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

从邢夫人的满腹酸涩说开去

2017年04月21日10:05 来源:中国作家网 郎咸勇

林黛玉初来贾府,王熙凤彩绣辉煌,闪耀登场,她先是抹眼泪索鼻涕给黛玉,后又拍马溜须于贾母,随之就是她与王夫人姑侄二人心会神知的双簧对台戏,又是月钱的发放,又是给林妹妹裁衣服的缎子,言谈之间,尽显王夫人的大管家风范和王熙凤的少管家手腕。

而此时此刻的邢夫人呢,干嘛去了,喔,在一边站着呢,仅有唯唯诺诺、垂首肃立的份儿。

这是为什么呢,你邢夫人可是贾府之长媳,王熙凤的婆婆啊,该你指点江山、唾沫横飞才是,而王夫人位居其次,该她忐忑不安、噤若寒蝉才是啊,为什么这恪守着“忠义孝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贾府,竟然做出如此尊卑颠倒、不伦不类的事体呢?还有,为什么位居其次的贾政却居于荣禧堂,给祖宗守位,而长子贾赦却偏居一隅,住的一玲珑小院,这就给读者一个留白——想象空间。

随着小说的展开,读者豁然弄懂了,原来人家王夫人娘家哥哥,是王子腾啊,王子腾何许人也——“初任九省统制,奉旨出都查边”,一尊相当得宠的重位权臣,一位堂堂的正部级大首长啊,人家娘家腰杆硬着呢,挺着呢,这贾府有必要改改名叫王贾府才是;而邢夫人呢,乃是贾赦之续弦,且无后嗣,娘家又“相当”寒微,两个兄弟为了糊口,还时不时的到贾府来打打秋风,捡点破烂,讨口吃的,这真是先天不足又加后天失调、破船偏遇顶头风啊,你邢夫人还争什么争,快麻利利的到一边垂首肃立、唯唯诺诺去吧你。

呜呼,让人心寒啊,这正是“说什么仁义忠信贾府家,偏淌俺酸涩苦辣邢氏泪”。

于是,我们明白了,在邢夫人垂首肃立、唯唯诺诺的背后,隐藏了满腹的酸涩,而这正是作者所设置的“留白”的内容。

何为“留白”也?

所谓“留白”者,乃是国画术语也,其在书法中号称“飞白”,就是作者给读者留下的想象空间,就是文学中所追求的“言有尽而意无穷”。

“留白”艺术在诗歌中也有相当的市场,如王驾的《雨晴》,就十分典型地使用了“留白”手法。

雨晴

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

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

王驾的这首即兴小诗,描写了雨后漫步小园所见的春日景象,写的非常灵透,给人以连续铺垫、最后出彩之感,然而最后的“彩”呢,却被王驾笔端狡狯地设计到了“邻家”,于是就把“邻家”的空间也拉到了自己的诗里,从而给人以无穷的想象空间。

作者首先描写了初春景色,此时此刻,花初含苞,尚未开放;而一场绵绵细雨,荡涤了无限春意,当雨过天晴,走出户外,已全然不见那艳艳花色,于是,怅惘的诗人,遍寻小园,徒然翻遍了葳蕤叶底,也全不见花。

这里描写的对象是“花”,随后,作者则将描写对象转移到“蜂蝶”上。

是啊,一场绵绵细雨,让人为雨久困,也让蜂蝶为雨久困,当雨过天晴,天色初霁,于是,“蜂蝶”高高兴兴,翩翩起舞,它们飞到了小园之中,满以为春色满园,秀色可餐,然而小园里已徒然无花,只有树木繁翳,满地阴浓,藤葛垂垂,婆娑弄碧,于是它们怅然若失,纷纷飞过院墙,翩然而去。

于是,花事阑珊,蜂蝶怅然,诗人望着“纷纷过墙去”的蜂蝶,陡然间突发奇想,蜂蝶乃是追逐春色而去,那么,春色是不是跑到院墙那边的邻家去了,然而高墙陡立,遮当了视线,于是就给诗人,也给读者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却疑春色在邻家”一言,不仅把小园的空间扩大了,也让诗歌境界豁然顿开,于是就把“邻家”的春色,一下拉回到小园中来,这句诗似天外来文,给人以妙趣横生之感,这个王驾,真是厉害,服了。

于是,为了解读“留白”手法,笔者写了小诗《早春》

早春

早晨开门雪纷纷,远山渺茫蒙烟尘。

寒梅吐蕊看不见,暗香袭来知是春。

这首小诗以寒梅怒放于瑞雪而展示了早春也。

诗歌第一、二两句描写了如下场景,黎明时分,推门而出,但见彤云密布,狂雪飞舞;而远山苍茫,寒烟迷蒙,透过那茫茫烟尘和漫空飞雪,隐约可见远山的轮廓。

此二句也,描写了远景也,为寒梅开发布置下了典型环境,也以恶劣的环境映衬了寒梅之傲然不惧、凌寒吐蕊也。

随后,诗歌第一、二两句描写了近景,时值黎明,又加大雪纷纷,于是光线暗昧,因此寒梅吐蕊,视而不见;直到暗香阵阵,扑面袭来,方知寒梅开放,早春到来。

寒梅吐蕊,却又视而不见,又嗅到暗香阵阵,于是就必然引起人们的想象,这里使用了嗅觉描写,同时使用了“留白”手法也。

于是,就想起了王安石的《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笔者的小诗与王安石的《梅花》可有师承关系么?慧眼难欺啊。

关于“留白”手法,在《林黛玉进贾府》一章中,曹雪芹曾数次灵活使用,尤其是他对于邢夫人的描写,简直达到了唐朝司空图所言“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之高境,实在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