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矮小孩

2017年04月20日08:44 来源:中国作家网 王良勇

有一对夫妇,四十多岁了,仍然还没有孩子,为此夫妇既感到有些遗憾,又感觉到过得很幸福,但是上天仿佛给他们开了一个玩笑似的,那个女人不久却意外怀上了孩子,丈夫听到医院诊断女人怀孕的消息非常欣喜,女人听到那个消息却有些不好意思,她似乎觉得四十多岁的女人就不该怀孕,她似乎觉得怀孕对她来说是一种羞耻。

那个孩子是个怪胎,四十岁的老女人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自己会生那么小的一个孩子,那个孩子生下来只有手掌般一样的老鼠那么大,老女人并不瘦啊,老女人的丈夫也不瘦啊,为什么他们生得孩子却那么小呢?当医生把孩子抱到老女人跟前,老女人直摆手,她不想要那么大的孩子,她说那个怪胎不是她的,她不管他是不是她的孩子都要医生将他拿开。

但是老女人的丈夫毕竟不忍心,更何况那个孩子还是亲骨肉呢?或许老女人的丈夫想,孩子也许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也许抱回家多给孩子吃些好东西就会长大的了,那个家庭有了那个小生命后,惹来了一系列非议,许多人更多的是嘲笑那个小得奇特的孩子吧。

那个小孩子的事很快传遍了周围,许多人有来看笑话的,有来证实传言是否是真的,还有一个奇怪的艺术团团长,他想买下小男孩,老女人当然乐意,但是她的丈夫不同意,她丈夫清楚那个艺术团团长的想法,那个艺术团团长是想以奇特的小男孩为看点赚更多的钱。

尽管忍受着那么些流言蜚语,日子还是过去了,小男孩渐渐地长大,是小男孩的年龄长大了,而小男孩其实没怎么长大,小男孩十多岁了,但是他只有二十厘米左右,小男孩的头特别大,说话的声音有些怪,像一只松鼠似的。

随着老女人和她丈夫渐渐地老去,他们的生活变得非常的艰难,他们的房子是换了一次又一次,最后落得只有租借最便宜的房子住了,老女人抱怨社会的不公,她最痛心的还是上天为何要送给她那样一个令人可笑的孩子,她实在很讨厌自己那个孩子。

老女人的丈夫却不以为然,他反而觉得开心,他很高兴有那么一个孩子,他也不在乎闲言碎语,他认为他有那么一个孩子是上天对他的恩赐。

小男孩并不能帮助老女人做些什么事。叫小男孩帮忙拿一个拖鞋都会让小男孩感觉很累很累,老女人唯一值得庆幸地是小男孩替她抠背方便,小男孩并不埋怨他的母亲,他或许认为他能来到这个世界都是很幸运的了。

一天, 老女人从菜市场买菜回来,她和她丈夫议论起街上的乞丐,她告诉丈夫说会不会他们很快就要沦落到乞讨了,也不知怎地,老女人一下子就将问题扯到小男孩身上去了。

“亲爱的,你说要是让我们那个小不点的孩子去讨钱,说不定会讨到一些哩。”老女人说这些话像带几分玩笑,又像带几分真诚。

“你别痴心妄想!那样一个孩子去掏钱,你也不怕让人笑话,那是咱们的亲骨肉啊!”她丈夫很严厉地批评了她。

老女人像突然受到什么委屈似的,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小冬瓜(指那个小男孩)让我们受尽了委屈折磨,多少年来我一直忍着,眼泪也不知流了多少回,但是我只是说说而已,值得你那样对我大呼小叫吗?你要是嫌弃我这个坏婆娘(暗指她不生孩子倒好,一生孩子却生出那样一个怪胎),为何当初不和我离婚?”

老女人生下小男孩都有十多年了。

“我哪里是嫌弃你,我是想你怎么能那样想,你实在对不起我们的孩子啊,亲爱的,不要哭泣了,喔喔。”她丈夫笑着安慰她,并且走过去擦掉了她眼角的眼泪。

两老夫妻说的话被小男孩听到了,小男孩不知道乞讨是什么,因为多年来老夫妻从来没有带小男孩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小男孩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父母,所以他想出去给父母挣钱,他打算去乞讨,他悄悄溜出了屋,很轻松地到了一个大街上。

小男孩一被人看见,不是让人感觉到害怕,就是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因为那样小的一个男孩还从来没被人们见过呢,许多人想扑捉到小男孩,但是小男孩身手矫捷,没有被人抓住。

小男孩误打误撞地走到了一个瞎子乞丐面前,小男孩见那个瞎子乞丐对他没有戒心,他倒很坦然地问瞎子乞丐问题了。

“你说怎么乞讨?”小男孩用他那松鼠般的叫声问瞎子乞丐,瞎子乞丐转动了一下头,好像听懂了小男孩的意思,只哈哈大笑起来。

“你快告诉我怎么乞讨啊!”小男孩有些着急,走过去摇那个瞎子乞丐的身子,可是他的力气还不如瞎子乞丐那双爬满皱纹又青筋暴突的手有力气呢。瞎子乞丐耳朵听力很好,一把就将小男孩抓住了,小男孩吱吱地叫,是他太大意了,没有防备,又加上没料到那个瞎子乞丐有 那么敏捷的反应能力。

“呵呵,原来是个小子啊,乞讨就是我这样的,跪在地下等,瞎子乞丐一把将小男孩按在了地下,很久他才放开了手,小男孩趁机逃出掌心。

小男孩不动声色地蹲在瞎子乞丐的旁边,他不仅警示着行人,还警示着身旁那位瞎子乞丐,他想给父母乞讨一些钱,他心里感觉有些愧疚,有些对不起父母。

一个银元落在了瞎子乞丐的碗里,当当响,很久之后还有余音在碗里回荡。

“给我瞎老头子面包吧,我要钱没用。”瞎子乞丐回敬那个扔钱的人,那个扔钱的人似乎感觉好心做了错事,但他终于还是走了,那一个银元在碗里白得那么刺眼,那一银元最让小男孩心动,他蹑手蹑脚地过去想要拿碗里的钱。

当小男孩跳进碗边拿钱时,却被老头子抓住了,老头子将小男孩压在碗里,这让小男孩很闷,他把一只破碗撞得很响,很久之后老头子一阵欢笑过后才放小男孩出来。

“不是你的,你偏要想得,所以我要惩罚你一下。”老头子笑着说,在他的意识里,根本就不知道小男孩的模样大小有什么不对了,这也许就是他瞎眼后的悲哀吧。

小男孩收获了一个银元,他很开心地跳回家了,他把钱交给了他母亲,老女人问他是怎么得到的,他说乞讨得来的,老女人很开心,要他第二天又去乞讨,老女人的丈夫不会知道这件事,因为老女人说这是母子间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了,包括他爹。

小男孩第一次受到母亲那样的表扬,他感觉到那是一种幸福,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流下了欣喜的眼泪,他感觉自己终于讨得母亲喜欢了。

第二天小男孩出去乞讨了,讨了两个银元回来,他母亲更加高兴,他没有告诉母亲有一个落网将他捆住了,他几乎出不来,幸好他用牙齿咬破了落网,他总算有惊无险。

第三天小男孩讨得更多的钱,尽管他遭受了别人的弹弓,腿上负伤了,他隐藏得很好,并没有把血迹让母亲看出,他的父亲也看不出。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小男孩改变了家里的生活,他母亲穿上了貂皮大衣,他的父亲也吃上了香烟,小男孩并没有告诉他父母他遇到的危险和委屈,他看到父母能过得很好他就快乐,晚上,他将那些委屈全部咽进了肚子。

渐渐地人们看厌了小男孩,觉得那样一个怪物存在都习以为常时,小男孩讨到的钱越来越少,他建议母亲换个地方住,他母亲同意了,他又讨得了更多的钱。

某天搬家,小男孩看到了父母的辛苦,可是他能做些什么呢?不能!他仅仅能依靠自己的怪物模样讨得一些钱而已,他搬动一个椅子都不可能。

彻底结束小男孩乞讨的日子还是那次路过马路,小男孩的母亲和父亲出去逛街,小男孩不敢一起去,他仅仅只能躲着跟着父母走而已。

当小男孩的父母穿着好看的衣服路过马路时,马路上却引起了一阵骚动,原来是许多行人都发现了小男孩,许多人狂笑,惊叫,叫那个可怜的家伙“矮小人”

小男孩很后悔,他觉得自己不该暗中跟来,他四处乱跑。要是妈妈听到了那些难听的话,听到那些流言蜚语,看到那些狂笑的魔鬼般的脸一定会尴尬的,说不定妈妈会感觉到那是对她的一种羞辱!

老女人看到了那一切,看到了自己孩子受到那一切的委屈,看到那一群人围攻着自己的孩子,听到那一群人们的嘲笑和讽刺,听到了小男孩惊叫惨烈的声音。她的眼泪齐刷刷流下来了,那是怎么也掩饰不了一种强大的母爱,她的小冬瓜为了她竟然忍受着那样一种耻辱。

她叫她的小冬瓜,她叫她的小冬瓜来她这边,她骂那一群围攻小男孩的人,可是小冬瓜还是没有扑进她的怀里,那一群人似乎也不理会她。

老女人的丈夫始终没有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只是老女人突然对自己的孩子很好了他感觉很意外,虽然以后他们的生活过得不算好,但是一家人却过得其乐融融。

题材来源于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