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程大利、程阳阳的山水人生

来源:文艺报 | 徐粤春  2017年04月07日16:27

风云际会(纸本水墨) 程大利 作

程阳阳画作

在中国书画历史长河中,以家族学艺从艺传艺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以家学传艺,往往是隆盛于始,蹇退于末。概因家学之艺术观念一旦确立,往往成为金科玉律,不容子孙篡改反叛。因因相循,代代重复,必然窒息精神挥发,后代只能仰视前辈,自然难能比肩。在当代绘画家学中,程大利程阳阳父子也许会打破这种定律。

程氏父子,祖籍江南吴地,世代书香门第。中国画以文人画为特色,而文人画则以苏州为中心的吴门画派为代称。程氏父子遥接吴地画脉,致虚极、守静笃,忠实承传中国文人画品格。

程大利为当代知名山水画家。他对中国山水画进行深度理论开掘,尝试从传统哲学中找到中国山水画的精神内核和文化基因。他提出“中国画是修养的外化、知识的记录”,把做人、为文、作画统一起来。他推崇黄宾虹中国画“内美”说,提出创作不是对客观对象的再现,也不是创作主体的表现,而是“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他强调山水画对当代的社会意义,让人们品画时静下来、淡下来、慢下来,保持内心的平衡,从而从紧张现实中解脱出来。这些理论建树,是文人画家超越普通画家作出的文化贡献。正如画家梅墨生盛赞:正是有他这样的文化人续接中国文化的命脉,民族文化才得以薪火相传、发扬光大。

程阳阳忠实接受了程大利的绘画思想。但这种接受并非只是家学传承这般简单。实际上,两人的艺术皈依路径是绝然不同的,程大利的艺术观念形成于长期的创作实践和美术出版视野,而程阳阳却是经历了系统的艺术治学和绘画训练后的独立选择。他曾经试图借鉴西方艺术,谋求自身绘画的突破,甚至像基斯·哈林的现代派涂鸦艺术,他都曾经研究过。在反复的接触、尝试、比较、评判之后,程阳阳彻底服膺中国绘画精神。难能可贵的是,在程大利绘画思想的基础上,他提出中国画要在慢中做文章,在心态从容安详,摒除一切功利色彩的前提下,从容地写出来,做到“五日一石,十日一水”。他还认为笔墨才是中国书画的正脉,源头活水是中国书法,运笔时更加强调中锋入画,在起伏顿挫、畅缓疾徐中记录心迹。

程大利与程阳阳山水画虽同出一脉,然面貌旨趣却差异明显。程大利将客观的山川融化为一种内心情绪的形象表达,实现对山水的审美抒情,在艺术情趣上既有清逸、消散和疏淡的风致,又有深沉、典雅和高远的气质。他偏爱祖国山水的宏伟、壮阔,用粗放的笔触表现西北地区自然景观,画面一气呵成。在处理细部的山石、树木和流水时不失精致和温情。邵大箴称“大利的山水,突出的感觉是浑厚、苍茫而抒情,有‘沉逸’之气”。

让人预想不到的,作为年轻一代的程阳阳反而强调骨法用笔,以淡墨层层点染,每一笔如斧如凿,似棉里裹铁,散发古拙、木朴、滞涩气韵。黄宾虹给艺评家裘柱常的信中说:“初视不甚佳,或竟不见佳,谛观而其佳处为人所不能到,用笔天趣,非深明其旨者视若无睹,久视无不尽美,此为上品。”好画不是一下就能看出来的,需要慢慢品味,这是山水画非常重要的品性。程阳阳的山水画近看乱柴乱麻,远观浑然一体、气韵自生;新睹不投眼缘,长读陈酒溢香、趣味不绝。中青年画家能够超然时风,用笔上不尖、不滑、不流、不浮,没有讨喜般去愉悦大众感官,而是致力深耕内心,以期怡情养性,这种美学境界值得称道。

画理源通哲理。以“天人合一”“知行合一”为旨趣的中国传统哲学,把宇宙、历史和人生视为多维一体,构成内外、物我、人己、道器、义利、理欲等对立统一的哲学范畴,把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我的一切矛盾提升为“和谐化”的辩证法思想。程大利以水墨黑白象征太极阴阳,用笔墨线条,呈现中国传统哲学的“天、道、气、神”,寻找现代人内在生命的完整,使得自由人格与自然天籁激荡共鸣,在艺术的审美中实现人生的和谐。他阐发中国画“象思维”理论,认为“象思维”是中国画的认识论和方法论,是“气韵观”“形神观”“笔墨观”乃至“功能观”的理论基础,是中国画与西方艺术的造型观的根本区别。

相比于程大利的终极思考,与程阳阳生命履历相称的,是对绘画规律与人生规律的探问。他在学画中体悟到,没有中国文化就没有中国画,惟有潜心读书、锤炼书法、修养品行,方有传习中国画之可能。特别是在当代社会,于平淡中做功夫很不容易。“味淡声希处识心体之本念”,心静不下来,什么事都做不了,遑论笔墨。这种静不仅是绘画的入门之道,也是绘画的至高之境,更是人生的智慧之境,求真、求朴、求简,是造化深处的静谧和深邃,所谓“画贵古意”,也所谓“人贵平淡”。

中国画家注重把养德和修艺结合起来,只有心中开花,观众才能闻到香味。品赏艺术,往往还需观察创作者。

程大利重感情、轻名利,坦诚待人,善解人意,有很好的人缘。尤为难得的是,他不仅独善其身,还能允公允能,在长期的领导岗位上,处理复杂人事,协调各方关系,以人格魅力赢得赞誉。在2015年一次论坛上,我初识大利先生。他儒雅干练,亲切谦和,在圆桌会议中阐发自己的学术观念,同时又注意避免观点的激烈碰撞,以维护“和而不同”之古训。他还替主办方着想,主动缩短发言时间,让其他嘉宾充分发言,足见其为人之谦逊,让人顿生感佩。因工作关系,对程阳阳多有了解。他待人接物中正平和、不激不厉,任何情景下,没有见他急过、恼过,做事从容不迫、有板有眼,一副阳光心态。可以看出,程氏父子就在生活中践行自己的艺术观念,努力追求中国画家的理想艺术人生。

数千年来,中国人以文化信仰安身立命。历史的车轮已经驶入21世纪,极大丰富并且还将更加丰富的人类精神和物质世界扑面而来,如何面对、如何选择、如何前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能给我们指导,这其中一定包括中国山水画精神,程大利程阳阳的山水人生就是一个很好的当代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