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

可歌可泣四烈婢:晴雯、金钏、司棋、鸳鸯

2017年04月21日10:08 来源:中国作家网 娄炳成

  《红楼梦》里有四位“烈婢”,她们分别是晴雯、金钏、司棋、鸳鸯。晴雯谢世时正值二八芳龄,其他三位的年纪不可考,大体也就在晴雯上下,都是花季年华、情窦初开、人夸人爱、鲜嫩水灵、男孩子一见就会瞳孔放大、回头率很高的上好女子。

  晴雯是宝玉的丫鬟,金钏是王夫人的丫鬟,司棋是迎春的丫鬟,鸳鸯是贾母的丫鬟,她们分别服侍着贾家的三辈人,除了她们的主子有高低之分,四位丫头相互比较,其实际地位倒是平等的;要说谁被高看低看,表面上的高低贵贱,那也是基于她们所侍奉的主子的原因,譬如,鸳鸯侍奉的是贾母,包括王熙凤一干人等见了她,也得起身问候;司棋侍奉的主子迎春软弱无能,她也就不大起眼。

  这四位丫头禀性上并不雷同,死亡的情形也不一样,但有两点是一致的。第一是都与“情”有关系,哪怕是被诬陷、被强迫的;第二是都死得很刚烈,都有着只有古代刚烈正直的士大夫才具有的“士可杀而不可辱”的凛然气节。尤其是这第二点,因为表现得非常突出,故而被后人称为“烈婢”。

  晴雯“风流灵巧招人怨”,所以“寿夭多因毁谤生”。晴雯个性要强,特立独行,嘴不饶人,对王夫人信任的丫鬟花袭人、仆人王善保家的多有得罪,尤其是她还冒犯了王夫人。王夫人有一次进园,正碰到她在那里骂小丫头,心里很看不上她那狂样子;因为她模样长得好,经常和宝玉说说笑笑,就被王夫人认定为“带坏了宝玉”,再加上王善保家的、花袭人等小人作祟,王夫人听信谗言,提审晴雯。晚上抄检大观园,一行人到了怡红院中,晴雯身上本不自在,这气非同小可,挽着头发闯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从那以后,晴雯绝食,病得“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王夫人带了李嬷嬷进大观园清人,晴雯恹恹弱息,被人从炕上拉了下来,蓬头垢面,两个女人架起来撵出贾府。

  晚间,宝玉把一切人稳住,独自偷偷出后角门去看望她,给她倒了一碗茶。晴雯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给宝玉珍藏;二人互换了贴身旧袄儿。三更时分,晴雯托梦与宝玉 。次日未正二刻,晴雯夭亡,年仅十六岁。

  晴雯是被冤枉死的,她虽然侍奉着宝玉,但与宝玉的关系很纯洁,很干净,从没有勾引过宝玉,她确实是“枉担了虚名”。说她“勾引坏了宝玉”,是王夫人对她的欲加之罪。

  同样,金钏也死得很冤枉。

  宝玉在贾母面前和宝钗互相嘲讽一番后,弄得灰头土脸,随便乱逛,正好到了王夫人上房内。王夫人在里间凉榻上睡着,宝玉上去和金钏调情。真是祸从天降,就这么一件小事,坏了一个花季少女的性命,而且责任还在宝玉身上。

  宝玉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道:“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儿不答。宝玉又道:“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讨。”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语难道也不明白?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去罢,我只守着你。”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

  很多人误以为王夫人见不得宝玉和丫鬟调情,也不见得。第二十五回写道,宝玉躺在王夫人的炕上,拉着彩霞的手和彩霞闹。彩霞吓唬宝玉:“再闹,我就嚷了。”倘若王夫人爱管这事,宝玉哪有这么大胆子。金钏本是王夫人的贴身丫头,但是不了解王夫人的性情,触了霉头,还苦苦哀求。王夫人正气急败坏,哪里肯听,“王夫人固然是个宽仁慈厚的人,从来不曾打过丫头们一下,今忽见金钏儿行此无耻之事,此乃平生最恨者,故气忿不过,打了一下,骂了几句”。虽金钏儿苦求,亦不肯收留。

  金钏万般无奈,选择了跳井自杀。出于对命运的抗争,她只有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来发泄自己对这个社会的不满和愤怒。

  如果晴雯、金钏之死,是被冤枉的话,那么,司棋的死,却又是另一种性质。

  作为贾迎春的丫头,司棋脾气刚烈,雷厉风行,与她的主子截然不同。她身材高大丰壮,与做小厮的表弟潘又安相爱。有一次在园内幽会时,被鸳鸯无意撞见。潘又安害怕鸳鸯会说出此事,吓得连家也不敢回,逃走了。司棋得知此事,又气又怕,也生了重病,幸亏鸳鸯劝解,身体才逐渐好起来。抄检大观园时,周瑞家的在她箱子里抄出一双男人的绵袜、缎鞋,一个同心如意以及潘又安给她的一封信,被撵出大观园。

  后来,潘又安到她家来探望,司棋的母亲对他又骂又打,司棋恳求妈妈成全他们,但母亲坚决不同意。司棋无法,转而百般央求迎春援救,而迎春却无动于衷,不加过问,听任司棋受辱被撵,迫使司棋愤而撞墙自尽。

  在封建社会,在封建大家族的贾府里,就连身为主子的小姐们,婚姻也是绝对不能自己做主的,何况是丧失了人身自由的丫头们。司棋“私定终身”,那是“大逆不道”,是注定要受到“惩罚”的。

  与上述三位丫鬟相比,鸳鸯的死,却又很特别。

  因为鸳鸯是伺候贾府老祖宗贾母的“首席大丫鬟”,所以,她在贾府数以百计的丫鬟当中被看作是地位最高的。贾母像她这样月银一两的丫鬟有八个,而鸳鸯位居第一。贾府的规矩非常大,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伺候长辈的仆人,晚辈见了,也要表示尊敬。鸳鸯到王熙凤屋里去的时候,凤姐和贾琏都赶紧站起来,要让座,凤姐要叫她“鸳鸯姐姐”。其实,凤姐的年龄大概要比鸳鸯大,只是为了表示对她非常客气。表面上看,鸳鸯所享受的礼遇,要高于其他的大丫鬟们。

  鸳鸯是个“家生子儿”,虽然是贾母的红人,但她自重自爱,从不以此自傲,仗势欺人,因此深得上下各色人等的好感和尊重。她长得蜂腰削肩,鸭蛋脸,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有几点雀斑。父母在南京为贾家看房子,哥哥是贾母房里的买办,嫂子是贾母房里管浆洗的头儿。贾赦看上她,非要纳她为妾,让邢夫人、鸳鸯的哥嫂来劝说她,威逼她,但她坚决不从,冷嘲热讽对她嫂子说:“难怪成日间羡慕人家的丫头做小老婆,一家子都仗着他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的眼热了,也把我送在火坑里去。我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封就了自己的舅爷;我要是不得脸,败了时,你们王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去!”她鄙视贾赦的为人,坚决拒绝给他做妾:“别说大老爷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这会子死了,他三媒六聘的娶我去做大老婆,我也不能去。”

  贾赦一听鸳鸯不肯屈从,就以断绝她的一切生路进行威胁:“我要他不来,以后谁敢收他?凭他嫁了谁家,也难出我的手心。”鸳鸯面对这样的威逼,还是毫不动摇,她当着贾母等众人的面,铰发立誓:“我这一辈子,别说是宝玉,就是宝金、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著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贾母死后,她自知逃不出贾赦等人的手掌,便悬梁自尽了,不惜用生命来坚持自己的清白。她如此蔑视主子的“赏识”,坚决反抗主子的迫害,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她虽然无法摆脱奴隶的枷锁,但她以死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和自尊,这是任何一个权势者都无法剥夺和玷污的。

  晴雯、金钏、司棋、鸳鸯这四位“烈婢”,分别以自己的死,表示了对封建强权和恶势力的控诉与抗争。她们是贾家封建大家族里的弱势群体,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但又绝不甘心任人宰割,受人侮辱,虽然反抗的程度不同,选择的死亡方式各异,但结局都是一样的。她们的命运可悲可叹;她们的精神可歌可泣。《红楼梦》对下层婢女给予了深深的悲悯,曹雪芹的这种人文情怀,是最值得我们称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