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湘 西 行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8月10日21:19 作者:黄红丽
  时间:2001年11月9日至11月15日
   同行者:
   雷铎(国家一级作家)
   孙渊(湖南省文化厅群艺馆馆长,已离休十年)
   曹蓉蓉(广铁集团教育处高级工程师)
   孙放放(孙老的女儿,曹老师的儿媳,将于一个月后移民加拿大)
   三川玲(潇洒杂志社编辑)
   黄红丽(广东教育出版社编辑,昕昕妈妈)
   张闻昕(广东省委机关幼儿园中三班小朋友)
   
   11月9日    星期五    晴
   礼拜二晚上夜游珠江,三川玲接到曹老师电话,说放放将出国定居,走前想去一个最中国的地方,约同游湘西凤凰。三川玲邀我同行,我一听是湘西凤凰,立即想起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想起黄永玉画中的故乡,便爽快地答应了。
   礼拜三社领导回来,我赶快办好休假手续。礼拜四教材编辑部召开选题论证会,前前后后忙乱了几天,礼拜五上午十点半赶紧开溜。昕昕奶奶做好面条,草草吃了两碗准备出行,忠从单位打电话说要回来送我们。约好11:50在省人大门口集合,但到目的地后却不见其他人。后来曹老师来了,急得不得了,忠便让我们先走,他等着送雷老师他们。我们到站上车后安置好,给雷老师电话,雷老师说已到候车室,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准备等雷老师他们一来就开他们的“批斗大会”。
   火车中午12:55出站,到湖南吉首将是第二天早上7:10。
   在火车上,孙伯伯与曹老师、放放、三川玲四人一起打“拖拉机”,我阅读放放从网上下载的有关凤凰的资料,昕昕找雷伯伯“拔河”、猜谜语。最有趣的是唱歌,雷老师带着昕昕唱:“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正在给小和尚讲故事,他说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在给小和尚换尿布------”把车厢里的旅客逗得哄堂大笑。
   
   11月10日    星期六    晴    宿教育宾馆

   清晨7:12火车抵达吉首火车站,车站的工会干事小舒已在等候我们,随即带我们到车站的餐厅用早点,饭后又叫车把我们送往凤凰。一路上山黛水蓝,星星点点的野菊花引起大家的惊呼。从吉首到凤凰,五六十公里,车程一个多小时。我忍不住说:“我其实对凤凰有着一份非常亲切的感情,不仅因为凤凰是沈从文黄永玉的故乡。我们粤东也有一座凤凰山,也非常美丽,我妈妈就是凤凰人。”车上的人都笑起来——没到凤凰就开始抒情啦!
   湘西凤凰之所以令人神往,大半是由于沈从文的魅力。特别对于我们这些小资文人来说,沈老师(一路上我们调侃地称沈从文先生为沈老师)是我们朝圣的偶像。来凤凰主要是想探寻究竟是什么样的灵山秀水孕育了沈从文黄永玉两位驰名世界的文学家、艺术家。
   先访沈从文故居。十分简朴,一代文豪诞生在一个相当平常的小院里。我们分别留影。我在故居里买了两本《沈从文自传》,一本送给曹老师。曹老师为我们这次出行创造了很多方便,我们谈得很投缘。她虽然将近退休年龄,心态不错,人缘又好,对儿媳妇疼爱有加,待放放有如女儿。
    下午本来想去南长城,车到半路,却因修路而打道回府,便去参观熊希龄故居。熊氏乃民国总理,人称熊凤凰。建有香山慈幼院。熊氏的第三位夫人是毛彦文教授。传说吴宓教授曾追求过毛彦文,但吴宓性格犹疑,毛彦文终于嫁给熊希龄当填房。熊相貌英俊,留着漂亮的胡子,毛彦文要求他剃去胡子方允求婚,熊照办了。
   在沱江边见到画吊脚楼的美院学生,他们说黄永玉回来了,于是一行人便寻到黄永玉家夺翠楼。此处居高临下,俯瞰沱江,视野十分开阔。黄家的大红门却紧闭着,邻居也说不知道他回来。后来才知道他住在宾馆里。
   沱江水清而浅,估计掉下去也就齐腰深。水草清晰可见,长长地漂浮着,如水妖的长发。舟行江中,宛若在一片流动的黛绿的绸缎上滑行。沱江两岸多是老房子,还有些残存的吊脚楼。泛舟到接官亭边,弃舟登岸,前去寻访沈从文墓地。
   前往沈墓路上,有三五小童手持编织的蝴蝶向我们兜售。有一小童机灵过人,缠着雷老师推销,雷老师哄他说自己是导游,经常来此地,已买过很多“蝴蝶”,小童狡黠地问道:“你说你是导游,那你说说沈从文墓前黎元洪题了什么字?黄永玉题了什么字?墓碑前面写的是什么字?后面是什么字?”一下子把雷老师考倒了,也把大家逗乐了,雷老师只好老老实实向他买一个“蝴蝶”。
   黄永玉题字:“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
   墓碑正面,集沈从文手迹,其文曰:“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
   墓碑背面为沈从文妻妹、美国耶鲁大学教授张充和所撰对联。联曰:“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11月11日   星期天   晴  宿教育宾馆
   
   早餐在教育宾馆吃两元钱一碗的粉面饺子。饭后直奔黄丝桥。路颠簸不堪,大家照顾我们母女,让我们坐车头。
   黄丝桥是座石头城。我们沿着古城墙走,感受边城逝去的岁月。
   在黄丝桥购得牛雕一座,送给昕昕这头小牛犊。
   次到南长城。南长城是1998年才认定的文化遗产,现正在修缮。全长200多公里。修来对付苗民的——把苗民圈起来,以便于统治与管理。
   在南长城前,许多苗族妇女背着背篓,追着说服游客租她们的苗族服装照相。我们本来不动心,没想到有一位老太太非常坚决地跟着我们爬石阶,终于打动了雷老师。雷老师开了个头,大家也就纷纷试装照相。放放穿了苗族少女服装,显得十分俏丽。昕昕穿上苗装好像顿时长大了几岁,大家呼之为“童养媳”。接着又跟老太太侃价,想买她的围兜,结果以100元的价格卖给了三川玲。另一付银片她却死活不卖,原来那是她的陪嫁。到了山顶,放放又花138元从另一妇女手中买到一个绣花围兜。此时又走来一个苗族老太太,我顺便问她身上的绣花围兜卖不卖,她说卖,50元。我以为听错了,再问,赶紧买下。没想到卖给放放的中年妇女叽里咕噜说了老太太一顿,估计是埋怨老太太卖得太便宜。老太太顿生悔意,顿时把她的绣花鞋价钱提得天高,看我们无心买,这才又压下来。
   吃中饭前,昕昕上厕所,雷老师在外面喊门,昕昕一听,随口迸出一句:“小鸡蛋,别客气!”此后,一路上昕昕昵称雷伯伯为“小鸡蛋”。雷伯伯先是呼她为“鸽子蛋”,后来问她当不当“水鱼蛋”,说“水鱼蛋”能在水里游泳,这个小傻瓜就答应了。还经常说雷伯伯是他们中三班的小朋友。一路上这两个“蛋”友谊与日俱增,形影相随。
   吃饭时,陪我们玩的吴师傅说起黄永玉的老房子就在他家后头,我们便央他开车送我们过去。来到黄永玉童年居住的老屋,只见院门紧闭,木门上贴着:“家有恶犬,来人小心!”的告示。敲门进去,便听到一阵狂吠声。凤凰城里的猫狗都大,大多狗脏兮兮憨里憨气的,只有黄家的狗最凶。庭院里有三棵柚子树,枝头垂挂着硕大的柚子,还有黄永玉自己的雕像。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黄永玉的侄媳妇温婉美丽,颇有大家闺秀风范。
   从黄家出来,曹老师一家三口先回旅馆,我们四人则去逛街。商品一条街的工艺品琳琅满目——花花扎染、张桂英银坊、熊承早蜡染、水云织坊------此街原称老街,街上有百年老店、国家保护民居。凤凰民风淳朴,文化底蕴深厚。小店名字颇有韵味:老房子饭馆、夜来甜美容厅等。老街上的工艺品店和饭馆招牌好多为黄永玉所题,看来这老爷子乡情浓厚,又好说话,沾亲带故的或者说几句好话就可要到他的字。
   水云织锦坊的女主人叶水云是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工艺美术师,其姑婆叶玉翠老人则是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男主人傅元庆书法颇佳,有启功的味道,其蜡染石鼓文也颇见功底。两口子皆木讷少言,男画女织,过着非常写意的生活。其女傅家轩秀丽可爱。雷老师看中一幅“瓶”,开价800元,直讲到500元成交。雷老师一边讲价一边与老板攀谈起来,我对老板说:“雷老师是国家一级作家,书法师从赖少其,左书尤其有特色。”老板听了赶紧拿出文房四宝,请雷老师题字,雷教师便以老板夫妇名字入句:行云流水元有庆。
   晚上在方正餐馆吃饭。菜太咸,但老板父子皆和善淳朴,使人有宾至如归之感。
   探访到一家东门客栈,房间、厕所皆收拾得干干净净。最吸引人的是有两个面江的房间,视野十分开阔。男主人干瘦精明,女主人面如满月,有旺夫之相。
   
   11月12日    星期一    晴   宿东门客栈

   上午10点搬往东门客栈。安顿好后再度泛舟沱江,由客栈老板田茂俊师傅亲自划船。巧的是,田师傅竟是吉首火车站田茂标的三哥。田茂标是曹老师铁路系统内的同事,原来是住到熟人家里。
   下午购物。为昕昕买了一套苗族服饰,穿上去分外可爱。在花花扎染给自己买了一条裙子,给忠买了一把牛角梳一个耳勺,给妈妈和婆婆俩老太太各买了一个带“福”字的银手镯。
   中餐晚餐均在老房子饭馆用餐。这所房子是吊脚楼建筑,房龄一百多年,饭菜十分可口。炒菜师傅为一圆脸小伙,菜单的字写得蛮漂亮。雷老师以一联来概括它的特色:“沱江水浅人情厚,食肆房老客面新。”
   是夜,在二楼阳台冲茶喝。阳台上点亮红灯笼,我们围坐着看雷老师泡茶。沱江两岸星星点点的灯火,映在清凉的夜色中。江风徐来,带着沁人的凉意。我们一边闲话,一边品茶。雷老师专门从家里带来岽顶蜜香单枞茶,还携来一把老茶壶。
   “楼看沱江撑篙景,耳听浣女捣衣声。”这是雷老师赠给东门客栈的对联。
   
   11月13日  星期二    阴  宿东门客栈

   先去黄毛坪看军阀龙云飞的故居。故居墙颓瓦摧,杂草丛生,破败不堪。据说龙云飞十分残暴,他家不远处有一万人坑,凡反对他的都拉到万人坑杀头。龙家有一裁缝,其老婆妖娆风骚,给龙看上。裁缝与老婆吵架,龙得知把裁缝钉在唱歌台边一棵大树上,活活剥皮弄死了。龙云飞在解放前夕被共产党剿灭。
   赶集。集市熙熙攘攘,多卖农民需要的工业化工用品。苗民大都着汉装,只有上了年纪的才着苗装。在一间经营手工艺品的店铺盘桓良久。店主是一年轻女子,活泼大方。听说雷老师是作家,很是热情。她说她家在此地经商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她想把资料寄给雷老师作素材。雷老师看中一双绣花鞋,做工精美。女主人说是从乡间收购来的,鞋主人是个90多岁的苗族老太太,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雷老师以50元买下绣花鞋,他说画家林墉喜欢收藏这些旧东西,他准备拿它去与林墉换一幅画。女主人还送我一本红宝书《毛主席的五篇哲学著作》,要还钱,坚拒。
   晚上曹老师的朋友吴县长请吃饭,吉首火车路段工会杨主席作陪。我们向吴县长提了些旅游建设的意见。杨主席不停地向雷老师敬酒,三川玲也喝了不少。七点多曹老师一家告别凤凰去长沙。十点多打电话来询问雷老师他们有没有醉,我开玩笑说:“三川玲吵着要回阿富汗,雷老师清醒点,只说要回美国。”曹老师和放放大笑。
   看晚间新闻,报道美国12日又发生空难。
   
   11月14日   星期三  晴  宿东门客栈
   
   沿沈从文当年的足迹,我们坐小船前往官庄,来回共三十多公里。
   沱江两岸长满黄色的野菊花,一路看水看山看花看鸟看人,悠闲自在,心里异常恬静。水边有一种叫油纸伞的小鸟,蓝灰身子铁锈红尾巴,十分可爱。据说还有一种叫打鱼郎的小鸟,还有画眉,天上还有鹞子飞过,听说鹞子是用翅膀打架的。
   给我们撑船的除了田师傅,还有他的朋友安师傅。安师傅的儿子今年已上大学,但他看起来还挺年轻,朴实,能吃苦。走了一段路,安师傅停船靠岸,爬到自家山地摘了一大袋桔子给我们吃。午餐、晚餐均是他掌勺,手艺不错。他原在交通局工作,后来单位解散,便去打工当大厨,现在想搞家庭旅馆,闲时撑船。一个下岗工人供着一个年需万元开销的儿子读大学,委实不易。但他没有埋怨,有一种湘西人的坚韧。
   沱江水浅,又有很多坝子,常常抬船过去。有一大坝还需把船抬到公路上走一段。
   一路上景色可圈可点处甚多,昕昕最快乐了。在一处河滩上,昕昕看到农民在平整土地,一畦一畦的,她惊叹:“哇!这么多人在修路啊!”把我们听得目瞪口呆,继而大笑。真是一个“孔老二”!
   回来路上,雷伯伯问她:“昕昕,这几天哪天玩得最好?”
   “今天。”
   “为什么?”
   “因为有鱼松吃。”
   “那你看到什么?”
   “一点鱼松。”
   “还看到什么?”
   “还有一点鱼松。”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原来这小家伙今天已把半袋鱼松吃完了。
   回到沱江镇已是暮霭沉沉万家灯火。今天两位师傅真是辛苦,我们主动给他们加了20元工钱(共320元),又买了两包当地的好烟白沙烟送给他们,并请他们一起共进午餐晚餐。他们都很感动,人心就是这样。
   
   11月15日   晴   宿东门客栈
   
   上午参观文昌阁小学,登南华山森林公园。下午看雷老师写字。晚上坐汽车到吉首,晚10:55乘火车返穗。
   文昌阁小学是沈从文黄永玉的母校。我们在操场边看到一墙用金笔写的《从文自述》(中英文)。操场上有一班小学生在溜梯,昕昕看得眼馋。
   南华山古木参天,凉爽得很,爬到山顶都不流汗。
   下午雷老师在水云织锦坊写字,引来很多人围观。刚好从吉首来了一群人,内中有吉首书协主席林时九、吉首大学美学教师龙章二,也磨刀霍霍上阵。
   今天我又在此店买了一幅“和平”,叶水云以此主题织的第四幅作品获国家金奖,出价1万元。我买的是第一幅,300元。
   晚上水云织锦坊主人请雷老师吃饭,我们作陪,宾主尽欢。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