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京华见闻录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8月10日21:17 作者:黄红丽

  下午两点正到达北京机场。十年前第一次来北京,到人民大会堂开《徐特立文存》首发式,记得当时是四月份,刚停暖气,住在北京理工大学(其前身是延安自然科学院)。车在长安街经过,只见花次第开放,春天来了的感觉特别好,不像广州正在经历最讨厌的黄梅天气。
   这几年每年都要到北京几次,组稿,开会,办事。每次办完正事,有时间的话则到未名湖畔走一回,所以我虽非北大学子,未名湖的春夏秋冬却都见过。总觉得北大是五四发祥地,然有时在校园走走看看,各学生社团的公告少见文彩风流,心下叹息。目前大学处处见大楼拔地而起,大师的身影却越来越稀有。
  住王府井的华府酒店,通过e龙网订的,门面尚可,房间却窄小,且不透气,暖气又太足,感觉自已像只可怜的烤鸭,一夜未睡好。次日一早就给教育报咏梅打电话,帮我订了北师大的兰蕙公寓。
    事情办得很圆满。搬到兰蕙后即去中国作协拜访胡殷红大姐和田滋茂书记,也想打听一下有没有作家在写三农问题的纪实作品。算是公私兼顾吧。
  作协办公楼在装修,现暂时在鲁迅文学院办公。殷红姐的办公室阳光很好,一边喝茶一边聊天。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但我却没有拘束的感觉,一见面她就快言快语,又把礼物一一递给我——一把很特别的蒙古刀是给培忠的,一条意大利丝巾是给孩子的。她说就是没有你的。忽然看到我手腕上的彩色玛瑙串,就打开抽屉拿出一首饰盒子,说:“刚好这里有一条手琏,是张抗抗送我的,转送你吧。”我很不好意思,觉得受之有愧但又不想却之——张抗抗可是我喜欢的作家哟!恭敬不如从命吧,我很快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殷红姐是文艺界的名记了,却喜欢接近小人物,按她的话说:“大人物咱也见得多了。”书桌上放着张洁的新著《知在》,还有张洁写给她的电子邮件打印件。如果她要写一本当代文坛见闻录的话,肯定是非常好看的。我想。总觉得殷红姐身上有燕赵侠气。我听周政保老师的爱人邵南燕大姐讲过,周老师生病后,平时并没有多少私交的胡殷红亲自上门看望周老师,还拿了一千元给他。在中国作家网的“殷红视野‘里,我还看到很多文坛掌故,比如文坛新锐吴玄洪治纲等称她为“胡奶奶”的轶事,不禁大乐。我这人读书就是这样,读不出多少微言大义,专记那些趣闻轶事。
  十一点左右去拜访田书记。他一直在忙,接电话,接待人。我便先看他近来的书法作品,知道田书记是摄影和书法的行家,也在《人民日报》等报刊上欣赏过他的作品。他最近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书法作品集,春节又潜心创作了近六十米的书法作品长卷《道德经》,正在琉璃厂装裱,已经有好多出版商收藏家想出版收藏了。我听了很感兴趣,请他带我去琉璃厂见见世面,他答应了。到琉璃厂真是大开眼界,给田书记装裱的是一个装裱世家江苏窦家,祖孙三代有两人上了《中国当代书画装裱艺术博览》。看到正在拓补的田书记的《道德经》书法长卷,虽然我的水平属于只能看热闹的,也觉得很震撼。也看到很多像碎纸的古字画残片如何在能工巧匠手下复原。照了不少照片,主人夫妇非常朴实。
  早上约了教育报咏梅和新闻出版报红雨一起吃晚饭,也想邀田书记一起。田书记坚持由他作东,没想到走到半路,就接到电话说作协有人病了,这样田书记就要赶去医院,但他还是坚持把我先送往教育报社。一路上经过中宣部、外交部、财政部旧址,他一一介绍。介绍到新华社时,我说我在里面住过,我的同事的先生是广东分社社长。话音刚落,田书记就笑起来:“杨健!那是我的老朋友喽!”这奇遇一定要告诉梅子的。到了中国教育报社大厅,只见迎面走来的一个中年人奔过来和田书记握手,并连称老朋友,原来是教育报的老总刘堂江,与田书记是1976年认识的,三十年的交情!
  晚上和咏梅红雨听俄罗斯老歌,感觉棒极了!俄罗斯的姑娘小伙气质高雅而又热情奔放,一首首经典的歌曲回荡在心中。俄罗斯是个高贵的民族,尽管目前经济比较困难,但我依然对这个民族充满敬意。我们频频鼓掌,歌手们的笑容更明媚,歌声更悦耳了。红雨是老朋友了,当年到西单购书中心作《我平庸我快乐》的签售,我们一见如故,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她对全国出版业的分析让我获益非浅。咏梅也见了几次,以前只看到咏梅的豪爽,这回更见到咏梅的浪漫与坚强。兴尽而归。
  住北师大真好。早上到校园漫步,见好多女孩在树下晨读,想象着我们的曾老师二十几年前也是那样花样年华的曾同学,多么美好的青春!正不着边际地胡想,就接到曾老师的信息,真是心有灵犀。出差喜欢住校园,除了安全干净价钱实惠外,还可以看看这些年轻的面孔,追忆自己的逝水年华。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