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新闻>>各地文讯

青年批评家唐诗人:“90后”作家 最需要的是沉淀

2017年04月06日08:02 来源: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

“我希望90后作家们都能有真诚的文学抱负,有这个抱负,再慢慢写。”近年来,“90后”作家开始崛起的现象引起了青年批评家唐诗人的关注。于是,他慢慢有意识地阅读“90后”作品,并进行研究。昨日,唐诗人接受了深圳商报记者专访,分享了他对“90后”写作的看法。唐诗人表示,“90后”乃至往后的作家最需要的就是沉淀,而不能只是趁着“90后热”凑热闹。选择文学,尤其选择纯文学写作,需要沉住气,要有成就经典的文学野心。“文学事业不比其他,它必然带有理想主义,需要非同一般的人文情怀。”

“90后”作家集中被推出与新媒体相关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90后”作家即将登堂入室了。您怎样看待这个现象?

唐诗人: 新一代作家登场,这自然是好事。每个行业都会不断地有新人出现,文学也一样。我觉得,目前,值得思考的不止“90后”作家本身,还有杂志媒体集中推出“90后”、使得“90后”作家崛起,这个文学现象也很有意思。在以往,青年作家要进入文学界,大多需要漫长的投稿期,而“80后”一开始是走大众媒体、市场化的“曲线”进入文学界。但这次不一样了,“90后”这么快的集中被推出,是文学界自己的行动。我个人以为,这与新媒体相关,与前面几年集中推介、研究“70后”、“80后”这个“传统”有关,同时也与70后、“80后”作家们的创造力看起来在衰竭有关。新媒体,尤其微信自媒体,它是一个巨大的漩涡,需要不断地寻找各种新鲜东西去喂养。你想一想,如果一个杂志办的新媒体,每天都是推介那么几个人的那么几篇作品,当然会腻烦,既有的成名作家也不可能满足这种追逐新鲜感的大胃口,也就只有去寻找新人了。我倒是很想看看,“90后”也被推出之后,这些杂志新媒体该怎么解决这个“饥饿”感?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就您观察,这一新生代作家在写作上呈现出哪些共同的特质,可以区别于80后,以及前面几代作家?

唐诗人:我关注的都是相对传统的纸媒写作者,尚未关注网络写作者。每个写作者的差异性其实大于共通性,一定要提出共同特质,也很难有概括力。我个人以为,“90后”相对于“80后”或者前面几代作家,其反抗性因素变得少了,写作精神上变得传统、保守,他们的作品普遍很乖巧,人也很通情达理,很少有“70后”、“80后”出道时的那种“悖逆”元素。体现悖逆,这对于“90后”作家们而言也很难,这是个平庸的大时代,没办法。

“90后”是“务实”的一代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与老一代作家的生长背景不同,“90后”作家的成长更多是与市场、互联网、科技等因素联系在一起,乃至影响到他们的写作方式与交流途径,这是否会使他们与纯文学传统相距甚远?目前他们在文体实验、叙事探索这些方面是否也作出了先锋性探索?

唐诗人:我倒不担心他们与纯文学传统相距甚远,目前看到的问题恰恰是贴合得太紧。我们总是以为互联网、科技给青年作家提供新的生活经验和表达方式时就会与传统更遥远,但我们也要想到,这些新的生活经验,会不会导致人的内心其实是往后退、往“传统”弹回去呢?互联网、市场延伸出来的感觉之新,也可以是往传统、往“旧”退缩的心理基础。从精神需要层面而言,是现代的焦虑、时代的喧嚣热闹背后,往往藏着保守的内心,需要传统的情感来填补。从现实考量而言,“90后”的乖巧,是游戏规则规训出来的。社会发展到今天,很多东西已顽固化,要突破是很艰难的,只有乖巧才有机遇。为此,目前我所看到的“90后”后,他们普遍都不愿意去冒犯什么,更不打算牺牲现实生活去追寻某种理想主义的东西,他们其实是“务实”的一代。即使如网络写作者,多数其实是务实的商业活动而已。至于文体实验、叙事探索,也普遍都属于游戏规则内部的有限探索,意义不大,只是表明他们在努力、有突破的想法罢了。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有学者批评不少“90后”作家“不愿意甚至回避从整体性上去思考这个世界”。诚然,“90后”作家的整体关怀视野是众所好奇的。那么,他们在思考自己以及看待世界上究竟体现出了怎样的眼界?

唐诗人: 什么叫从整体性上去思考这个世界?我想知道他们希望的“整体性”到底是什么。就我看到的一些作品而言,虽然是个体、私我为多,但有的时候,愈是个体的才愈是整体的,就看作家们能发现、书写出怎样的个体性。当然,他们还没有巨著,还没有宏大的深厚的历史或社会或哲学观照,我们可以以这些成就杰出作品的因素来期待他们,但不必过早地用这些要素来要求甚至否定他们。他们初出茅庐,基本都还在练笔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