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一碗肉皮酱

2017年04月21日09:51 来源:中国作家网 庄守润

我十几岁的时候,物资仍然还很匮乏。尤其是在冬季,除了秋季里储存的大白菜、土豆、萝卜,再没什么菜吃了。

有一天晚饭前,母亲说:“今天咱们做肉皮酱。”我想:肉皮还能做酱?小时候的我,虽然身体不太好,可是有一点馋。没吃过肉皮酱,但是看着母亲和哥哥 们的兴奋劲儿,也觉得一定很好吃吧。这时,只见母亲将刚刚煮过的猪肉皮端进屋里,然后,让大哥和二哥用捏子将猪皮上的毛毛择净。哥哥们一边干着活,一边说:“今天一定要吃三碗饭……”经过母亲指点,哥哥们认真地操作之后,肉皮非常干净。随后母亲又将猪肉皮放在大碗里清洗一下,切成细条,又添加了许多大葱,还有许多红辣椒、大酱。一切准备就续,母亲点上炉火开始做肉皮酱了。

炒锅通过预热,倒进一些油,然后放进猪肉皮,经过翻炒,味道出来了。这味道的确很香,阵阵香气,飘进屋里,我们闻到这么香的味道,一齐挤进厨房去看。啊,真香啊!我和哥哥们看着母亲炒的肉皮,馋的都要流出口水了。这时,只见母亲将辣椒放进炒锅里,不但味道美,颜色也美。出现的味道不只是肉皮的鲜香,感觉浓烈的辣椒味道,而且是又香又辣的味道并存,还有点呛人,呛的母亲边咳嗽边擦眼泪。经过翻炒之后,又炖了一会儿,收汤之后,母亲将它们盛在一个大碗里。我跟着母亲,随着热气腾腾又香味十足的满满一大碗肉皮酱走到了饭桌旁。

哥哥们赶紧盛上饭,围坐在饭桌前。我闻着诱人的味道,刚要去夹肉皮酱,却看到大碗里红红的辣椒,马上就止住了筷子。因为我和父亲都不喜欢吃辣的,所以只闻味道了。再看哥哥们闷着头尽管吃,好像吃饭比赛一样,一会儿的功夫一碗肉皮酱吃掉一多半。母亲看着哥哥们吃的这么香,笑呵呵地说:“别着急,慢点吃,都是你们的。”母亲的话音刚落,二哥突然停下了筷子,并看了看母亲刚才被辣椒味呛红的双眼,起身离开了饭桌,走出了房间。二哥的动作,引起母亲的注意,当看到他的饭碗里还剩下很多饭没吃完时,母亲明白了。母亲告诉我说:“你二哥是舍不得吃了,留给妈妈吃”。啊!原来是这样。

当母亲的最能懂得孩子们的心思了。是的,虽然二哥平日里言语不多,却有着牵挂父母的一颗孝心,这颗孝心在我们十几岁孩子的身上能够体现出来实属珍贵。然而,二哥却从不表现在嘴上,只是默默的表现在细微的生活之中。后来,我也注意观察二哥,只要母亲说这个菜好吃,二哥就会停下夹菜的筷子,意思就是自己少吃,更多的留给母亲吃。有一次,母亲将熬好的皮冻端上饭桌,让我们先吃,母亲去给鸡喂食。一盘皮冻眼看着被我们几个人吃光了,情急之下,二哥说给咱妈留点,于是将三块皮冻埋进母亲的饭碗里,当时,我看到二哥的脸上非常高兴。可母亲坐在饭桌前端起饭碗时,因皮冻遇热已经化掉了,可母亲虽然没看到皮冻的影子,但能够感到皮冻的味道和二哥的孝心。只听母亲说:“好,吃着了,很香的。”

母亲知道了二哥的性格和他的孝心之后,为了让二哥吃好,母亲注意着不再说哪个菜好吃了。这应该说是母爱,更是一位母亲对儿子的感恩吧!

一碗肉皮酱使我知道了二哥的孝心,也是一碗肉皮酱使我看到母亲在二哥身上感到的是知足。那个年代,每家都会有几个孩子,能吃上肉皮酱的人家,实属生活过得不错。然而,就是在这种不错的日子里,能体现出点点滴滴的关爱,这种关爱,令人感动,令人赞颂。

一碗肉皮酱,时至今日,使我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