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烟花三月下江南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8月10日21:21 作者:黄红丽
  “江南好,风景旧成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老诗人白居易道出了历代文人雅士共有的江南情结。
     如果你到过江南,你就难以忘怀这个中国最美丽的地方,山水美,人文美。
     如果你没到过江南,它将是你一个遥远而执著的梦想。
     多少文学名篇是描写江南的?多少画卷音乐是诉说江南的?多少电影电视是讲述江南的?
     盛唐诗人对江南的眷恋最感人。“烟花三月下扬州”永远是中国人心中最动人的诗画。
   而我,一个来自古称瘴疠之地的岭南游子,由于机缘巧合,在三月,两度来到江南,真是人生一大快事也!
     诸葛村记
   近11点抵诸葛村。望着袅袅炊烟中的村庄,心里一片安祥宁和,仿佛走进了陶渊明的桃花源。
   到诸葛村之前,我只是想看看被专家学者称为“江南传统古村落典范”的人文景观,就像当年去周庄去乌镇一样。但当我行走在诸葛村中,我越来越感到我和它是有缘的,它是如此安宁,瞬间就击中了我内心的软肋。
   此处位于浙江兰溪境内,古称高隆岗,今称诸葛村。村内保存完好的元明清古建筑有两百多座,建筑属徽派风格,所谓“青砖灰瓦马头墙,肥梁胖柱小闺房”。村里有诸葛亮后人四千多人,从诸葛亮第四十三代到五十五代孙,十二代同村。
   诸葛村人多以经商、从医为主,然村民并无市井气,大人小孩均神态安祥。在路上,经常见到七八旬高龄的老头老妪,健朗悠闲。连村里的猫狗鸡鸭,也都一付自由自在的样子。偶遇小巷深处一大黑狗,本以为会狂吠一番,却没有,在我的注视下,似乎有些羞涩地躲向一边,极驯良。又见水塘边树下一矮墙上企着一红冠公鸡,喜气洋洋地昂着头,令人想起“鸡鸣桑树巅”的意境,我连忙抢拍下这动人的场景。
   先到丞相祠堂。壁上长满苍苔,静悄悄地。忽然传来一阵鸟鸣,如雨点般,感觉悦耳。
   印象最深的是天一堂的百草园。诸葛后裔遵从先祖“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族训,识草用药学医者甚众。天一堂的主人诸葛棠斋便是一良医。在这个百草园里,许多我原来只在中药方上见过的植物,如今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眼前。地黄、佛手、萱草、重盆草、天门冬、山茱萸------山茱萸长相极美,似江南女子的情态,忍不住摄影留念。
   近一时,下起细雨,一少妇见我在屋檐下躲雨,就热情相邀,要我到她家的农家菜馆吃饭避雨。见她长相和善,肚子又饿,就跟她走。屋子里有一六十开外的老伯正忙碌着,估计是她的家公。而另一埋头于厨房炒菜的小伙子,可能就是男主人了。少妇开朗,开口三分笑。那种毫无机心的笑让人心里暖暖的。小伙子朴讷少言。我要了一个蕨菜炒咸肉,一清炒水芹菜。菜极咸,原以为是咸肉咸,没想到水芹菜更咸。我说你家的盐不花钱啊,少妇乐呵呵地说要给我重炒一碟,我说不要浪费这么鲜嫩的水芹菜,用开水涮涮就行了。饭自己随添,只收一块钱。我在院子边吃饭,不时有三两只鸟雀飞过来觅食。菜极咸,饭极香,人情极甜,环境极美,心情极好。
   告辞出来,见少妇抱着一个六七个月大的男婴,站在水塘边笑着跟我道别,好像走亲戚的感觉。男孩也喜欢笑,似乃母。
   灵隐参禅
   下午三时来到灵隐寺。的士司机左怀玉一路上跟我聊天。他说灵隐寺的票太贵,他来杭州开车四年都未曾进去过。小左是安徽人,老婆是浙江衢州人,儿子6岁。每月收入三千元左右,老婆没工作,儿子读学前班,要租房,生活压力很大。过年老父亲来杭州玩,丈母娘也过来玩,一下子就花了好多钱。
   灵隐是福地,但对于像左怀玉这样的打工阶层来说,却是可望不可即。
   下了车,先购飞来峰门票,35元。再购灵隐寺票,30元。
   尽管不是旅游旺季,灵隐寺依然游人如鲫。毕竟是名山古刹,香火极盛。
   我独自沿溪涧边游人较少的小径且行且看。流水淙淙,古树参天,曲径通幽,尘虑顿去。
   来到灵隐寺前,见好几个导游举着高音喇叭冲着团友们声嘶力竭的讲解着,强调给他们20分钟进寺里参观,过时不候。这哪里是旅游,分明是在竞走!
   避开众人,悄悄来到大雄宝殿,依例礼拜捐献。适逢寺里僧人晚课时间,闭目合什,聆听那浑厚的诵经声,心里一阵阵感动。梵然泪下。
   前年来灵隐,在观间殿前,我感悟观世音菩萨普渡众生的真谛,决心此后一定要尽量帮助别人,多做善事,多行善行。遭遇苦难的人,更能体察弱者的生命困境,也更能同情弱者。有能力助人是多么幸福的事——施者比受者更有福气。
   又想起去年帮我渡过难关的弪一法师,当年是在此处受戒,心里更有一层亲近的感觉。
   曲院风荷记游  
   清晨起床洗涮后,步行往西湖。一路上见浙江图书馆、浙大附中、西湖小学等。西湖小学的学生们正在做早操,此地与西湖仅一路之隔,想来在此做个小学教师也很不错哩。
   曲院风荷原名“麯院荷风”。因出酒酿,又种荷花,故名。后康熙皇帝改为“曲院风荷”。两字之改,境界全出。前者为写实,是散文的;后者为写意,是诗的。与西湖这洞天福地更契合。康熙虽非文人雅士,然生命有大境界,表现在文字上也不同凡响。
   杨万里诗曰:“毕竟西湖六月间,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荷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写的是盛夏观荷。春天自然不是赏荷佳期,但风光宜人,别有一番情趣。杭州人有福了,他们三五成群,在湖力茶楼品茗。我要了一碗西湖藕粉,清香爽滑,就着湖上徐来的清风,真是荷不醉人人自醉。
   又见一片残荷露出水面,想起李义山诗:“留得残荷听雨声”,想像着雨天听荷的情景,不由心驰神往。
   昨夜的忧烦,经此清风荡涤,已荡然无存,只有深深的感动留在心底。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