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评论

《湖水蔚蓝》:历史厚重与现实担当

2017年05月17日09:33 来源:中国作家网 刘恒杰

《湖水蔚蓝》是作者刘恒杰历时五年几经易稿写出来的一部“大书”。在如今充斥着喧嚣与功利的浮躁时代,能够潜心写作,用五年的时间打磨一部煌煌的长篇巨著,充分地展示了作者对文学的执着与诚意。从整部书籍的内容上来看,作者用一条河、一湖水交织融汇起整个故事脉络,在过去与现在中自由叙述,讲述了两个家族四代人之间的恩怨纠葛,在困境与磨难、冲突与和解中塑造了一个个鲜活动人的艺术形象。这是一部充满诚意和当代启示的作品,它的厚重和扎实、漫长的时间跨度、人物的选择与命运凝结出来的文本魅力、精神追求,值得我们当下人去审视和思考。

地域性的文化特质。俗语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文学创作领域,地域特征与文化属性也在深深地影响着作家的秉性与创作,而作家也理所应当的成为本土文化的表达者与代言人。正是丰富的地域文化写作,成就了文学史上“京派”和“海派”的学术话题,为当代文坛提供了丰富的写作经验和文学滋养。《湖水蔚蓝》正是以地方性的语言、故事和风俗承载了莱芜市的地域文化特征,成为莱芜这一地方史志性的小说实录。莱芜境内有两条大河,一是嬴汶河,一是牟汶河,而作为莱芜市旅游新区的雪野湖位于莱芜市北部,距莱城20公里,距济南46公里,北与济南接壤,东与淄博交界,西与泰安为邻,也成为文本重要故事和人物的发生地,阅读完整个故事都能从莱芜当地找到相似的图景和熟悉的生活场景。小说中的地域特征除了熟悉的场景和生活、富有莱芜地方特色的口语色彩、求雨等民风民俗等的描绘,最具有特点和新颖的是每一章节前面类似章回小说模式的引首类并单独呈现的民谣。这些具有地方韵味、内容丰富的民谣,读来朗朗上口、可亲可感,不仅为小说增添了节奏意蕴和新颖独到之处,而且每一章节的每一首歌谣都与本节内容交相呼应,这也是对古代小说中以诗词、议论、小故事引入小说正文模式的沿袭与创新。作者为避免读完整节内容才能更加深刻地领会民谣的内容指涉,将代表故事走向和结局的语句、典型细节单独摘取出来,与民谣组成“楔子”独立成页,两者交相辉映,成为整个文本的亮点。另一方面,地方性重大新闻事件的加入和穿插,增加了小说中“当代史料”的含量,也为文本在展现地方风俗的同时,增加新的史料积累,为小说提供了史料学和风俗学的研究价值。

古今交织的结构脉络。出版后的《湖水蔚蓝》删减了大量的不必要的故事和情节,使得文章脉络更加清晰连贯,结构不再分为上下两部分,而是将过去的家族恩怨与主人公现在的爱情事业相融合,将主人公丁文良作为党政干部时的事业发展为主线,与苏丽的爱情纠葛为副线,这样的处理方式更能够凸显小说作为“中国梦”征文的主流价值观主题和丰满的人物性格,在展示正能量党的好干部的同时,将主人公塑造得更加真实。另一方面,在阐述现在事件发展的同时,穿插祖辈的战斗经历和家族的是非恩怨,用主要人物的回忆将历史和现实融合起来,拓展了作品的时空跨度,形成古今交织的结构脉络。在过去这一时间维度上,作者着重写“史”,书写由误会引发的四代人之间的纠葛,并借由主人公苏丽的调查,展开一段带有民间和传统气息的战争传奇,通过塑造革命英雄人物丁培义、描写人物的成长和人生抉择来增加作品的历史厚重感。在现在这一时间节点上,塑造丁文良、苏绍光等廉洁奉公的干部形象,特别是丁文良这一形象的塑造,承载了当下群众对好干部的要求和理想,他吃苦耐劳,少年时便承担起家庭重任;工作后廉洁自律,敢于突破陈规,带领群众走上致富道路;新形势下也会与时俱进,注重长远利益和未来发展,即使被误解、被免职也不改初衷,坚持为群众、为地方发展寻求可持续政策定位。小说结构复杂、多条线索相互交织穿插进行,但作者掌控文本、阐释故事的能力,使得整个故事内容充实且完整。

丰满立体的人物塑造。典型人物形象的塑造是长篇小说写作的主旨和灵魂,小说就是通过塑造典型人物形象来反映现实生活的一种文学体裁,作者也借由所写人物来阐释内心特有的情怀主张,在人物的爱情与生活、现实与理想、困境与逆境的纠结、矛盾中凸显小说的主题意蕴和价值追求。《湖水蔚蓝》这部小说最突出的特点和优势就是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立体的“善”的人物形象。文中丁培义的形象的塑造代表了战争年代为国为民、甘愿牺牲的无数共产党员;苏绍光、丁文良的出现则展示了党的领导干部在新形势下的抉择与追求;孙桂兰身上体现的更多是中国传统女性的朴实善良、任劳任怨;而苏丽则是当下女性知识分子形象的美好寄托,她青春靓丽、富有学识,生活的重担和爱情的失败没有把她压垮,反而成就了她坚强而富有韧性的性格特征。而唯一具有“恶”的氛围,或者说“坏人”角色的杨翠珍则成为其中最为立体的人物形象,曾经土匪女儿的身份设定与早期无理谩骂的形象吻合贴切,老年失智状态下的温情回忆与表现更适合当下情境的发展需要,前后性格的突出变化凸显了人物性格的张力,让人物表现更加立体鲜活。作者善于挖掘角色的闪光点让其在某一瞬间突然展现出典型的人物表现,从而整体拉高人物的性格魅力,如在全文开篇,张玉茹听闻丁文良父母去世后的嚎啕大哭这一细节,与本身人物性格是相违背的,正是这一相悖的表现才能充分展现人物情感的饱满和性格的多面,这也是作者在塑造人物方面的细致独到之处。

贴切感人的环境与细节。环境描写和细节描写是一部小说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恰当的环境描写有利于渲染氛围、烘托展示人物心境,还能起到调节文本节奏的作用;而贴切感人的细节不仅是刻画人物性格,揭示人物内心最生动、最有表现力的手法,而且成为推动事件发展的重要因素。《湖水蔚蓝》这部小说非常重视环境描写和细节刻画,文中故事的主要发生地是环境优美的岱山和双峰山水库风景区,不可避免的会涉及到当地环境的阐述和描绘。一方面对当地环境的描述有利于交代事情发生的地点或背景,增加事情的真实性。另一方面,也起到寄托人物的思想感情、推动情节的发展的作用。如丁文良在面临节水与举办赛艇节间矛盾心态时,对他眼中水库环境的描写;双峰山水库的优美环境描绘对于他坚定以赢水湖生态保护和生态旅游促进经济转型的政策的实施推动等,都成为寄情于景、推动事件发展的“有我之境”。而众多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细节也使人物的思想性格和情节的矛盾冲突得以一一展现。

《湖水蔚蓝》是一部具有历史厚重和现实担当的小说,作者通过一个个鲜活人物的塑造展现错综复杂的社会变迁和地方发展,立意透过故事的表层,深刻剖析特定环境下人物的内心世界和命运抉择。小说在艺术构思上,打破时空顺序,采用倒叙和插叙相结的方法,在过去与现在、回忆与思考中自由切换,展现了一幕幕精彩纷呈的故事情节。值得一提的是,正式出版的书籍删除了民间知识分子王若赢对地方文化的贡献,在一定程度上消减了文本的主题,这一部分内容的加入,会使故事内容更加充实拓展,在塑造官场正面形象的同时加入民间知识分子层面的积极力量,从而增加小说的文化指涉。

(苏敏,为青年文学评论家,《山东文学》文学评论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