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评论

舒婷诗《啊,母亲》:深沉讴歌伟大的母爱

2017年05月19日10:48 来源:中国作家网 王典馥

当代著名女诗人舒婷,调用她那绵绵思念的笔触,倾心写出了讴歌伟大母爱的《啊,母亲》一诗(刊于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诗集《舒婷的诗》)。

这是一曲蘸着浓浓亲情抒写的母爱赞歌,炽烈而深沉。作者精心摄取几个最能传递母女情深的动人镜头,细腻传神地刻画出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形象,撩人心魄。

诗歌开头,女诗人推出了特写镜头: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像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啊,母亲,

为了留住你渐渐隐去的身影,

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

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

诗人即饱含热泪,选取“苍白的指尖”这个映照母亲沧桑岁月与憔悴心力的特殊意象,以母亲“理着我的双鬓”与诗人“拉住你的衣襟”的对应表达,着力构建一幅似幻非幻的“梦中母爱图”,营造出一种流淌着款款亲情的非同寻常的意境氛围。

诗的第二节,诗人情感愈加强烈:

我依旧珍藏着那鲜红的围巾,

生怕浣洗会使它

失去你特有的温馨。

啊,母亲,

岁月的流水不也同样无情

生怕记忆也一样褪色啊,

我怎敢轻易打开它的画屏?

在这里,诗人同样选取“鲜红的围巾”这一传递着母爱体温、浸染着亲情色彩的意象来作为抒情的凭借,一是巧用“特有的温馨”观照来暗示炽烈的母爱,二用不敢“轻易打开”记忆的“画屏”来反衬母爱的深沉,文脉尤为细密。

到第三节,诗人这样抒写:

为了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

如今戴着荆冠,我不敢,

一声也不敢呻吟。

啊,母亲,

我常悲哀地仰望你的照片,

纵然呼唤能够穿透黄土,

我怎敢惊动你的安眠?

为了浓化对母亲的无尽感激之情,诗人特意捕捉往昔生活中的一个典型细节——母亲为“我”取鱼刺的难忘场景入诗铺叙,并将它同今天“我”仰望母亲遗像时而触及的伤悲情绪紧密结合,巧用“纵然呼唤能够穿透黄土,我怎敢惊动你的安眠”的反笔手法悲戚抒写、深情表达,一股难以名状的无限缅怀的情流,如海潮涌动、大浪掀天,跳跃于诗行字里行间,令读者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

我还不敢这样陈列爱的礼品,

虽然我写了许多支歌

给花、给海、给黎明。

啊,母亲,

我的甜柔深谧的怀

不是激流,不是瀑布,

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古井。

如果说,诗的主体部分已经把母爱的深刻内涵地诠释得形象逼真、淋漓尽致,那么,作品最后一节则是诗人对珍贵母爱要永远铭记、全部珍藏的情感的急切宣泄与真挚表达。听吧,诗人好似跪在母亲遗像面前,向安眠于黄土的亡母深切倾诉:“啊,母亲,我的甜柔深谧的怀不是激流,不是瀑布,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枯井。”这“古井”,正寄寓着诗人一生要深怀母亲馈赠给自己的爱,一生要纪念爱自己和被自己永远爱着的母亲。这情愫,或许不一定有撼天动地之功,但也着实感人至深,催人泪下,铭心刻骨。

她,一生深怀伟大的母爱——这,就是舒婷对母亲热情礼赞母亲的不二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