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首页

“军旗飘扬”征文启事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为隆重纪念建军90周年,从即日起至2017年10月底,人民日报社与中国作家协会联合举办“军旗飘扬”征文活动。

  征文要求以文学形式展现人民军队在各个时期作出的伟大贡献,深切缅怀成千上万的革命英烈,真情讴歌当代军人保家卫国的精神风貌,记录我国军队建设的巨大成就,用革命的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爱国主义精神,激励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地迈向未来。作品要尊重历史,注重品位,内容真实,情感真挚,文体以散文、随笔、诗歌及短篇报告文学为主。作品要求原创,为未公开出版和发表的作品。散文、随笔字数最好在4000字以内。

  《人民日报》“大地”副刊将从征文来稿中择优刊登。征文结束后,主办单位将邀请相关领域专家评选优秀作品并举办颁奖活动。

>>详细

作品更多>>

巴丹吉林的生命礼赞(田霞)

许是情感久了便凝成壮美,抑或期望久了便聚成力量。踏访巴丹吉林沙漠是久存的愿望了,因为那里有为祖国航天事业默默奉献的一代代军人,有坚守在边防一线的戍边战友,还有 “幸福村”的故事……

不孤独的守望者(蔡海光)

广东省大埔县的三河坝,是我的家乡。1927年10月在这里打响了一场载入史册的三河坝战役。这场战役,让“三河坝”三个字蜚声中外,名扬天下,成为绕不开的红色经典。

一棵小白杨(朱金平)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北疆……” 一路听着这首耳熟能详的军旅歌曲,我们的越野吉普车向着西北边陲的小白杨哨所奔去。那个在歌声中被传唱了多年的北疆哨所,最标准的名称是:塔斯提边防连。

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马识途)

解放大军,九十载,光辉岁月。党领导,南征北战,艰苦卓绝。草地雪山埋铁骨,湘江大渡洒鲜血。红旗飘,历史从头写,展新页。

春日里访红安(马誉炜)

在大别山区龟峰山上杜鹃花盛开的四月,我来到名闻遐迩的“二百位将军一个故乡”的革命老区——湖北红安。 远远望去,满山遍野的映山红,灿若丹霞,像一簇簇火焰,映红了朗朗春日的天际。 一提起红安,人们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斗争的峥嵘岁月,想起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壮烈牺牲的无数英烈。在红安县城关庄严肃穆的烈士陵园里,我看到这样的诗句:“血染沙场气贯虹,捐躯为国是英雄。四民安享新生活,奠洒供花岁祭隆。”

长成那棵边防树(臧思佳)

如果有来生
  我想长成一棵树
  青春时开花
  年老时落叶
  如果有来生
  我想长成一棵边防线上的树
  风起时巡航
  风停时站岗……

坪溪“映山红”(王建成)

风车岭前面,过大龙、快到石背山和寮头的坪溪农场场部所在地路口,有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是当年的红军路。红军常常通过这路悄悄下山打击敌人,采集粮食和盐巴等物资上山。据山下饶坪村民说,曾经有一位货郎到饶坪村里一天不走,白军很怀疑,黄昏时追赶他到一农家门口。这家的农妇问他是不是红军。他回答是红军的侦察员,并说马上就要来消灭这里的白军。农妇立即手摘一大捧映山红花遮住他,掩护他从后门上山。果然第二天一早,由这位货郎带路,坪溪山上的红军全部从这小道下山,从饶坪村头村尾包抄围堵,将驻守这里一个营的白军打跑了。

西沙最美军旗红(花晓)

阳春三月,一脚踏上永兴岛坚实的土地,但见,机场各种设施簇新,表明它“新贵”的骄人身份,岛内公路整齐平坦,电瓶车载人环游惬意风光,两侧超市、邮局、银行、医院依次映入眼帘,图书馆、美食街、咖啡店、KTV厅氤氲浪漫情怀,宛若人间仙境,真是度假天堂。昔日荒芜小岛的华丽变身,大多缘于它的又一次新生。2012年盛夏,经国务院批准,三沙市在永兴岛成立,永兴岛迎来发展繁荣的春天。航班、游轮、汽艇来往穿梭,闭路电视、互联网络、移动电话纷纷落户,苍茫海天不再难以逾越,时尚服饰、新鲜食品、时髦话题不再遥不可及,天涯海角搭乘现代化的高速列车,迅速融入中国、联通世界。

红军为啥打胜仗(徐贵祥)

红军之所以称为红军,是南昌起义10个月以后的事。1928年4月间,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和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在井冈山会师,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此后不久的5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央通告》,规定“在割据区域所建立之军队,可正式定名为红军……”至此,“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就成了“红军第四军”。值得注意的是,有了第四军,前面还有没有第一、二、三军?后面还有没有第五、六、七、N军?当时还不清楚。福建文史专家傅柒生在《军魂》一书中解释说,因为南昌起义的主体来自于国民革命军第四军,这支部队“北伐”时期战功赫赫,被誉为“铁军”,朱、毛部队沿用“铁军”番号,表明继承“铁军”的传统基因。发扬“铁军”优良的战斗作风,是红四军战斗力旺盛的精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