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

十姊妹花

2017年04月19日09:43 来源:中国作家网 飞翔之鹰

在我的家乡小镇,有一种夏天蓬蓬勃勃、生长旺盛的十姊妹花卉,开有红色、白色等多种花色,花朵类似于月季,但是花型小于一般单独枝的月季。人们经过自家屋前屋后,或者在自家天井里的靠围墙花台上,随手不经意插上一枝绿色带刺十姊妹花茎秆,浇上水,没过几天,她便会生根发芽,每准过了一两个月,你再来此地,见到的就是一株开着六七朵鲜艳花朵的十姊妹,在徐徐的暖风里,旖旎婆娑,轻摇花枝绿叶,悄悄送上一阵阵温馨袭人的芬芳花香。

童年的夏天,总是给人一种悠闲、炎热的感觉,每逢夕阳西斜,晚风徐徐,拂来一阵阵沁人肺腑、引人陶醉的十姊妹花香,和小伙伴倘徉玩耍在小镇的小街长巷,充满了童真无暇、天生好奇的乐趣。

一个夏天的黄昏,我在一个叫定生的同学家玩耍,他家有个大大的天井,四周都用三合土的围墙围圈起来,高高的围墙下,是三个长长的用青砖砌起来的花台,两尺左右高,花台里,一株株碧绿的十姊妹花生长得茁壮茂盛,天井当中放着一张石桌四周摆放着四个石凳。

定生的哥哥春生正在吃晚饭,他在镇上一家商店做营业员。院子里的石桌上放着炒茄子、炒豇豆两碗家常菜,一盘摊饼上散露着嫩绿的葱花微黄的油花,他左手里端着一碗大麦粥,右手的筷子夹着一筷炒茄子正唏例呼噜吃得津津有味。

打过招呼之后,便是对大麦粥的一番褒扬之词:“大麦粥是我们丹阳家乡人的命,每年上半年的季节,老百姓就靠它度过漫长的夏天。”

春生似乎话犹未尽,他仿佛打开了话匣子,讲起了一个遥远的故事:“从前,丹阳地带有个吝啬自私贪婪的老财主,他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剩饭必须吃掉,不然,就不能烧新饭。每逢夏天三伏,他家的剩饭都馊了,长工都要捏着鼻子把馊饭吃下去。为此,长工们一个个怨声载道,骂不绝口,烧饭的丫鬟不愿昧着良心干下去,一连换了几个都撩摊子不干了。”

我和定生似乎都被吸引了:“哎呀,老这样下去,既糟蹋粮食,又影响身体,不行哟!”

春生笃悠悠地讲下去:“这天,老财主家来了一个叫红玫的丫鬟,长得朴素大方,亭亭玉立,头上经常戴着一枝十姊妹鲜花。干起活来,削削刮刮,干脆利落。夕阳西下,晚风徐徐,红玫把灶间里的大铁锅放了一半水,烧开了,做了几十个大麦屑团子。接着,她摘下挂在梁上的大筲箕,放好蒸笼,摊好蒸布,准备把筲箕里的剩饭擀到蒸笼里去加热。这时,她闻到一阵阵酸馊味扑鼻而来,低头一看,呀,半筲箕的剩饭都溲了,还黏嗒嗒的,怎么蒸饭呢?这些溲饭是不能吃的!长工们马上就要收工吃晚饭了,天色开始慢慢地黑沉下来。红玫这时顾不了许多,她急中生智,把筲箕里的溲饭放在清水里淘清爽了,移过铁锅上的蒸笼,铁锅里的麦屑团子正咕嘟咕嘟上下翻滚,红玫把筲箕里的剩饭一古脑儿倒入锅中,把灶台上木盆里刚才做团子剩下的大麦屑加水搅匀了,慢慢倒进铁锅里。她顺时闻闻,馊味好多了,但是,吃到嘴里还是有点渣哑哑的酸味道。她看到灶壁窿里还有一小碗上午做面条时剩下的食碱水,红玫也就顺便把食碱水倒入锅中,再慢慢搅拌,缓缓搅匀。奇怪,不出一袋烟功夫,铁锅里的剩饭变成了一大锅热气腾腾,金黄色的喷香大麦粥。红玫用铁勺舀了一点,自己先尝了尝,咂咂嘴,啧啧舌,哦哟哟,香喷喷,粘赞赞,舌头间还有点甜咪咪味道。红玫连忙拿出大海碗,舀满一碗碗大麦粥,每碗里加有四个大麦屑团子,把大海碗一碗碗摆上饭桌,一碗碗凉透了。”

春生喝了一口大麦粥,饶有兴致地说:“天黑下来了,星星在沉沉的夜空里眨着眼睛,长工们回来吃晚饭了。长工们大口地喝着爽口冰凉的大麦粥,吞咽着大麦屑团子,咀嚼着萝卜干咸菜,一个个觉得今天的晚饭真爽,又解渴,又解饱,一个个吃饱喝足到长工屋子睡觉去了。”

春生站起来,收拾起石桌上的碗筷,接着说道:“这以后,丹阳一带的父老乡亲再也不为夏天的剩饭变溲变味发愁了。红玫把她的大麦粥手艺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这里的十里八方的乡亲。

哪晓得有这一天,古老的丹阳贤桥头来了一位读书人,头戴黑绸瓜皮小帽,背后一根粗亮发黑的 长辫摆摆晃晃,灰色丝绸长袍金黄短马褂,手执一把一尺多长的书画纸扇,晃晃悠悠地从船上下来,一步一步的登上贤桥。他上得贤桥,便被运河两岸景色所吸引陶醉。于是当即叫了一辆马车,颠颠晃晃一路奔突向南,来到了一个古老小镇,已是傍晚时分,但见小河碧水环绕,民居白墙黛瓦,商铺红楼雕栏,绿树葱茏茂盛,好一个安静优雅的江南小镇。乾隆吩咐车夫停车,下得马车来,把身上的银子全部付了车钱,便打开一把纸扇,摇摇晃晃来到小镇附近的一户人家。走进院子,他拱拱手,直说远道而来,饥渴难熬,希望借住一宿,共进晚餐。这户人家正是吝啬老财主,老财主一看长工还没有收工,就把红玫从灶间喊出来,吩咐他给客人开饭。红玫马上从灶间热气腾腾的大锅里盛了满满一碗大麦粥,装了一盘碧绿红根的炒菠菜,放在饭桌上。乾隆皇帝奔波了半天,肚子饿得咕咕直响,顾不了那一套皇宫里的吃饭繁琐礼节,一手端起碗,一手拿起筷子,唏哩呼噜吃起来,呵,不吃不要紧,一吃乾隆皇帝立刻觉得这大麦粥的味道实在香,褐红厚稠的大麦粥咽下去,肠胃感觉柔滑舒畅,舌尖齿缝里有丝丝甜味,加上碧绿的菠菜美味可口,胜过皇宫里的山珍海味、美味佳肴。胃口大开,一连吃了两大碗,吃光了一盘炒菠菜,觉得才过瘾。乾隆随即问红玫姑娘,刚才吃得粥菜名称,红玫姑娘心中一想,告诉实情,面前客官不知何人?肯定不行,随口念道,“名称是红玛瑙,绿翡翠,白玉片片来相配。黄金粉,珍珠米,粘稠适宜好美味。”

老财主只想着钱,要钱不含糊,这时拄着拐杖,走出来要收饭钱。乾隆皇帝一摸口袋,才记起来,身上的银子刚才全给了车夫,唯一的就是系在腰带上的玉玺私印。随从又不在身边,好不慨尬。老财主的脸色有点难看,乾隆皇帝那受了这番烦恼,正要失态发闷火,倒是一旁红玫姑娘插话提醒了他,“客官何不写张欠条,日后来付就是。”乾隆皇帝安下心来,笑嘻嘻地说道,“朕(真)忘带钱了。家中可有文房四宝乎?”

老财主不屑一顾地看了一眼,心想不知道这个读书人弯什么花样糊弄我,但还是极不情愿地叫人拿来了笔墨鲇,只是那纸是仪长黄表纸,老财主天生吝啬,舍不得他的宝贝宣纸。乾隆皇帝拈墨挥笔,当即在纸上写下“见付纹银一两”六字,并盖上自己的玉玺私印,乾隆把写好字的黄表纸交给老财主,叫他骑马到县衙门取钱。

县官老爷正在衙门急得团团转,皇帝老爷在他的辖地不见了,这还了得,是要砍头的呀!忽然,手下来报,有人拿着一张纸黄标纸,到衙门来取钱,不免心情暴躁,无名火上升,一声喝令把来人五花大绑起来,众衙吏举着棍棒,正要打下去。哪晓得县老爷看着黄表纸哈哈大笑起来,原来黄表纸上写的六个字下面,正面大大方方地盖着大红的乾隆之印。

哎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喜从天降哇!县官老爷大喜过望,吩咐左右松绑放人,并交付了银两,好生打发这位老财主家人先行回得家去,然后亲率一标人马,马不停蹄,星夜沿着老财主家人的路途,一路快马加鞭,跟踪而来。

再说家人会得家院,如数上交了银两,老财主收了银两,正要安排客人住宿,只见院外一片火把灯笼,明亮如同白昼,县官双手举着黄标纸,一路跪拜迎驾前来。乾隆本想轻轻松松、自由自在过几天舒服日子,看看这么多人连夜赶来迎候自己,放不下脸面,只得惺惺怏怏和众人一起回到县城,几天后又龙驾回归京城皇宫。

回到皇宫,天气仍然炎热,乾隆皇帝每天山珍海味侍候,却总提不起精神,开不了胃口,想起江南一带的大麦粥来,就下旨要丹阳县官把那天晚上皇帝吃的粥菜在三日内进贡。县官下令手下遍访丹阳城里一带,只听说有白米红枣粥、糯米果仁粥,松鼠桂鱼、东坡红烧肉,看看期限已到,只得将糯米果仁粥与白米红枣粥进贡奉上,乾隆皇帝一尝,根本不是那天晚餐的味道,不禁龙颜大怒,下旨要严办县官。县官到了皇宫,一边磕头求饶,一边说,不是本人办事不力,实在不知皇帝那天的晚餐为何物?皇帝一想,也对,联想起了那天晚上与红玫姑娘的对话,“红玛瑙,绿翡翠,白玉片片来相配。黄金粉,珍珠米,粘稠适宜好美味。”立即传以县官。县官一路记着这段话,没有回到县城,而是直接到了老财主家,追问那天晚上皇帝晚餐事情,老财主一听,哎哟,这黄金粉、珍珠米,粘稠适宜好美味不就是那天晚上吃的大麦粥吗,红玛瑙;绿翡翠,白玉片片来相配。不就是吃的菠菜烧豆腐嘛!县官老爷立马要老财主烧出那天晚上的晚餐来,可是,红玫姑娘已经辞职不干了。县官老爷立即下令全县查找红玫,可是,全县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老财主只得亲自督促新来的厨子下厨,用上好的新米煮成一锅大麦粥,用新鲜的菠菜配以新上市的黄豆做成的豆腐,精心烧制了菠菜豆腐,一路快马加鞭送到京城,乾隆皇帝一看,正是那天晚上的用膳,龙心大悦,立刻品味起来,可是,再怎样吃,他都觉的没有那天晚上红玫姑娘烧的好吃。县官老爷回到县城,立马下令全县寻找红玫姑娘,可是,寻遍了大街小巷、乡村山庄的角角落落,就是没有找到。

红玫姑娘从此也消失了,人们每想起她,就在自己的院子里屋前屋后栽上一两株十姊妹鲜花,纪念红玫这位勤劳聪慧的美丽姑娘。

夜空如深蓝宝石一般地魁丽,一弯月牙幽雅地悬挂,时候不早了,我和朋友定生简短告别,走在弥满着醉人十姊妹花香的老街旧巷,心底如夜空一般地沉静如水,脑海里始终浮现着一位勤劳美丽的红玫姑娘。

每逢夏天,当十姊妹花开着粉红、丹红艳艳的花朵,散发一阵阵月季花香,我就想起童年夏天听到的遥远故事,仿佛就能闻到平常百姓人家的大麦粥香。(文 姜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