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诗琳通公主

来源:文艺报 | 川 妮   2016年07月08日16:09

 

3月是曼谷最热的季节,我感受到的热度,不仅仅是天气还有曼谷读者的热情,还有能够见到公主的期盼。

年初,得知诗琳通公主翻译了我的中篇小说《哪一种爱不疼》,我非常高兴。在我的平凡世界里,所有跟公主有关的事情都来自于童话,具有梦幻般的质地。我的小说,写的是平凡女子的婚姻家庭和情感困境。尽管我一直以为,全世界女人的情感体验和生命历程,在某一个共同的深度上一定是相通的。但是,普通人生的油盐柴米和市井气息跟公主的生活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哪怕全世界普通女人的生存经验加起来都不在公主的经验范围内。小说《哪一种爱不疼》写的是女人产后陷入情感困顿的故事。公主一直未婚,挑选这样一篇题材的小说进行翻译,说明公主是个喜欢挑战的人。

我知道,公主是出色的翻译家,不仅翻译过中国的唐诗宋词选《漱玉集》,还翻译了包括王蒙的《蝴蝶》、方方的《行云流水》、铁凝的《永远有多远》等当代中国作家的作品。公主还是出色的诗人和作家,她在文学、音乐、绘画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20世纪80年代,我在不经意间读到过公主发表在《儿童文学》上的儿童诗《小草的歌》《跟随父亲的脚步》。

公主热爱中国文化,是中泰文化交流的使者。1981年5月公主首次访问中国之后,又数次来到中国,从首都北京到遥远的边疆,从繁华喧闹的都市到偏僻贫困的山村都留下了公主的足迹。 在我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公主就开始了她的中国之行,公主的每一次中国之行都会被媒体追踪报道。我也因此熟悉了公主的形象:高高的个子,脖子上随时挂着一个大相机,笑起来很亲切,走起路来很稳健。公主曾多次访问我的家乡四川,2010年4月那次四川之行,公主冒着霏霏细雨参观了杜甫草堂,离开的时候,欣然为杜甫草堂题词“心存天下,诗传千古”。诗人的心都是相通的,公主的大相机记录的成都景色中一定有“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的杜诗意境。最让我感动的是,2008年5月12日,我的家乡四川遭受了百年不遇的特大地震,仅仅过了3天,诗琳通公主就向我的家乡捐赠了大额的款项。公主不仅慷慨捐款,还几次深入灾区悼念遇难者,为遭到毁坏的小学的重修工程不惧长途跋涉。

3月28日在南美书店接受曼谷有线频道专访的时候,主持人问我,公主为什么翻译你的小说?公主是你小说的粉丝吗?我马上笑起来回答,我不敢说公主是我的粉丝,但我肯定是公主的粉丝。

22号中午到达曼谷的时候,我得知公主正在外地访问,不能参加23号的新书发布会,心里有些失落和遗憾。23号,在曼谷中国文化中心,新书发布会如期举行。发布会上,以“哪种爱不疼,爱情的真谛”为主题,我跟读者和媒体进行了深度分享和交流。泰国读者和媒体的热情有一点像曼谷的空气,热辣湿润黏稠。当有读者告诉我,她们读《哪一种爱不疼》读得泪流满面的时候,我对公主的翻译充满敬意。

发布会开始之前,我发现很多读者停留在大厅入口的一张海报前,认真阅读海报上的一段话,纷纷竖起了大拇指。文化中心的顾问秦裕森前辈看我不懂泰语,帮忙把这段话翻译给我听:“没有一种爱不疼,包括父母的爱,年轻人的爱,或者朋友的爱,但能够将这种疼变成快乐的,只有有爱的人。”这段话,我的中文书里没有,相比中文书里男女主人公无助的困惑,这段泰语所表达的感悟指向了一个更为明亮的出口。站在公主的高度,所有爱的疼痛,或许都可以借助爱的力量变成快乐。可惜这次公主没来,不能当面跟她交流写作和翻译的心得。

23号晚些时候,有了确切的消息,公主将参加29号在诗丽吉王后会展中心举办的“泰国第44届图书周暨第14届曼谷国际图书周”开幕式,届时可以在开幕式上跟公主见面。这个消息,让曼谷的时间变得缓慢而悠长。此后的几天,我在南美出版社懂中文的泰国女孩和中国文化中心懂泰文的杨丽洲博士的陪同下走进了曼谷的现实和泰国历史的深处。在曼谷街头,看尽恣意盛开的鲜花,感染热带植物蓬勃的生命力量。在拥堵的汽车阵里,拼劲耐心,感叹曼谷人不急不慢的好脾气。在拉塔纳科辛展览馆,了解曼谷王朝的历史脉络。在大皇宫,玉佛寺和菩提寺,阅读泰国人的宗教生活。在白菜园,感受皇室成员优雅的艺术人生。在朱拉隆功大学迷人的校园漫步,呼吸泰国浓厚的学术空气……在每一处现实和历史的现场,都能跟公主相遇。曼谷街头,随处可见国王和王室成员的巨幅照片。柚木宫入口,有公主的慈善专卖店,出售有公主签名和由公主画的卡通图案的工艺品、包包,我买下了两个小包。白菜园的乐器展室,有公主参加演奏乐器的照片。对公主的多才多艺,泰国人民和中国人民都很佩服。在朱拉隆功大学文学院诗琳通楼前驻足,想象1973年到1976年的时光,年轻时代的公主正在这儿学习,连续4年年年考试第一,年年获得金质奖章。那是何等意气风发,何等青春激扬。

终于到了29号,一个晴朗的日子,我一大早就坐曼谷中国文化中心的车来到了诗丽吉王后会展中心,南美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将我们带进了展厅。南美出版社是公主著作的指定出版社,展厅的布置极为用心,长方形的展厅前端是全开放的入口,一张《哪一种爱不疼》的巨幅插图像屏风一样半挡住了入口,后端是半开放的出口,像一扇门,两边的短墙上画着团扇一样的圆形窗户。长长的两面红砖图案的墙,一面墙上挂着公主的著作、《哪一种爱不疼》的插图、作者像和文字介绍,另一面墙挂着由曼谷中国文化中心提供的《时尚中国》系列照片,展示了中国城乡的各式婚礼和各种幸福家庭。后门边的短墙上,挂了一组宁波博物馆提供的《十里红妆》图片。展厅中间的玻璃柜里放着公主的著作。整个展厅充满中国情调。从展厅后门出来,绕到侧面,展厅的外墙是《哪一种爱不疼》的封面和扉页做成的巨幅海报。站在巨幅海报前,正对着一个完全开放的展厅,展出的是今年获泰国国家图书奖的全部著作。南美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南美出版社有5本图书获奖,是很了不起的成绩。绕一圈,回到入口,发现屏风外面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本超大的《哪一种爱不疼》和一支精美的签字笔,这是一会儿要请公主签名的书。这样超大版本的书,南美出版社做了两本,一本已经让我在扉页上签了名,给公主写了一句话,一会儿要作为礼物献给公主。我写给公主的话是:文心相通,文思泉涌,文情天长地久。写字的时候我暗自庆幸,幸好临过两年张迁碑,写在扉页上的文字还算端正。

在各处的展厅转了一会儿,工作人员让我们戴上了两个嘉宾证,一个系绿色带子的是参加开幕式的,一个系黑色带子的是参见公主的。有了这两个嘉宾证,我们就可以去展厅的任何地方了。开幕式会场已经布置妥当,穿白制服的公务员和提前进场的嘉宾都在各处拍照和自拍。到了8:50,大家迅速归位坐好。9点,公主在随行人员的陪同下步入会场,全体起立向公主致意。演奏泰国国歌后公主在台上的皇室座椅落座,台下嘉宾也纷纷坐下。跟其他的会场不同,主持人席位在台下,右面座椅的前面,面对着台上的公主。会议开始,坐在我旁边的朱拉隆功大学中文系老师陈静容轻声告诉我,主持人是教育部的官员,发表讲话的是教育部长。因为不懂泰语,我听得一头雾水。过了一会儿,听到了公主的声音。公主的声音圆润、明亮、磁性。公主的致词不长,还没有听够她迷人的声音,致词已经结束。接下来是在慈善方面作出贡献的出版社和获得年度图书奖的作者走上前,接受公主颁奖。这个过程稍微长一点,颁奖结束,公主站起来往外走,公主的情绪很高昂,一边走一边跟参会的人员谈笑风生。

公主走出会场,我们赶紧跟在后面,跑到南美出版社展厅的后门等候,因为公主要先去紧邻的获奖作品展厅,从那里步入南美出版社展厅的后门,穿过展厅来到前门,在大书上签字和接受礼物。我们刚刚在南美出版社的后门边站好,公主已经迈着稳健的步子走过来了。公主穿了一身浅紫色的套裙,上衣的右边,有一条从肩到底边的装饰带,绣着精美的图案。我知道公主出生在星期六,代表颜色是紫色,所以特意系了一条紫色发带。公主笑盈盈地走过来,握住了我的手。这一刻,我感觉穿越到了一个童话的世界里。公主不施粉黛,面目祥和、目光清澈。公主说,新书发布那天,因为有事,没有去。我没想到,公主竟然惦记着这件事。我看着公主笑了,我说,公主您好。谢谢您翻译我的书。我终于见到您了。公主微笑着,走进了展厅,她选择了从挂着《时尚中国》照片的那面墙走过去。文化中心蓝素红主任跟过来,向公主介绍图片的内容:当下中国的各式婚礼,有自行车婚礼、集体婚礼、农村婚礼;当下中国的各式家庭,有大家庭、小家庭,最有意思的一张照片是一大一小两个人对坐着,老爷爷拉琴,小孙子专心听着。蓝主任说,这幅照片叫《老少知己》。热爱摄影的公主饶有兴趣,一幅幅看过去。走到出口,早有南美出版社的工作人员递上签字笔,恭请公主在大书上签字。公主一笔一画,写得非常认真。公主离开后,我看到了公主的签名,公主签下了泰文和中文名字,还有日期。我们都捧着大书合影留念。公主签名的时候,我们捧好礼物等在旁边,礼物装在金黄色的托盘上。公主签完名转过来,先由南美出版社奉上礼物,他们的礼物是那本我签过名的大书《哪一种爱不疼》。公主高兴地收下交给随行人员。我的礼物是我的中文小说集《谁是谁的软肋》和书法家张瑞田先生的书法作品一幅,我给公主介绍了我的礼物,我告诉公主,我知道她写书法,所以特意准备了书法作品送她。我还告诉公主,我在曼谷中国文化中心的图书室见过她的书法。公主高兴地收下了。蓝主任代表文化中心送给公主的礼物是北京的胡同剪纸照片和邮票。公主热爱集邮,喜欢胡同,翻译了铁凝的《永远有多远》之后,公主专门在泰国修了一条中国的胡同。听完蓝主任对礼物的介绍,公主点头微笑。跟着公主转到展厅的侧面,眼看公主就要走过南美的展厅,公主的中文老师俞老师赶紧上前,替我请求跟公主合影。公主笑着答应了,我和公主站在《哪一种爱不疼》的封面和扉页的巨幅海报前,所有跟随公主的摄影师一起举起了照相机。给公主照相的摄影师都是指定的,其他人不可以随便拍照,更不可以用手机拍照。我脸上保持着笑容,心里却很着急,这些摄影师水平一流,可我什么时候才能拿到这些照片?这个时候,还是俞老师最懂我的心,她快速举起手机对准了我和公主,替我照下了几张珍贵的合影。一群举着专业相机的人里,只有俞老师一人举着手机,也就仗着是公主的中文老师,大着胆子违规了。公主看见了,不仅不恼,还走过去,把自己的手机交给随行的一个人让她拍了几张。拍完,随行把手机还给公主,公主指着手机盖上的卡通人物说,这是我的卡通形象。公主的卡通形象很可爱,但是似乎对公主用可爱这个词不合适,我迅速在脑袋里翻检出一些恰当的词。我说,卡通很像公主,画得很有趣。我看了公主一眼,又看了公主手机壳上的卡通一眼,卡通形象是穿军装的。我眼睛里的疑问被公主看见了,公主没等我问,就说,我在部队任职。我笑起来,告诉公主,我也在部队任过职。公主说,我已经退休了。我告诉公主,我也退役了。公主再次笑起来。公主的中文太好了,我跟她用中文交流的时候,差一点忘记她的泰国公主身份。我对公主说:“2014年您去过鲁迅文学院,我2012年也在那里学习。鲁迅文学院的老师知道我要来泰国,让我转达对公主的问候和祝福。”公主点着头说:“那儿的学生都是写作的,他们有工作,他们集中在一起交流探讨,很好。”我们两个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后门。公主被《十里红妆》的图片吸引,移步过去观看。蓝主任告诉公主,这是宁波古代的嫁妆,女孩结婚的陪嫁。公主点点头,然后问,为什么是宁波?没想到公主会问这样的问题,是啊,为什么是宁波?这可是一个大问题。要回答这样的问题,非得从宁波的经济谈到文化不可。蓝主任急中生智,告诉公主,中国各地都有嫁妆,嫁女儿陪嫁是以前的传统,也许宁波的嫁妆更好更有代表性。

要说的话很多,但没有时间了,公主一个上午要巡视完所有泰国出版社的参展摊位,不能在南美这个展厅耽误更久了。公主走到门口,一一握过大家的手。这就是告别的时候了。我站在那里,看着公主走远,浅紫色的衣服闪动在眼睛里变成了记忆。

(作者系鲁迅文学院第十七届高研班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