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新闻>>各地文讯

2017文学出版 经典与跨界共行

2017年01月12日07:42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尹琨

出版社与作者应该是一种命运共同体。我们一起努力,提供这个时代流动鲜活的新经验,以艺术的匠心,以出版的高度,追逐这个时代思想的高度与文学的高度,创造独属于这个时代的经验的书写方式。

原创长篇小说继续升温,经典图书热火朝天,关注现实作品层出不穷,跨界趋势注入活力,这是业内人士对2017年文学出版趋势的判断。《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新年刚过,多家文学出版社已经开启新书出版的布局。《王城如海》《人民的名义》《守望之心》……一批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文学图书已经迫不及待与读者见面。

名家经典持续升温

2016年,名家经典作品盘踞文学畅销书榜,包括《白鹿原》《四世同堂》等在内的经典图书市场表现不俗。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部主任宋强看来,这一趋势将在2017年得到延续。

“2017年,经典阅读将持续升温,《围城》《家》《红楼梦》等图书销量将继续延续2016年的热潮,同时,由于老舍、傅雷等一批作家作品进入公版领域,出版界在这类图书的出版上将会迎来一个小热潮。”宋强分析说。为此,人民文学出版社今年将推出毕飞宇解读中外经典名著的散文集《小说课》,作家余华的短篇小说全集《我没有自己的名字》,以及收录史铁生全部作品的《史铁生作品全编》。

山东文艺出版社也将在今年推出包括毕淑敏、张抗抗、郁达夫等名家在内的经典散文集。山东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张海珊表示,随着经典文学作品市场需求不断提升,出版社将对经典文学作品进行更多的投入,通过增加新的内容、采用新的装帧形式等方式,从各个方面加强对经典文学作品的挖掘。

“今年我们会继续在文学领域精耕细作,推出有质量的经典图书。”与宋强、张海珊的观点一致,译林出版社市场营销中心主任陆志宙也认为,高质量的经典文学图书能够持续被时代流传。基于对出版物品质的追求,译林出版社推出了包括朱利安·巴恩斯的长篇小说《时代的噪音》、东野圭吾的《那时的某人》以及《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普希金诗选》等名家作品。

原创作品观照现实

“出版社与作者应该是一种命运共同体。我们一起努力,提供这个时代流动鲜活的新经验,以艺术的匠心,以出版的高度,追逐这个时代思想的高度与文学的高度,创造独属于这个时代的经验的书写方式。”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颇有诗意的表达,点出了2017年文学出版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的特点。

今年,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将侧重点放在关注时代社会热点的中国当代原创文学,尤其是原创长篇小说上。作家、编剧周梅森时隔8年潜心创作的当代大型反腐题材作品《人民的名义》;作家肖复兴从微小生活空间窥见时代生存风貌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我们的老院》;作家王梓夫聚焦运河生态变化与世相变迁,书写故乡故人故事的长篇小说《梨花渡》等,均以艺术的方式呼应了时代的最强音。

随着“70后”“80后”青年作家的崛起,他们观照现实的作品也将会在2017年的原创文学领域占得一席之地。宋强告诉记者,人民文学出版社今年重点推荐徐则臣的《王城如海》,它讲述的内容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里面有海归、快递员、保姆的故事,也有关于雾霾的思考。

从国外文学来看,陆志宙认为,随着新一代年轻人的成长以及出版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读者将会呈现两极分化的特点。专业、精英读者群在阅读国内高质量出版物的同时,也会寻找国外经典图书来阅读。“这也促使我们针对细分市场,把书做得更加专业。”陆志宙说。于是,译林出版社今年选择出版一生只有两部作品的美国作家哈珀·李的《守望之心》,与读者共同开启2017年的阅读时光。

文学跨界步伐加大

回首2016年,经典文学作品IP(知识产权)进一步蔓延至影视领域。包括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等作品日益受到文学影视圈的关注。进入2017年,IP运营有望为文学出版领域带来新的发展机会。

“在目前出版融合、文化领域跨界发展的大背景下,文学出版的活力越来越强。”宋强说,“随着影视界的改编重点从前几年的网络小说重新回归传统文学,文学出版成为热门IP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除了IP改编,出版与影视的结合以另一种形式呈现在2016年一部名为《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的电影中。译林出版社《查令十字街84号》这本书作为推动电影情节的重要元素,带动了图书的热销。“电影不是根据这本书改编的,但书成为这部电影最重要的元素,这种结合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惊喜。”陆志宙说。

陆志宙认为,2017年文学将与影视实现更多的结合,一方面电影需要找到好的资源,另一方面文学也需要多元化发展,通过与影视的结合实现影视化、可视化。她同时表示,图书内容仍是关键。出版社不用刻意追求能够改编为影视作品,而是应精耕文本本身的质量,做有生命力的经典好书。

对于文学与影视的跨界融合发展,张海珊也指出,最好的形式是这部作品首先是一部具有可改编前景的好作品。她同时从出版社的操作角度指出,随着作者版权意识不断增强,出版社对于影视改编权的获取会更加困难。此外,出版社是选择与影视公司合作,还是直接成立影视公司拍摄等问题,还需要结合自身情况进一步展开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