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网络文学>>作家

发飙的蜗牛:做中国的《火影忍者》《海贼王》

2017年05月16日10:17 来源:文学报 金莹

技术和资本正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当下的文学生态。

今年4月,正当春日的西湖之畔,“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在浙江杭州北山路上的“江南文学会馆”正式挂牌成立。一座与世无争的民国小别墅中聚集了当下最热门的十数位“网络大神”:蒋胜男、管平潮、夜摩、梦入神机、发飙的蜗牛、苍天白鹤……这些在网络上“呼风唤雨”、拥有千万粉丝的网络作家们,安静地坐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见证授牌仪式的进行,看起来都是普普通通的年轻人。

但他们毕竟已不是普通人。或者可以这样说,在网络上一举成名之前,他们都还是坐在电脑屏幕前面目模糊的普通人:教师,大学生,IT男,工科男,家庭妇女……他们与其他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可能在于,他们爱故事、爱幻想,沉迷于文字,沉醉于现实世界之外的另一种存在。总而言之,他们可以被归结为是爱文学的人。有时,这文学还不一定是传统意义上的严肃文学。这一切或许曾经让他们与周围的人群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然而,风起云涌的时代给予了他们改变命运的机会。

文学曾经改变过许多写作者的命运。上世纪80年代是被文学爱好者念念不忘的“黄金时代”,一篇诗歌或者一部小说的脱颖而出,足以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作者成为万众瞩目的大作家。我们今天熟悉的众多知名作家中,不少得益于那个理想与文学喷薄而出的时代。在今天,这样的经历已经被目为一种传奇,以一种隐蔽的“成功学”的方式,激励着有志于文学创作的年轻人前仆后继地走上文学写作的道路。

这种成功的荣耀曾经独属于纯文学。然而,互联网兴起,手机功能日渐强大,娱乐产业发达……那些看似与文学无关的技术革命和经济转型,枝蔓已经渗透到普通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文学。互联网时代,一些不同以往的改变也在文学层面发生:网络阅读爆发式增长,衍生产业迅猛发展……即使这些改变尚未足够“名正言顺”,但已经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勃勃生发。

比如,出生于1987年的王泰,其网络名号是“发飙的蜗牛”。在专注于纯文学写作的“70后”、“80后”作者们还在默默耕耘、以求得文坛的一席之地时,这位刚到而立之年的浙江小伙,已经靠网络文学写作成立了自己的公司。2016年,他成立了杭州若鸿文化创意公司,“致力于打造优质小说及漫画内容”。“现在有投资人来投资我们,已经通过天使投资的A轮,差不多估值可以到两个亿。”当记者问及其公司的发展状况,他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只是介绍一件寻常事情。

网络词条如此介绍这位网络作家:

“作为起点中文网商业写手,发飙的蜗牛主攻网游类也涉猎玄幻题材,写作风格偏向热血快餐爽文,但因社会阅历及人生经历所限而拙于写实及细节勾画,与另一网络写手失落叶同为小白升级流网游作品代表人物。”

在大学时代,王泰就创作了十余部网络小说作品,写下了1800万文字。他曾就读于东华大学应用化学专业,大三上半学期时选择退学,专心做起了职业作家。“大三之前,我的写作并没有签约,后来成绩开始不错,要一直保持更新,包括考试的时候也不能停更,比较累。当时,我觉得两件事情都干的话,都会干不好,就选择了写作这条道路。”

王泰以“发飙的蜗牛”这一名号,渐渐走了下去。他的成名作是《重生之贼行天下》,被网友誉为“起点网游类小说第一人”。这部为他正式开启网络文学生涯的作品内容简介如下:“带着一个一百八十级的大盗贼的记忆,回到了十年前,命运给聂言开了一个玩笑。曾经错过的、被夺走的,都要重新拿回来。然后搞一身神装,摧枯拉朽,见神杀神,势不可挡。于生活中迷失,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指引他的神,纪念心中永不褪色的WOW。”

“WOW”即 《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的简称,是美国游戏公司暴雪娱乐所制作的第一款网络游戏,以该公司出品的即时战略游戏《魔兽争霸》的剧情为历史背景,依托魔兽争霸的历史事件和英雄人物,魔兽世界有着完整的历史背景时间线。玩家在魔兽世界中冒险、完成任务、新的历险、探索未知的世界、征服怪物等。其同名大电影在中国上映时,斩获了近15亿元的票房。

对于专注于传统文学的评论者和读者来说,网络文学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他们的知识盲点。很多人对网络文学还停留在一些陈年的印象上:粗糙,凶猛,庸俗,不文学。然而,从最初的野蛮生长,到如今的资本云集,网络文学已经发展得风生水起。在这个尚没有被经验和规矩约束的写作领域,流行文化和商业在用潜移默化的规则规范着这个领域。

网络游戏和手机游戏在当下年轻人中的普及程度非常高,某种程度上,游戏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之一。而中国网络文学在发端之初,也受到日本ACG(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文化和轻小说文风的影响。一些拥有世界影响的泛文化产品,也日渐影响着网络文学的写作。“WOW”即是其中影响深远的一个。在国产游戏中,“仙剑奇侠传”也拥有众多的“同人文”。至于以《重生之贼行天下》立名的“发飙的蜗牛”,还写过不少基于游戏的网络小说,如《网游洪荒之神兵利器》《网游之练级专家》等。

作为网络文学中的一支,由游戏衍生而来的文学作品天然有着广大的受众,在网络文学的起步之初,可以为写作者吸引来数量巨大的读者。同样,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原创网络文学也在被改编成游戏。网络文学与游戏的互相渗透,已经成为网络文学产业链上不可或缺的一环。

借助多个渠道,这类的网络文学还一度风行海外。2014年,由网络作家“蝴蝶蓝”创作的网游竞技小说《全职高手》就凭借其超高人气登陆日本,被改编为漫画。日本三大出版社之一的Libre出版社发售了《全职高手》的日文版本。《全职高手》同样与游戏有关,小说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虚拟世界里的故事:叶修曾是“荣耀”游戏中最高端的竞技高手。但是,在与游戏里的俱乐部发生矛盾之后他被迫离开自己奋斗数年之久的战队,来到了一家小网吧。在这里,他结识了几名“荣耀”游戏的年轻玩家,和他们一起组建了新的战队,之后带领战队再次崛起成为最强职业队伍,重新夺取联赛冠军。拼搏、奋进、勇气、热血、牺牲、团队精神……这些最容易吸引青少年读者的因素聚合在一起,借着时代的契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

从2015年开始,王泰开始创作玄幻小说《妖神记》,并同期进行作品的漫画改编创作。他用自己写小说的收入招募了一支漫画团队,“刚开始做的时候,我还不确定漫画是不是能够做起来。但我想,即使不成功,我也可以用稿费一直养着这个漫画团队”。小说与漫画改编同步进行,在差不多两年的时间里,他就在网络上聚起了几千万的粉丝。如今,他旗下的漫画团队已经从创立之初的十几个人扩展到三十多个人。而这个漫画团队基本由“90后”组成,漫画的目标受众群体也基本上是“90后”和“00后”。“我们的作品会伴随着比我小一代人的成长。”他说。

由《妖神记》小说改编而成的同名漫画在各个网络漫画阅读平台上名列前茅,影响甚至波及海外,在海外卖得十分火爆。与此同时,《斗罗大陆》《我欲封天》《斗破苍穹》等网络小说改编的漫画也都拥有大批国外“粉丝”。

在网络文学这块热土之上,文字只是起点。但一切的源头,也是文字。“我在开始创作时就有一个梦想,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被改编成漫画,改编成动画、影视、游戏,但是我以前的作品都授权给了其他公司,虽然成绩还可以,但并没有达到我的期望。我想做一个更加经典的作品。”王泰表示。

他认为的经典,是日本的《火影忍者》和《海贼王》。《海贼王》是日本漫画家尾田荣一郎作画的少年漫画作品,在日本《周刊少年JumP》1997年34号开始连载,描写了拥有橡皮身体戴草帽的青年路飞,以成为“海贼王”为目标和同伴在大海里展开冒险的故事。该漫画单行本的翻译版本在日本以外有30个以上的国家和地区出版发行,相关商品在2012年度的市场规模约达1000亿日元。2015年6月15日,该作品在日本本土累计发行了32086.6万本,被吉尼斯世界纪录官方认证为“世界上发行量最高的单一作者创作的系列漫画”。目前,这部作品已有同名的剧场版、电视动画和游戏等周边媒体产品。而《火影忍者》则是日本漫画家岸本齐史的少年漫画作品,描述在火影世界中男主角漩涡鸣人与其伙伴的经历。作品于1999年开始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于2014年11月10日发售的JumP第50号完结,共700话。因为忍者这一神秘而又奇特的职业,加上剧情节奏感十足,在日本、中国和欧美各地区广受欢迎。

这两部作品影响了许多青少年,也影响了当年的王泰。“我在高中的时候接触了《火影忍者》和《海贼王》,其中最打动我的,就是那种少年的憧憬,对梦想的追寻,在冒险的旅程里,他和伙伴一起见证友谊,爱情,梦想。”他说,“我想做中国的《火影忍者》和《海贼王》。我们的目标是,是做一个世界级的文化产品。”

《妖神记》的漫画是如《火影忍者》和《海贼王》 一般的“少年热血漫”。“《妖神记》的文字已经有130多万字,动画改编了很小的一部分,差不多十几万字,漫画差不多改编了二三十万字,未来还可以做十年以上的产品开发。”王泰对自己的这部作品有着长久的产业规划。5月9日起,由《妖神记》改编而来的动画,在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同步上线。这部动画片,王泰自己投资,自己发行,制作则由杭州本地的一家上市公司完成。而在他之前,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猫腻的《择天记》,也都已经被改编成动画。

更长远的产业链布局,正在王泰的下一步计划之中:“因为是文化产品,我们做东西的速度会比较慢,要花时间去磨,包括接下来要上线的动画、游戏,都花费了我们很大的精力和时间。这个完成之后,我们还会做动画大电影,包括影视剧之类的产品。”

在王泰看来,网络文学的最大优势在于其题材上更贴近年轻人,“年轻人必然是阅读的主流群体,这一代年轻人阅读老一辈作家的小说散文的已经不多,年轻人群体那么大,一部作品如果能够产生足够大的影响力,很快火起来的话,就会很赚钱。”他坦然说起对自己作品的商业前景的期待。或许,这也是大多数写作者的创作动力。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化产品。文化领域有高雅的作品,也有通俗的作品。通俗文学更贴近生活,更贴近大众,肯定会比高雅作品火很多。就像当年,武侠小说掀起了全民阅读,如今的网络小说也是如此。”王泰认为,一个时代造就一种文学。而网络文学借了春风,可以走出多远,还需要一个个实践者去尝试,去闯荡,去冒险,去掘金。因为新鲜,所以勇敢。因为年轻,所以闯荡。因为前途未卜,所以充满诱惑。

这条路上,先行者在收获最大的收益。从网络文学作家,到全面参与作品产业链的开发,与其他网络作家相比,王泰显然更深入更全面地参与到了时代的蓬勃发展之中。如今,有多少网络作家不再满足于单纯的写作者身份,自己进行全产业链开发?“以我的了解,网络作家中,专职写作的更多,开公司的应该不超过10个,不是很多。”他这样回答记者的疑问。

如今的“发飙的蜗牛”,还有一个官方身份是浙江省网络作协理事。今天,金字塔顶端的“大神们”已走出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成为时代的弄潮儿。而更多数量庞大的写作者们,尚被淹没在金字塔的底部,看着被时代创造出的一个个传奇,仰望云端,继续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