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此情成追忆

2017年04月21日09:15 来源:中国作家网 秋水无痕

故事梗概:

李梅在等待着她的网恋情人雪里探梅。雪里探梅——王书韵,是一家夜总会的经理。他受集团副总裁汪丽君之命,来勾引李梅。他曾经也是一个有思想、有抱负、有追求的青年,和青梅竹马的女友白雪有过一段美好的爱情。为了生活,他们来到城里打工,尝遍了人间的冷酸甜苦辣。白雪被凌辱割腕自尽,王书韵悲痛欲绝,发誓要与仇人周中南势不两立。在报仇无门的情况下,他结识了“爱君娱乐中心”副总裁汪丽君,成了她的幕僚。这个女人是周中南曾经抛弃的妻子,一心想整垮周中南。周中南的集团倒闭了,他纵身从公司的楼顶一跃而下。击碎了汪丽君的复仇之梦,也让她明白了珍惜自己拥有的。她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营救丈夫……

记得有人说过,爱情是毒药;一厢情愿的爱,是慢性自杀。在那个爱的世界,尽管充满迷茫,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就一味地喜欢。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有时候明知道这种感觉是错误的,可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就像中了蛊一样,不可救药地想触摸……

江城子

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秦观

初春的某个傍晚。

夕阳渐渐西沉,空气中泛着深深的寒意,窗外高大的法桐已经孕育出新的树牙,正蠢蠢欲动地绽放着,树枝影影绰绰地投在淡紫色的窗帘上。斑斑驳驳的窗帘,随着微风轻轻地摆动着,像一个含怨欲诉的女子。

李梅叹了口气,把家俱擦拭了一遍又一遍,家俱在她的擦拭下泛着金色的亮光,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仔细、认真地做着家务。她一边做一边淌着泪,心里既矛盾又愧疚。她做梦也没想到,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晚留在这个家,不禁悲从心起。这个结果,是她不要的。结婚五年了,这是一个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时间。出现了这种状况,还能怪谁呢?回忆是温馨的,回忆又是痛苦的。

墙上挂着她和丈夫刘思明的婚纱照,一个温柔漂亮,一个英姿飒爽!当初,他俩是经过介绍才走到一起,虽然不是青梅竹马,更不是一见钟情,但是夫妻间却相敬如宾。她是有名的乖乖女,严厉的家教让她一心用在读书上。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在父母朋友的引荐下,和长她七岁的刘思明顺理成章地结婚了,那时候刘思明已任公安局侦查处处长。她也曾期待像电影里那样谈场惊心动魄的爱情,可长期形成的那种矜持沉静让追求他的男生望而却步。她虽然结婚了,但在恋爱上是只是个空白。刘思明是个典型的工作狂,一旦忙起来十几天甚至一个月都不回家。她甚至羡慕,那些同甘共苦做小买卖的夫妻。虽然累点苦点,但是一个不经意的微笑,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传递着爱和关怀。

有个孩子,也许就会好点,母亲安慰她。谈何容易?那不是单方面的,她苦笑着。说实话,她内心也盼望有个孩子,可他总是行色匆匆。作为女人,她更是羞于开口。看着那些领着孩子出入商场的夫妻,她心里就不由一阵心酸。特别是这段时间,他更是很少着家。即使有时候回来,也是行色匆匆。她从新闻上得知,最近在打黑。有个黑社会顶着严打之风活动很频繁,她不禁为他的安全担心。他告诉她不要担心,等把这犯罪集团绳之以法,他就请上一段时间的假陪她。她苦笑着,为什么简简单单的事情在他那儿却那么难?一天到晚形单影只。下班后,她更是怕回家,害怕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她不要,她还年轻。她是女人啊,是一个感情丰富的女人,她需要人疼,需要人宠,需要人爱,需要人关怀。

一次偶然,她邂逅了一个叫辛颖的女同学。她比她好不到哪儿去,嫁给了一个军人,那个军人一年只回来两次。同样的境况,让她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辛颖是一个衣着时尚,思想前卫的女人。她身材窈窕,一头头发被染成浅黄的波浪披在肩上。象牙般的肤色,一双大眼睛充满了诱惑和挑逗。她才不在乎丈夫回来还是不回来,反正她的生活从来不寂寞。她喜欢和男人打情俏骂,喜欢跳舞,喜欢被男人追捧,喜欢异性为她献殷勤,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最近她又恋上了网络,据说她那个网友是个高富帅,而且对她很痴情,男人所有的优势他都有。她已经完全被他迷住了,拿着手机,时常发呆,时常傻笑,时常心不在焉,时常恍恍惚惚。这也许就是恋爱中的女人,李梅想。

关于网恋李梅也有所耳闻,她劝辛颖不要陷得太深。辛颖却有她的一套人生哲理,她说:“人生苦短,不要太认真,和谁过都是一生,何必把自己搞得苦兮兮的,像个深闺怨妇。杜秋娘不是写过一首金缕衣?‘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须惜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何况,现在我们都已经奔三了,再不爱就成了老太婆了,那时候想爱都没人要了。要不,你也申请个QQ号?现在流行见网友,而且,那也不需要像生活中的情人,一个必须对一个负责任。喜欢了留个电话,爱上了就继续交往,不喜欢随便聊聊,谁知道谁是谁啊。与时俱进嘛,不要把自己封闭的严严实实。”

辛颖一席话让她心动了,瓦解了她心里的防线,她开始在镜子里审视自己。可以说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齐耳的秀发,白皙的面孔,弯弯的眉毛下,一双顾盼生情的眼睛,娇小玲珑的身材。人生苦短,何必深闺幽怜?

当晚,李梅就申请了QQ号。由于名字中含“梅”字,又加上自己特别喜欢梅花,就起了一个寒梅傲雪的网名,并按照辛颖的意思发了自己的近照,在资料的一栏里隐瞒了自己的婚史。当她再一次打开网络,发现闯进了一百多个网友,里面不乏泛泛之辈、轻薄之徒,当然也有谦谦君子。其中一个叫雪里探梅的网友就吸引了她,也许名字里都含有“梅”字的缘故吧,她也就对他特别上心。就在她好奇的时候,电脑里闪现了雪里探梅的问候。她心里一阵喜悦,点了一个友好的图标。雪里探梅也示意了一个友好的图标,他不像其他网友那样轻狂,一上来就问你好,或者就是我想你、爱你之类令人生厌的话语。

“嗨,寒梅,这么晚了还在枝头摇曳?”这句不经意的问候,说到了她的心坎。

她沉默了许久,苦涩地一笑,打上了,“我是寒梅嘛,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那边又打上了,“对不起,让你伤心了。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嗨!我是雪里探梅。冬天已经过去,春天马上到来了。梅是春天的使者。你好美,笑的时候一定更美,期待你灿烂的笑容,开心快乐每一天哦!”

李梅不由一笑,打了一个微笑的图标:“你怎么也没睡啊?”

那边又俏皮地打上:“我的寒梅还在枝头摇曳,我怎么能睡?(一个难过的图标闪了出来)不要烦恼,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又出现了一枝玫瑰的图标)

虽然是虚拟的,但在李梅心里却是暖暖的,一个多情的男子,一次奇妙的邂逅!

她又打上,“谢谢你的关心,明天还要工作,我要下了。”

那边又俏皮地打上,“好滴,记着一定要快乐,我在看着你哦。”

李梅又打了一个ok和笑脸的图标。

网络真好,真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啊!

这天夜晚,李梅不再感到寂寞和孤独,心里充满了甜蜜和憧憬。一个神秘的男人,就这样闯进了她的生活。生活不再是枯燥无味,而是充满了期待和新奇。她除了上课外,就整天坐在电脑前,等待着他的出现,向她倾诉。如果烦恼的时候,她就更加迫切地希望和他聊天。而那个时候,雪里探梅就不失时机地出现在显示屏上。

“亲爱的梅,今天过得还好吧?不要责怪你丈夫,你要知道一个男人在外打拼是很不容易的,不可能面面俱到。他有时候忽略了你,并不是心里没有你,也并不是不爱你,也不是不在乎你,那是对你的信任,你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女人,我想你会明白这一点。”

李梅噙着泪,倍感委屈地打道,“因为信任就可以置之不管?我是女人,一个需要男人呵护,需要男人疼爱的女人,我是一个有感情的女人啊,你知道一个女人整天面对孤独寂寞是什么滋味?”她再也忍不住了,伏在桌上呜呜地哭了。

显示屏上马上出现了:“你怎么了,梅,你是不是哭了?不好意思触及到你的伤痛。去,洗把脸,期待你灿烂的笑容!”

这种感觉,是她和丈夫刘思明从来没有过的。她就像一个热恋的少女,恋上了网络,确切地说,应该是恋上了雪里探梅。虽然没有见过他,但是他的温柔与体贴,渊博的知识,风趣不凡的谈吐,让她着迷。更重要的是,他那样懂她,字字都击中了她要害,摧毁了她的神经,就在她快要崩溃的时候,又及时的送上一两句调侃的话。这在她二十六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过的。她为他痴,为他狂,就像中了蛊,不可救药地迷上了他。

“怎么办,怎么办啊?我完了!”她痛苦地叫道。那种无助,那种茫然,就像行走在无边的黑暗里,怎么走也走不出去。苦闷、彷徨、焦灼和无奈,痛苦地撕扯着她,折磨着她的神经,让她不能有片刻的安宁。我这究竟是在干什么啊?李梅啊,什么是无耻,什么是放荡,这就是无耻,这就是放荡,你和淫妇有什么区别啊,你是有丈夫的人啊!而且你的丈夫又是那么的优秀。什么是堕落,这就是堕落。她觉得自己像掉进了一个黑暗的深渊,在感情的漩涡苦苦挣扎,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自己往向下拖,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那股激流吞噬。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网恋啊,一种对未来不知所措的担忧让她无所适从。漆黑的夜里,她睁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虽然明明知道自己和雪里探梅的感情是没有结局的,就像两条平行线,但就是控住不住自己,那种绝望痛苦的纠结折磨着她。就像一个吸毒的人,也知道毒品的种种危害,却仍然管不住自己对毒品强烈的渴望一样。这些天里,她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而上网聊天却成了她生活的主流。雪里探梅主宰了她全部思想,牵动着她的喜怒哀乐。就像浪花碰撞击在岩石上,顿时粉身碎骨、灰飞烟灭。她一面在痛苦地自责着难以言表的愧疚,一面又在热烈地渴望着难以名状的激情,矛盾和痛苦不断地纠结着她,撕扯着她。她有时候静下心来,觉得自己很可笑。怎么就会爱上一个未曾见面的男子,就凭他对自己言不由衷地赞美,或者是他不同凡响的才华?她不知道,也解释不清。其实,当一个人身陷此境,时,又有谁能解释得清楚?

爱本身就是迷茫的,是一种感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也许就是错误的。尽管如此,可是一旦陷入,就难以自拔,只能跟着感觉走。在那个世界,你可能把对方想象得很美好、很完美,喜欢和他在一起,喜欢捕捉他的气息。他笑你笑,他哭你哭,他痛苦你痛苦。他出现,你就兴奋,所有的矜持和抵御措施全都瓦解,哪怕是上刀山、下地狱。她抹了抹脸上冰凉的泪水,嘴上挂了一个无奈凄婉的笑容

刘思明回来了。她尽量装出一副很亲热的样子,尽量不让那种勉强、应付的感觉流露出来。对于她伪装后那种过分的热情以及欢愉,刘思明并不是没有觉察。他疑惑地看着李梅,眼里充满歉意,“白雪,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等这段时间过后,咱们出去旅游。我知道我不好,冷落了你。到时候,咱们再生个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李梅轻轻地摇了摇头,困惑地看着刘思明。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梅梅,都是我不好。以后,我尽量抽时间陪你,”他把她紧紧地揽在怀里。

他的关心更让她无地自容,她心怀愧疚地说:“你不要担心,你不要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你不值得啊……思明,如果你闷了,可以找网友聊聊啊……”她语无伦次,神经质地抓住周中南。如果真的他能在网络里找到知音,她的心里会好受点,平衡些,也许会减轻点内疚和痛苦。

刘思明审视着她:“李梅,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是不是经常上网?我虽然不上网,但是我很清醒、很明白,网络要会玩。它跟现实生活有很大的区别,那边虽然是真人,但是你看不清。每个人都会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女的善解人意,男的款款深情。流浪汉变成公务员,打工仔变成老总。当然也有真诚的,但是很难分清,鱼目混杂,复杂得很。上当受骗的人层出不穷。不要把感情寄托在那里,到头来受伤的只能是自己。说穿了,网络就是一个陷阱,玩的是一种文字游戏。如果想用真情换此生,只能是处处受伤,时时迷茫,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有的还家破人亡。梅梅,你道行太浅,小心上当呀!”

她擦了擦眼泪,莞尔一笑,“那你也不是整天沉迷其中……”

“你怎么了?吃醋了!我的小妻子,我那是为了工作啊。”

刘思明一笑,所有的疑虑顿时都释然了。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刘思明看了看号码,皱了皱眉头,是局里又在催他呢。他愧疚地吻了吻李梅,“对不起,梅梅,我得走了。最近有个黑社会活动很猖獗,到处打点找关系,那个头目的老婆扬言要用钱砸开监狱大门,不惜一切代价营救她的丈夫。现在是关键时候,我不能陪你了,你再睡一会儿吧。”

她擦了擦眼泪,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喃喃着,“那里面真的有那么复杂?”

说完,关上了门。

又是工作,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思明啊,不要把我一个人扔下,我不是机械,感情也不是自来水,你什么时候想要就能给的,你只知道工作,为什么就不顾及我的情感?泪水冲湿了枕巾,此前曾经产生的愧疚,转瞬间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怨恨。

刘思明走了,把寂寞和长夜推给了她。外面下起了雨,淅沥沥的春雨,更添了一段莫名的愁苦和异样的凄冷。

她再也睡不着了,想起了雪里探梅,心里顿时温暖了许多。至于,会不会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她已经顾不上了。于是,爬了起来,打开电脑。是他,他还在!她一阵狂喜。

原来他一直在等她,她不由心中一热。那熟悉的图标,一下跃入眼帘。这时,她下意识地把手指按在了键盘上。

就在她给他发通话请求的时候,他的已经发了过来,“怎么还没有睡啊?”

她鼻子一酸,不争气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屏幕里,他长长的叹息着,“是不是他又走了?”

这句话触及了她的内心,她再也止不住了,又一次伏在电脑桌上哭了起来。

“不要这样,梅,都是我不好。”

好大一会儿,她才从痛苦中挣扎出来。她吸了吸鼻子,打道,“那不关你的事。亲,你知道吗?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是正真的我,一个渴望爱的女人,你不要笑哦。”

“我怎么会笑呢?那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我珍惜都来不及。”那边打到。

“是不是在安慰我?”她苦笑着。

“我说的是真的。能娶上你,是他的幸运。别让人生决定你的心情,要让心情主宰你的人生。擦把脸。梅,你真美,好想看到你那美丽温柔的笑容。说一句你不生气的话,你长得很像我初恋的女友。”

“怎么,像你的女友?”她诧异道。

“我说的是真的,那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

她QQ的图标是用她最美的照片。照片上,她头发慵懒地披在肩上,齐眉的秀发,一张白白净净的脸上,一双温柔纯净的眼睛。

“那时候,我们在读高中。我家里很穷,父亲去世得早,我是母亲活着唯一的希望,她把出人头地的梦想寄托给我。我也很争气,各门功课都是优等。就在高中那些年,我遇见了我青梅竹马的女孩。那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女生,白白净净的脸上,一对清秀的眉毛,一双略带忧愁的大眼睛,一副文文弱弱的样子。我也知道那个时候,不能谈恋爱,可是就是不可救药地真爱上了。我常常对着她发呆,学习成绩也跟着下降。班主任和我母亲找我谈话,特别是我母亲对着我父亲的遗像,常常抹眼淌泪,苦苦哀求要我和她断了。就这样,我放弃了那段感情。她不久也订婚了,我也如愿考上大学。今生,我以为我们就这样擦肩无缘了。没想到家庭的变故,又让我们走到一起,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你不知道日子虽然辛苦和清贫,但是一回来就能看见她,我心里就充盈了幸福和喜悦。我们租了一间很小的房间,她把里面布置得很温馨,而且她还能做得一手好菜……”是的,那永远是一个段令人心驰神往的生活。

那边停顿了,雪里探梅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之中。

也难怪,记得有人说过:人生最快乐的的是两件事情,一是义无返顾的爱情,说爱就爱;二是义无返顾的旅行,说走就走。

李梅眼里含着泪,一种羡慕之情油然而生,她打道,“我真羡慕,你们那种超脱世俗的举动。在现实生活中,能做到这点的人很少,那需要一定的勇气和毅力。你和女友的叛逆,不顾一切,追求真爱的行为让我敬佩。我祝福你们!”

一阵很长时间的沉默后,又黯然地打上,“可是,我们居住的这个世界上真正让人钟情倾心的爱情和幸福却往往是短暂的。时间很晚了,亲爱的,你睡吧”。

雪里探梅打上这几个字后,匆匆地下线了。

他和女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雪里探梅为什么要那样说?时间已是凌晨三点了,距天明还有一段时间。她希望雪里探梅能再次出现,好半天,那边却没有任何动静。等来的只是几个狂蜂浪蝶,不是要手机号码就是要求视频。看来他再也不会上线了,和那些人聊,只会让人生厌,李梅索然无味地关闭了电脑。

雪里探梅,那他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一连几天他都没有上线,就像蒸发了一样,突然没有了踪影。他究竟干什么去了?李梅满脑子都是雪里探梅。一种怅然所失的愁绪,塞满了她的心。

“你在哪儿?我也不知道你和女友后来发生了什么,不过我希望你过得快乐,希望你以后的岁月安稳静好。你是一个好男人,没有理由让你不幸福。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我能感觉得到。一个可以为爱付出一切的男人,是让人敬佩的。在我的世界里,我没见过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是你让我坚信着世界上还有爱情,没有比爱情更纯粹更美好更令人神往!请接受我的祝福,寒梅傲雪!”

她给他的QQ留了言。

这一夜,风雨不住地拍打着窗棂。

电脑的荧光,让这间狭小的出租屋奇异幽冷。雪里探梅正坐在电脑前,紧紧地盯着显示屏。只有这儿,才是他灵魂的归宿,是他疲惫困顿栖息的驿站,才能使那颗愤世疾俗的心灵得到安抚和宁静。此刻,他那忧伤深邃、忧郁的眼睛,显得是那样慌乱和苦楚。

他呆呆地望着QQ图标上李梅的照片,喃喃着,“雪儿,这是你么?”

他心里充满了迷茫和忧伤。造化真的捉弄人,为什么,为什么,这世上竟有这么相似的人?李梅的出现,打乱了所有的计划,他的内心正在经历着一场狂风暴雨。

一个好男人?没有理由不幸福!看着电脑里李梅的留言,雪里探梅苦笑着。夹在手指间的香烟燃到了他的手指,也刺痛了他的神经,他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如果说是好男人,那么那个曾经的好男人,已经随着女友白雪的去世烟消云散。现在剩下的,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躯壳。他——王书韵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曾经带给他幸福、甜蜜、温馨,回忆起来就像冬日里的阳光一样,温暖他一生的女子——白雪。

“雪儿,”他痛苦地闭上眼睛,再一次喃喃叫着,泪水顺着他冰凉的脸颊流了下来。往事就像巨浪一样,劈天盖地的向他袭来……

赵华:笔名秋水无痕,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国内报刊、杂志发表作品百万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