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报刊>>文艺报>>第三版

秦文君《我是花木兰》:擦亮古老的故事 礼赞远去的英雄

2017年05月19日06:29 来源:文艺报 徐鲁

每个孩子的内心深处,都会有一个英雄梦。

儿童教育学家认为,几乎每一个孩子发蒙开智的心弦,最初都是由“英雄崇拜”这双巨手拨动的。人类从遥远的神话时代开始,就保持着传播英雄故事、礼赞英雄业绩、用伟大的英雄故事来激励后人的传统,一直到今天。

我梦见自己身披战袍,睫毛长长,发带飘逸。

我将梦里的模样画出来了,是她——花木兰。

这是绘本《我是花木兰》(秦文君著、郁蓉绘)故事的开头。

它以一个生活在今天的十来岁小女孩的梦境开始,引出了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古代英雄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保家卫国的故事。

然后,故事又在小女孩的充满向往和自豪的回味中结束:

如今的我,有威武的战袍,不必代父从军,但是要好好长大,就要坚强。我爱家人,爱美,豪情万丈,为自己的性别自豪,是不是跟木兰姐姐很相像?

有个秘密,必须要说了,在小伙伴中间,我有个响亮的外号——花木兰!我是花木兰!难道不是吗? 他们人人都这么叫我。

这是一阕激越的英雄和保卫家园的赞歌。

也是一支清丽和温婉的少女梦想的心曲。

女作家和女画家联手,以女性的温情与细致,重新擦亮花木兰这个古老的故事,让今天的孩子们再次看到了从遥远的年代和苍茫的天地之间闪耀出来的人性光芒,感受到了少女英雄以大地为床、天空为被,不畏苦难、报国出征的担当精神和家国情怀。

秦文君的文笔一向以清丽、温婉为本色,但是她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却不知不觉地变得豪放和洒脱。

余晖下,迎风走来英气勃勃的花木兰。

花木兰和衣躺在泥地上,头枕寒光闪闪的兵器。大地为床,天为棉被。

读着这样的句子,我们仿佛跟着作家、跟着花木兰和她的战友们重新回到了遥远的古代,回到了中国北方冰天雪地间的古战场上……

自从有了花木兰的故事,一代代中国人都在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和形式,传播、讲述、重新演绎着它。花木兰的故事里,飞扬着我们中华民族的精气神,流淌着热气腾腾的爱护家园的血脉,足以激发每一个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荣誉感。

故事可以是旧的,但是孩子永远是新的。而怎样去讲述好一个旧的故事,无论对作家、还是对画家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秦文君在谈到这本绘本的创作时说,为了讲好这个故事,她曾特意去过北方的荒漠、古战场、山川,寻找花木兰参军上战场的豪气、荣誉和气节;也在那无限空旷的地方,看飞鸟的影子、浮动的云彩、古战场边的小花小草。“女孩成长的无限可能性、丰富性,如霹雳一般在我脑海里闪亮,一个少女的美丽特质和天性,不因为战争而湮灭。我仿佛触摸到花木兰令人心颤的气息。”

说得真好。我觉得这些她都一一做到了。

女画家郁蓉充分发挥了她卓越的剪纸艺术特长,用中国传统的剪纸艺术手法呈现典型的“中国故事”的细节之美,可谓相得益彰,完美地实现了秦文君对重述这个英雄故事的期许:“有美的视角,心的痕迹,亮的方向”。绘本《我是花木兰》,是“擦亮古老的故事,礼赞远去的英雄”的一个成功的创作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