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将军回故乡

2017年04月21日09:12 来源:中国作家网 李恩云

  将军在大儿子的搀扶下,走下火车。

  他两脚站定,抬头眯着两眼看前面的景致。唉,基本还是老样子:山,依旧还是光秃秃的;这永定河水呢,也比他少年离家时小了许多,也浅了许多…….将军是打十四岁从这里走出去的,跟着八路军走南闯北,为百姓打天下,屡立战功。

  可这样一晃,就是六十年啊!

  将军在南方的一个城市里,娶妻生子安了家。他离休后,又弃戍从文,撰写人生回忆录,也写他在故乡儿时的趣事,现在他已经是中国作家协会的一名武职会员了。

  但,将军出去这么多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自己的故乡,那是掩埋他衣胞的地方。

  十年前,将军曾回来过一回。那次,他心里念着小村的乡亲,带回了许多南方物产,然后是一家一家地送给乡亲品尝。将军仍习惯于两腿一盘坐在火炕上,与人聊家常。 他出去这么多年乡音仍未改,这样他与乡亲的距离,并没有因此而拉远。

  将军那次回来,见老家的乡亲依然贫苦,吃的仍是河底渗的水,他便四处打听,咱这里就不能打出甜水井么?答曰:经勘探,能打出甜水井。将军很高兴,一次拿出八万元,说:“打吧!我也出点儿力……”这次回来之前,将军便打听到,老家人已吃上了甜井水,心里颇感欣慰。

  十年后的今天,将军便想趁着自己的身体还能做主,决定再回故乡来看看。

  下了火车,小村里本有来接站的车,一个人花两块钱就能很快到家的,可将军却没有坐。他执意要步行走那八里石子路,就是想多看一眼故乡的山啊岭的,大儿子只有随着父亲。

  “爸,您走累了吧?要不,咱们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歇会儿?”看的出,大儿子已是气喘吁吁,他望着走在前面的父亲,建议道。

  “我不累!”将军停住脚步,偏过脸说:“怎么,你冒汗啦?……这条路,我以前可没少走。哪地儿宽,哪地儿窄,我心里都清楚得很。记得三八年的秋天,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接到上级命令,让夜间去端这个火车站旁的一个炮楼。这八里石子路,我们部队的一个排只跑了不足二十分钟……”

  将军因回到日思夜想的故乡,兴致正高,他边大步地往前走,边给儿子讲着。

  将军的父母都早已作古,老家只有一个侄子,也是六十多岁的人啦,将军便落脚在侄子家里。

  第二天吃过早饭,将军先去老宅子看了看。房子都在,只是已显出破败的样子。

  接着,将军又在侄子的陪伴下,去到父母的坟头上祭拜。

  将军睹物思人,心中不由感慨万千……他十四岁离家,是偷着跑出去找的八路军。那个大个儿连长在问过他,得知是其父母同意(将军是头一次说了谎话),便让将军作了他的通讯员。以后,将军就跟着大个儿连长干,先后当了班长、排长……唉,只可惜那大个儿连长,在将军作了排长后不久,就在一次战斗中,牺牲在了营长的岗位上……

  将军离开父母的坟头,一行人回到村口。

  将军在与几个出来进去的乡亲打过招呼后,猛然看见路旁一堆沙土旁,有几个十来岁的孩子正在玩耍。将军心想:今天不是星期天呀!这些孩子怎么没去上学呢?将军便走到近沙堆前,俯下身,和蔼可亲地问一个男孩儿:

  “今个儿,你们咋没去上学呀?”

  那男孩儿不吱声,他不认识地看着面前这位白发的老爷爷。

  “老爷爷,我们教室的墙塌啦……”旁边,另一个矮一点的孩子开口回答。

  “所以,你们就上不了课啦,是吗?”将军又问道。

  “是。”

  “……”将军直起身来,两眼不由地望着远方,陷入了沉思: 这些孩子,将来可都是故乡的栋梁,不上学怎么行呢?

  将军自从上次回来,夜里躺在炕上,就听侄子告诉过他:由于家乡贫穷,国家不是不重视老区群众的生活,可给了钱后,都让那些求钱心切的村干部给私吞了。听说,将军十年前回来给的那八万元打井钱,他们还私扣了一万多呢!将军这时不由地叹了口气,说:“天底下,哪儿都有这种人啊……”

  将军终归是将军!他出生入死都不怕,还怕某些人不成?他便亲自找到书记和村长家里,又当场拍出两万元,并语重心长地说:“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百姓!修学校教室这钱我出啦,但必须要把教室修得结实!我下次回来还要检查呢。”

  “是,是!”书记、村长直点头答应。

  将军从故乡回去后不久,就因患不治之症而离开了人世。

  至于他捐款修故乡教室的事,是否已经办妥?将军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