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评论>>文化时评

文学需要“冒险尝新”

2016年10月26日00:00 来源:天津网 许民彤

日前有媒体报道,作家莫言谈及新作品的写作情况时说:“写了那么多作品,对自己最起码的要求是不要重复,希望另起炉灶,写一部全新的、尽量不重复‘过去的我’的这样一部作品,但这对于一个认知能力有限的作家而言难度何其大也,对此真的特别困惑。如果写一个四平八稳的作品,可以继续保持我的荣誉,保持我的读者群,但推翻以后创作挑战或冒险的作品,会让很多人认为这写的是什么呀?也会有人认为这是一次飞跃。那我宁愿选择后者,宁愿冒这个险,这样一种挑战才有意义,在自己写作平面上滑行是没有意义的。”

从莫言的这番话中,笔者不禁想到目前文坛的一些问题。其实,这也是文学批评界还有大众读者的批评看法。当下文坛上当代作家人数并不少,但提供给读者的精良的精神作品并不多,尤其是跟国家繁荣的经济发展实际很不合拍。现在有一些作家,特别是一些著名作家,他们根本不用到现实生活中去谋生,生活在书斋里,看看网络、看看电视,过着“二手”生活、“三手”生活,或热衷写一些玄幻、穿越的作品,或以追逐IP为能事,相反的,对文学需要深入社会生活,需要不断推陈出新的创造能力,再也激发不起热情和坚持。作家需要对社会保持一种鲜活的态度,作家需要保持对文字的鲜活感觉,这样的文学基本规律和常识,似乎不再被人们所信奉。文学需要的生活状态、情感状态不能到位,自然作品也到位不了,当然更谈不上出大作品了。

文学基本规律和常识告诉我们,文学写作无论由怎样的灵感所生,也总是需要判断、创新,且常常需要尝试、删汰以及长时间的酝酿,那种流利自然如不假思索的行文,也往往是经过呕心沥血。所以,一部成功的文学作品,无论以何种现实作模特儿,无论以何种线索结织其脉络,也完全是创作之物。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种体现在文学艺术中的力量,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文学的本能,但是,现代工业化社会的特征,在某些层面对于人类的这种精神创造力却是压制的,而对于那些感性的、欲望化的冲动,却是助长的、纵容的。的确,看看今天的一些文学艺术的现实,我们不会怀疑文学历史上的美学的时代、精神的时代,已经被今天这样一个物质的时代、技术的时代所取代。

特别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技术时代和商业时代,人们精神层面的发展可能呈现出一种萎缩的状态,文学、哲学和学术方面的创造力减弱。当下,浮躁的时代心情,浮躁的读书出版界,浮躁的作家,浮躁的读者,这似乎正是目前一种文化的、文学的精神现状。看看如今的出版、读书界几乎都是一个个被炒作和自我炒作包围着的人名、生命周期越来越短的热销书与热门题材,而很少有人会想到他们的文字,以及文字所表达的内涵。如今的中国书业最不缺乏的就是热点和概念,最缺乏的就是能在读者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文字和内容。

莫言表示新作要“冒险尝新”,这就是希望坚守文学精神,追求严谨、踏实的创作精神,更多一些求真务实的文学品质,在心态上戒浮躁、少功利。这既是他作为诺奖得主身份的要求,也是对文化、对文学的负责,对支持他的读者的负责。

人,总是在一般文化或某个特殊文化的客观性中寻找绝对,而绝对实际上栖居于那生产了一切文化的人的主观创造力之中。这告诉我们,作家的文学写作,要赢得读者,赢得市场,乃至成为不败的文学花朵,只有不断地创造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