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阅读>>新书推荐>>L

《零度诱惑》

2017年04月20日08:00 来源:中国作家网 

《零度诱惑》

著者:汪明明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孟凡礼

书号:ISBN 978-7-5495-8916-6

出版时间:2017.3

定价:38.00元

装帧:平装

开本:32

尺寸:145mm * 210mm * 19mm

纸张:80g书纸

字数:233千

页数:344页

作品看点

★这是一部颇有创意的小说,也是一部非常有特色、有时代气息的小说。作者把哲学思维与自己的感悟融为一体,获得对社会、人生、历史的新视点。

★本书作者是一位极具先锋意味的年轻时尚都市写作者,语言富有先锋、实验、惊艳等特色,出于意外,归于理中。

★作者对周边世界的冷眼旁观,深入细致地关注,对时代的症候洞若观火。

名人和媒体推荐

这是一部叙事狂欢的作品,努力寻找小说的新状态。貌似不按规矩“出牌”,但其作品的根系深植在作者的经验、对生活的判断,乃至自身本真的生活体认。

——王干(著名文学评论家,《小说选刊》副主编)

在欲望沉浮的消费社会,当肉体成为可贩卖的商品,诱惑之轻注定要在现实之重中归零。有关灵与肉的哲思,在诗意的叙述中直面人性,拷问灵魂,铸就了一部中国版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许钧(著名翻译家,南京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

这是一部颇有创意的小说。她把哲学思维与自己的感悟融为一体,获得对社会、人生、历史的新视点。从情欲哲学探寻现代世界人类情感的新变,犹具独特敏感。

——骆冬青(著名文学评论家,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

这是一本通晓当代哲学的哲学小说,不敢相信出自中国女作家之手。论对堕落人物的描绘与诠释,有一份纳博科夫的调子;论对小资生活的追踪与揭秘,则令人想起一份萨冈。

——黄梵(著名作家,长篇小说《第十一诫》作者)

我很喜欢这种写法,让我想起读《了不起的盖茨比》和黑塞小说时的那种体验。最重要的是,写法上的独特性,有布莱希特戏剧的离间效果。

——刘青文(德国文学研究专家)

作者介绍

汪明明,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从事过电视主持、报刊记者、活动策划等职业,曾任杂志主编,并开办过广告公司,在南京时尚广告界具一定知名度。自幼喜写作,小学期间已创作长篇小说,被人误以为高中生之作。后坚持创作,曾在报刊杂志发表作品若干。作者经过多年的潜心创作,撰写了长篇小说《零度诱惑》。另外,还有一部长篇和两部中篇即将问世。

内容简介

这部长篇小说,发表于《钟山》,讲述的是一个“媒介眼球效应”导致人性异化的故事。小说女主人公尤嘉霓曾经不谙世事、单纯美丽,然而,现代媒介所打造的不容撼动的价值观,彻底改造了她。她在欲望与诱惑的追逐下,一步步走向堕落,以等价交换的方式出卖肉体和灵魂,将自己转化成性诱惑的一个具象符码,最终应验了让•鲍德里亚那句名言:如果我们以诱惑为生,我们将因蛊惑而死。

目录

解码器…………001

第一部…………005

锁孔里的秘密…………007

美色不能流亡到民间…………025

镜中的夏娃…………051

庄重背景下的肉色诱惑…………069

第二部…………089

提前进入假想丛林…………091

幸福碧空里的小黑点…………117

坠落之后没有安全网…………147

旁观者和主角…………165

第三部…………173

虚假的欢乐萌芽…………175

我是我自己的魔鬼…………233

诱惑在其狂欢中消失…………275

名家书评

寻找小说的新状态——明明的小说《零度诱惑》读后

王 干

读完《零度诱惑》,觉得它的作者明明不符合传统小说的规范,但同时觉得明明是敏锐于当下生活现象捕捉、知识渊博的,而更重要的是,明明富于叙事的热情。这部小说留给笔者的第一个感受是波澜不停,叙事新奇。虽然看不出作者写作技巧的特殊背景,或者说是不大在乎小说写作的规矩,而小说内容写的也是时代生活中最新的世情乱象,人性中最古老的幽谷险壑——从形式到内容,都给人“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如果以经典写作的范式对应这部小说,那么它无疑是一部“芜杂”的新人新作。假如把考量的重点放在它能否畅销上,我的认识,这极有可能会是一部畅销小说——因而,我愿意撰文把它推荐给大家。

这是一部叙事狂欢的作品,努力寻找小说的新状态。貌似不按规矩“出牌”,但其作品的根系深植在作者的经验、对生活的判断,乃至自身本真的生活体认。细细思虑,似乎“乱”和“芜杂”中还是有可归纳而出的“治”。我把《零度诱惑》的结构,视为“丛林结构”,丛林结构由若干树状结构构成。小说内的故事是断断续续的,一个故事被解构为若干片段,作者不断回放、闪断故事片段,也在故事中插入、回叙其他的故事。与这些故事碎片对应的是,小说存在大量的分析和阐释。故事如土壤上的浓密枝干、繁茂的叶片,阐释的部分则成为向下生长的纵横的根脉。这种树形结构已经使小说变得“乱”和“芜杂”,由若干树形结构组成的丛林结构,则更加“乱”,也更加“芜杂”。这部小说其实还可以用另一个书名:《乱》。“乱”后,读者其实也还是可以读出“治”的。

读这样的小说,会给你带来新鲜的阅读体验:你能感受到作者的气质含在字里行间,作者还不懂得藏锋,笔墨也比较满,作者在试图诠释笔下的人物,挖掘人物行为的心理根源和社会根源,如同评论家在打探现象背后的究竟,读者可以看见作者胸中的汪洋恣肆的情感和识见,可以看见一个人执著于解析的天真和机趣。执问和解析是需要天真、好奇、热情和学识作为基础的, “老人”往往无兴趣去做这样的工作,如果“老人”有这样的心力,那说明他力比多依旧十分旺盛。

经验丰富的老专业作家们大概是不会这样写小说的,而且,天真也是装不出来的,哪怕是写作技巧上的天真——成熟作家如果不能获得写作快感,很难写下去的,他们难以忍受技术上的一点点闪失。《零度诱惑》这样的小说还能打动人,原因也是因为新人新作中那股子不讲规矩的劲头,有点像俗语说的,“乱拳打死老师傅”,不是说这“拳”打得有多好,但“乱拳”确实不是“老师傅”能打的,也不是“老师傅”招架得住的。老师傅们打拳,激情的成分比较少,一个寻常的举手投足之中,可能规矩和出处比比皆是。这样一来,偶一读《零度诱惑》这样的小说,职业读者或许会遇见一个个“意外”。

“大乱”后有“大治”,“乱”是起点,也是小说人物和纷繁时代的表征。“乱”完,小说也给人“玉宇澄清万里埃”之感,明明以阐释来澄清其“乱”。通俗的说法,这种写法叫“夹叙夹议”,这是一般小说家难以驾驭的写法。深入而有力的阐释当然能澄清表象,实现由形而下到形而上的飞跃,但表象有其形象和情感的模糊性、表意的丰富性,阐释越有力越屏蔽其模糊性和表意的丰富性。形象思维是文学创作中的主体思维,所以,越来越多的专业作家放弃了在小说中进行议论,采用零度写作,不表露叙事者的态度。然而,中国小说中的议论,常常被读者奉若圭皋,成为警世之言,受到读者欢迎。如果说,讲究现代叙事技巧的小说依旧算“小众”的艺术,那么,这种以传统写法写成的小说则依旧算“大众”的艺术。

审美习惯的顽固,习惯更迭之不易,往往是我们始料不及的。五四开始文学革命,八十年代又经历了先锋文学的洗礼,然而,夹叙夹议夹抒情的文体“知音体”,至今拥有广泛的读者;传播白领阶层职场经验,“杜拉拉”系列成了畅销书;官场小说因有大量的潜规则介绍,也成了受出版商欢迎的类型小说。市场销售状况和作品的叙事是否现代,二者之间常常无法成正比。一个初出茅庐的新锐作家的书,很可能在著作的发售量上打败成名已久的老作家。这是中国的阅读状况决定的。

这部作品用传统的叙事方式写作,站在了大众立场,通过对经典的结构和狂欢,努力达到小说的新状态。如果按照狭义的畅销书(广义的畅销书包括文学经典)的基本面貌来对照,这部作品还具备以下畅销的潜在买点:一是知性,小说中有许多知识性的内容古今中外无所不包,还有不少职场和生存法则含纳在小说中,这就构成“实用性”,而且“实用性”主要是针对女性白领读者,男性职场领导的——这也是规模比较大,购买书籍能力较强的群体;二是语言美,这部作品炼字炼句,非常优美——尽管畅销书的许多读者不是为文学而是为实用才打开一部小说的,但读者还是希望读到的小说语言优美,语言优美的作者容易赢得粉丝的崇拜;三是与当下生活同步,这部小说写的是社会上正在发生和可能发生的事情,读者进出作品非常容易,书里书外有强烈的对应感。

站在经典写作的立场看,明明仍旧具有良好的写作潜质:其作品的语言、结构是值得一提的,作品中所透露出来的心理分析能力等,值得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