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是梦啊

2017年04月21日10:23 来源:中国作家网 尤祂

  【熟悉的猫】

梦的一开始,我站在一扇红色大门前,我在等待里面的人开门。梦里的我已经知道我搬家了,而这里曾经是我的住处,我回来只是想接走我的猫。这只猫叫我妈妈,它是我的宝贝。

我第二次敲门,过了很久门才开,我首先看见的是一张人脸,充满歉疚的人脸。我看见了我的猫,却没有我想象中猫咪亲昵而激动地朝我扑来的场景。它战战兢兢地躲在别处,它怯怯地看着我,它的眼里噙着泪水,它的毛发上还沾着水珠。蹲下去抱它的时候,我已经哭了,它还是没有主动向我走来,我于是抚摸它的脊背。我的手触到的几乎就是它的骨骼,它瘦了,它的瘦令我无法自控,我咬着牙没有哭出声,但我能感受到自己的伤心欲绝。我轻声唤它,把手伸给它。“别怕,宝贝,我是妈妈,妈妈来接你了,我们回家。”

它望着我,用一种充满深沉情感的眼神,然后它接受了我的拥抱。它的两只前爪搭在我的肩头,头撒娇似的依偎在我的脖颈间,眼神委屈的像个孩子。我并不知道我们曾经发生过什么故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最后来接它,但是我非常清楚它对我的重要性。没有它,我相信我是无法活下去的,一定。

我温柔地抚摸它,我感觉到它脊背处的一根骨是裂的。我突然理解了它在第一眼看见我时的怯意。那张人脸在一旁道歉,说什么没照顾好猫,说什么对不起,我没有理睬。我准备这就带走我的猫,带走我的宝贝,回我们的新家。它却伸出了一只前爪,指着一个角落,那里还有它的小箱子,装着它的小玩意:两根羽毛,一个女娃娃,和一只木蝴蝶。它又指着洗手间,那里还有它的沐浴露。我把它的毛巾也一并装进箱子。最后我抱着它在房子里走了一圈,这里还留有我的一些东西,走到假花台时,我取了其中20株假花,还用两只狗尾巴草逗我的宝贝。它笑了,脸紧紧地贴在了我脸上,我说,“宝贝,别怕,以后我们都会在一起。”

它像一个小孩子那样继续伏在我的肩上,把它毛绒绒的前爪搭在我肩上。我说,“我们以后住的地方会有大片的田野,开满各种野花,长着齐人高的野草,可以让你尽情地晒太阳,还可以捉迷藏,那里住着少而快乐的人,那里会是我们的家,你以后都不会再离开的家。”

我看见它开心地笑了,我又在它耳边说,“那里还有很多猫,还有老鼠可以被你逗着玩。”它又笑了。我抱着它,动作格外轻柔,我担心稍用力就会弄疼它,它受伤了,脊背那里的骨头已经碎裂,我一定要治好它。我对它说,“相信我,以后再也没有人打扰我们了。”然后,我拎着它的小箱子上船离开,它的一只前爪握着一根狗尾巴草。

我们坐上了不知驶向何处的木船,河面上人很少,船也少,偶尔遇见的是与我们一样迁移去别处的人,他们的船同样古老陈旧,船面上有着一道一道的裂纹。我抱着我的猫站在冷风中,我们始终注视着前方。

(梦境转化,第二场梦里的我根本不记得有第一场梦。)

  【陌生的他】

我看着他的时候并不知道我认识他,可是我们在同一张旧木桌上吃饭,喝茶。环境荒僻,露天,色调灰暗阴沉,似乎还有风,因为我捋了两次头发在耳后。

他突然说,我认识蒲公英。

我说,可我不认识你。

他笑了,说,我认识你。

我说,那又怎样。

他说,我和他是好朋友,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我十岁那年随父母去远方,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你,我并不是从他那里听说你的。

也许是那一刻没有做梦的我思考了,也许是做梦的我想起了什么,我不知怎么了,像是一瞬间知道了他和蒲公英的关系。我在梦里说,是,我知道这些。

他说,你曾经喜欢他?

我说,是,我喜欢他。

他说,那你喜欢现在的我吗?

我凝望着他的眼睛,没有回答,这时旁边有人经过,是初三二班的老同学。老同学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走了,一句话也没说。我喃喃道,我不知道,我们怎么会这样。

他说,如果我喜欢现在的你,你愿意接受现在的我吗?

我又盯着他的眼睛,最后,我看见梦里的我回答说,我愿意。

他牵着我的手站起来,将我从长条木凳上带走,我跟着他的时候什么都没有问。他边走边说,我们以后住的地方会有大片的田野,开满各种野花,长着齐人高的野草,可以让你尽情地晒太阳,还可以捉迷藏,那里住着少而快乐的人,那里会是我们的家,你以后都不会再离开的家。

★★★

其实,不管梦醒时分我如何回忆,我都不知道在梦里带我走的人是谁。然而,我知道我带走的那只猫,在我梦醒后,它首先让我想起的是某人。

我还想起来,读高二时有一场关于蒲公英的梦,我和蒲公英吃饭的地方也是这个环境:旧木桌,长条凳,露天,荒僻的环境,天色阴暗,那时还有另外一个人,是初三二班的老同学。但是,梦里带我走的他并不是蒲公英,他说的话也不是梦里蒲公英没有说出来的话。

这些也只是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