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过于真实”的后果

来源:文艺报  | 刘书亮  2016年09月19日09:21

虚拟现实影像内在的自由全景与大视野特征,让一种更具临场感和沉浸感的体验成为可能。再加上精度愈来愈高的画面,虚拟现实的逼真魅力已经成为无法忽略的观影与互动趋势。但我们对真实性的追求是否应该是无尽的?是否存在某种“过于真实”所带来的弊端?

事情要从一场梦说起——它是我对这个问题最初的思考。

数日前,我做了一个颇具真实感的梦。在梦的开头,我和几位朋友计划搭车去图书馆找一位教授。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告诉我,这个梦是一款电子游戏。听了这话后我不敢有丝毫怠慢,心想一定要努力玩好这个游戏。于是在这场梦的全程我都非常认真仔细。

和朋友们上车后,我发现他们一个个默不作声,却好像时不时看我一眼,似乎等待着与我交谈。我就像寻找游戏线索那样,逐个和他们说话,不停地互动。他们所说的每句话我都试图记住,生怕自己漏掉一点信息。

到了图书馆,我四处张望,不知该到哪里去找教授。刚才车上的对话竟没有一句是有用的。我发现图书馆里人出奇地多,有一群人正排队做着什么,或许是借书之类。我用为数不多的游戏经验告诉自己:去看看这群人,肯定能发现些什么,说不定就能问到教授的下落。于是我走到队伍后面,开始和队伍里的每个人强行攀谈,但终究一无所获。

并没有什么突发事件或梦中惊吓,但这时我猛然醒来,发现自己浑身是汗,非常疲惫。我意识到在这个“游戏”中,我把身边的人、事、物都当作寻找线索的希望,不断地触发事件。但作为一个环境如此逼真的梦境和游戏,目之所及,可能有用的东西或者可以选择交流的人太多了,而实际上多数内容都不见得有什么意义,对我的游戏目标没有任何贡献——如果说它和我们日常生活的“真实性”有什么相似之处,那正是这种“多数内容缺乏意义”的状态。我们的生活充满冗杂的信息,而不像好莱坞主流电影那般,交代出的细节往往都对主线剧情有所暗示,“快留意一下这个小东西”之类的特写提示在虚拟现实美学中是不存在的。

虚拟现实的真实感显著提高,意味着我们不得不留意更多的东西;或者说作为虚拟现实交互中的行动主体,我们可能认为一切都是有用的——这非常有可能让我们陷入不知该留意什么的境地。

我的一位同门师兄曾向我讲述,来自索尼的Magic Lab实验室创始人理查德·马克斯在2016年的一次会议上做过一场有关虚拟现实的演讲,其中提到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在一个虚拟现实项目中,场景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饼干。饼干做得非常逼真,细节充足,以至于项目测试中的很多受试者都把手伸过去想要拿起它——但事实证明他们抓了个空,因为饼干原来只是普通的陈设,不能做任何互动。

而这正说明,造型的过度真实,会导致虚拟现实体验者的兴奋和特别注意,吸引着他们好奇地前去一探究竟。和我梦中那种故事情境的过度真实感同理,如果太逼真的事物在一个虚拟现实空间出现过多的话,或许将导致用户在空间内不知所措;如果其各种试探又不能得到足够的反馈,会让用户觉得缺乏成就感,以及失望和疲劳。在传统电子游戏的创作中,制作者们早已经学会了使用“发出幽光”“特殊标记”等方式缓解玩家的心与眼的疲劳;但如果我们在虚拟现实中加入这些东西,似乎真实感就会大打折扣。

因此,虚拟现实究竟应该多么趋近现实,这或许是创作者需要长期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