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

说说明水老城关帝庙的事儿

2017年05月18日09:41 来源:中国作家网 大葱人家

明水老城是有故事的,在大大小小的故事中最不能忘却的就是关帝庙,也就是老明水人曾经常常挂在嘴边的大寺或者叫南头庙。叫大寺的人其实是在心中觉得有种神圣感,叫南头庙的人其实是因为庙的位置而言之。说起来笔者不是老明水人,但在和部分长者交流中知道了关帝庙的事情,也如同他们一样产生了一种解不开的迷恋情“结”。

关帝庙是存在的,老明水人都知道,这里说的老明水人指年龄大些和曾经生活在老城区里面的人。六十岁以上的有印象,如果说印记深刻的话年龄至少在八十左右。由于老城片区拆迁,因而对关帝庙的了解颇费了一些周折。好在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如笔者所愿。

据63岁的明三居王沛江老人介绍:从出生到结婚一直就居住在关帝庙大院里面,房子是土改时期分的。关帝庙大院台基高,比附近地面高出三米多。大院东西长达八十到一百米,南北宽度六十到八十米。关帝庙在大院的最北端,从整个大院讲略靠西,坐北朝南。大殿绿瓦朱甍(meng,屋脊的意思),飞檐翘角,歇山顶式,全木结构。殿面阔四到五间,东西长度约二十米,南北宽度十多米,里面有关帝爷坐像,两侧是站立的马童和随从官员像。关帝爷坐姿端正,左手托书,右手捻须,双目炯炯有神,眼神聚焦书页,红脸蓝衣威风凛凛,一侧马童持刀而立,一侧官员托印凝视,气度非凡。供奉关帝爷旨在世世代代勤劳淳朴,热情善良、家家安居乐业,人人礼智行事。每逢初一十五众人前来供奉,祈求美好愿望。关帝庙门前西南角就是马棚,其实盛放的不是骑行的马了,而是石马和石人。石马高大,石人静默,如同生活中的场景再现,和谐自然。以前走关帝庙的北门,沿着高高的台阶往上爬,后来开设了西南门并新建设了东屋和两排南屋。王沛江老人在东屋居住了很长时间,连结婚都是在这里举行的,一直到1980年准备建设青年楼时才挪到现山泉路永盛巷居住。可惜的是县城迁来后关帝爷神像被拆,文革初期关帝庙也被拆除。关帝庙原址建设了县政府招待所。南排房屋归属了马车队及其主管部门交通局。据王沛江老人说:关帝庙什么时候建设的不清楚,但是父辈告诉他解放前后进驻的第一任道士姓袭,也就是十多岁接任父辈班的最后一任道士袭建昆的父亲。遗憾的是袭建昆活到八十多岁,前几年去世了,没有机会听其诉说来由了。

提供关帝庙信息的还有居住明三建华巷80岁的欧方振老人,他对王沛江的说法是认可的,另外补充说到:关帝庙门前两侧有乌龟托碑,碑上有文字记载,可惜的是没有人及时拓印下来。大院的东侧有钟楼,东南角有水井,供应以前庙里生活的人饮用。关帝庙东侧的房屋也曾经做过明三村生产小队的办公室,在里面商讨队里事物,他是参与者之一,对此记忆犹新。欧方振老人说老一辈人心目中最神圣的有两样:一是百脉泉和龙泉寺;二就是关帝庙。当说到关帝庙时老人脸上呈现的是无奈和遗憾。

应该说关帝庙常常能见到,但在一个不大的老明水城有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庙宇真是难得。可惜随着县城的迁居,对民俗文化保护意识的缺乏,令这一切均灰飞烟灭。据笔者知悉,仅济南市区来说保护比较好的关帝庙目前有芙蓉街和共青团路(五龙潭公园南门)等几处,都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并且在平时或某些重大节日时成为了人见人尊的心灵慰藉之处。

说实话,拆掉的说起来总是遗憾缠身,但愿复建,不知能否如愿?期盼着!【山东济南市章丘区刘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