼圈就发红,眼泪止不住。王县长见了开玩笑道:“正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嘛。”瞥一眼胡里正转脸对马椒红说:“听说是请你来的吧?”马椒红一时愣怔,瞧瞧王村长,见王村长给自己使眼色,赶忙说:“是啊是啊老爷,他们请我来给大家传授种植花椒的课呢。”王县长拍拍王里正的肩膀说:“我看就让我这个老乡先回家,你们组织各村村长和周围乡亲都去现场取经。”看着马椒红道:“你负责秧苗还要负责教大家怎么种植,争取在三五年之后,让每个村每座山都能有花椒树。”

招呼大家出门,指着远处的群山,道:“各位要有个远见,大红袍既然落户这里就是好事,不仅要在这块大地上生根,还要红遍这块大地。让许许多多的人知道我们这里有一个宝贝,那就是大红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