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评论

唏嘘堪伤说香菱

2017年04月20日09:49 来源:中国作家网 娄炳成

  香菱原名叫英莲,是甄士隐的独生女儿,父母视她为掌上明珠。她五岁那年,时逢元宵佳节,父亲让家仆霍启抱上她去看社火花灯。半夜时分,霍启因要小解,便将英莲放在一家门槛上坐着。待他小解完了来抱时,那有英莲的踪影?急得霍启直寻了一个通宵,到了天亮还是没有找见。那霍启也不敢回家去见主人,便逃往他乡去了。

  原来,英莲遭遇了专拐幼女的拐子,被拐走了。拐子将她养到十三岁时,她出脱成了一个小美人,“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喜”。拐子拐骗幼女,又将幼女养大,原本就是要卖钱,以此为生财之道的,便把她卖给了一个小乡宦之子,十八九岁,名叫冯渊,兑了银子,说好三日后过门。虽说英莲是被拐子卖了,但见那冯渊一表人才,而且十分喜爱她,还是挺高兴的,认为自己结了好缘,终于有了出头之日。

  谁知这拐子贪财心黑,不按规矩办事,一根骨头哄骗两条狗,又暗中把她卖给了薛蟠。薛蟠外号叫“呆霸王”,是薛姨妈的儿子,薛宝钗的哥哥。结果,冯渊与薛蟠发生了争执,互不相让,都想得到貌美如花的英莲。薛蟠仗着官宦大户人家的威势,一怒之下,打死了冯渊,做下了人命大案。冯渊家里不依,告到了应天府,官司落在了贾雨村手里。

  这贾雨村原是一个穷酸落魄的书生,是英莲的父亲甄士隐收留了他,在甄府读书,又在秋闱大考时赠送给他银两盘缠,使他如愿走上了仕途。英莲的父亲是贾雨村的大恩人,贾雨村也从门子嘴里得知,英莲是自己大恩人甄士隐的女儿。然而,贾雨村为了巴结讨好势力显赫的贾府,忘恩负义,不肯对英莲施以援手,草草结案,不仅释放了薛蟠,还将英莲判给了薛蟠,改名香菱,成了薛蟠的侍妾,使得她想嫁给冯渊的愿望化作泡影,刚出狼窝又进了虎口。就这样,香菱作为薛蟠买来的,严格地说是抢来的侍妾,走进了薛家,走进了贾府,走进了大观园,成了《红楼梦》“金陵十二钗副册”里的头号人物。

  曹雪芹写给她的判词是:“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前两句表明了她的两个名字的由来,说她的遭遇实在令人伤心;后两句是说,自从薛蟠娶了夏金桂之后,她就香消玉殒了。

  香菱的父亲甄士隐丢失了独生女儿,又遭大火烧了庄园,受到沉痛打击,看破红尘,跟随癞头僧和跛脚道人出家了。好端端的甄家,家破人亡。甄家的小荣枯,映衬了贾家的大荣枯;香菱的命运,也是对大观园群芳命运的一个暗示。

  总结香菱一生的命运,共有八个“遇”字。

  一是她遇上了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仆霍启,在热闹混乱的元宵夜,丢下她独自在大街上去上厕所,导致她被拐走;二是她遇上了一个阴险贪婪的人贩子,不但拐走她,还把她连许两家,结果发生命案,使她嫁给冯公子的愿望成了泡影;三是她遇上了一个迂腐书生冯渊,因为真心爱她,虽然买了她,却非要等良辰吉日正式迎娶,夜长梦多,结果赔了夫人又丧命;四是她遇上了一个见死不救的旧识葫芦僧,虽然知道她的不幸,却为了讨好应天府贾雨村,不肯帮她,反而只帮贾雨村出坏主意,草草了结此案;五是她遇上了一个恩将仇报的恶官贾雨村,本来是依靠她父亲的帮助才起家的,现在却为了讨好自己的新恩人贾政,故意放走杀人犯薛蟠,使她落入虎口,误了终身;六是她遇上了一个没头脑、品行很坏、不懂得怜香惜玉、更不懂得欣赏她的诗文才华的丈夫薛蟠,只顾自己“淫佚无度””,为了新欢,牺牲了她这个旧爱;七是她遇上了一个糊涂刻薄的婆婆薛姨妈,从来就不曾真正把她当作儿媳妇看待,时常抱怨她“不会过日子只会糟蹋东西,不知惜福”,总嫌她不够俭朴而不肯善待她;八是她遇上了残忍狠毒的夏金桂主仆,在她们的欺压蹂躏下,致使她“香魂返故乡”。

  香菱虽然命运多舛,却没有影响她好学上进。她拜黛玉为师,学习写诗,在黛玉教诲下,按要求借书吟读,先学王维,后学杜甫,其苦心、专心、痴迷,令人赞叹。“香菱拿了诗,回至蘅芜苑中,诸事不顾,只向灯下一首一首的读起来。宝钗连催她数次睡觉,她也不睡。”“如此茶饭无心,坐卧不定。”“只在池边树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抠土,来往的人都诧异。”“至三更以后上床卧,两眼鳏鳏,直到五更方才朦胧睡去了。”如此苦学,又经历了两次失败,最后终于成功。

  香菱的第一首诗是:“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第二首诗是:“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晴空护玉盘。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梦醒西楼人迹绝,馀容犹可隔帘看。”第三首诗为梦中所得:“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博得嫦娥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圆?”

  三首诗,渐见长进,一首比一首好了起来。虽然写得比较稚嫩,但作为一个文化不高的女孩子,初学作诗,十分难得。可见,香菱还是有一定艺术天赋的,不但是一个苦命人,还是一个苦心人,让读者不免生出许多爱怜,对她唏嘘不已。

  这里有一个疑问。学诗作诗,首要的条件应该是识字。从书上看,没有香菱如何识字的交代,而她学诗作诗,说明她是识字的。她自己说她五岁前的事浑然不记得了,即使父亲教过她识字,也识不了多少,识了也会忘掉。难道说,那个拐子为了将来拿她卖个好价钱,教她识的字吗?这种可能性或许还是有的。另一个就是,小姑子薛宝钗对她挺好,难不成是薛宝钗教她的?这种可能性极大。如此看来,香菱的确是秀外慧中,是那些丫头里的佼佼者。

  在《红楼梦》许多苦命的女子中,香菱是最为苦命的一个。可惜这么好的一个女子,偏就摊上了那么多的厄运。苍天在上,公理何在?

  香菱的命运结局,似乎与贾家的衰败没有关系。然而,一个家族败落时,哪个不是家破人亡,就连猫儿狗儿都不能幸免。贾家众多的女子们,哪个不是封建时代的殉葬品?香菱的命运,揭示了那个时代是多么的黑暗,多么的残酷无情,破坏了多少人的自由幸福,摧残了多少弱势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