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想起志摩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8月10日21:13 作者:黄红丽
  近读韩石山先生新作《徐志摩图传》,使我又一次想起志摩和他的诗。年初读《志摩的信》,就很想写一点心得。杂事繁多,人又疏懒,一搁就放下了。再次提笔,已是岁末。
   其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很不喜欢徐志摩的诗,总觉得它浅,只有音韵辞藻之美,好像缺了点什么,不足以撼动心灵触及灵魂,不符合个人的审美趣味。近两年来,颇喜欢读些名人日记书信,觉得从中更能真实认识斯人斯文。就在这种阅读背景下,我读到了《志摩的信》,此后又读其日记《西湖记》,逐渐消除了我对徐志摩的成见——志摩的诗文诚然并不深刻,但自有其独特的价值和魅力。读志摩致小曼以及他的适之大哥的信,真是满口噙香,志摩的炽烈与纯真、诗心与学养,浑然天成地灌注在那些信笔写来的文字中。
   想起志摩,就会想起他生命里的三位女性——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现在很多人认识的徐志摩,并不是历史中的徐志摩,而是电视剧《人间四月天》里的徐志摩,这是对徐志摩的庸俗化(或曰世俗化)解读。《人》版的徐志摩是个“恋爱中的宝贝”,他的职业似乎就是谈情说爱。前几天到新会寻访梁启超故居,同行的唐君给我们讲了一个校园版笑话:某中学生在知识竞赛中给对方出了一个这样的题目——你知道徐志摩的情人的丈夫的父亲是谁吗?答案就是“梁启超”。大家听了都哭笑不得。我当时叹息:“梁任公地下有知,岂不捶床痛骂不肖子孙乎?!”也许是因为志摩的爱恋太精彩,也许是因为志摩追求的女性太耀眼,也许是因为才子佳人的故事太浪漫,志摩留给历史的背影就模糊成一个才子的符号。
   想起志摩,就会想起他的新月派同人,想起这一群被遮蔽历史真相的风流人物。这是一群留学欧美的自由知识分子,他们中的代表人物如胡适之、陈西滢、梁实秋、闻一多诸人,在刚进入我们的视野时只是简单的政治符号。仅以闻一多为例。因为中学语文课本里的《最后的讲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我心目中闻一多就是一个民主斗士。所以,当了解到他竟然也是新月同人时,我确实是“友邦惊诧”了好一阵子。是的,闻一多是一个民主斗士,但又不只是一个民主斗士,闻一多更是那个刁着烟斗“饮酒读《离骚》”的真名士。历史常常这样被片面解读了。徐志摩也一样。韩石山先生在《徐志摩图传.小序》中说:“文名太盛,俗名又太艳,徐志摩实在是新文化运动人物中被误解最多的一个。”
   韩先生曾写过一本《徐志摩传》,那主要写作为才子和情种的徐志摩,那更是公众心目中的徐志摩,而在《徐志摩图传》中,韩先生力求为我们还原历史的真相,他宣告要写的是“‘非才子’的徐志摩传”。他告诉我们:“正像恋爱只会是他(指志摩)人生的副业一样,写诗也只可说是他人生的副业。他的志向是改造中国社会,革除陋习,以臻文明,要做一个欧洲文艺复兴式的人物。”而对于读者来说,不管是什么样的志摩——是那个再别康桥的抒情诗人,还是那个从西湖寄几瓣桃花给储安平的浪漫天使,还是那个组建新月社创办《新月》杂志的志摩,都是魅力四射的人。他有众多的男性朋友——胡适之、陈西滢、叶公超、杨振声------也有众多的女性朋友——凌淑华、韩湘媚、沈性仁------方令孺写过一篇文章《志摩是人人的朋友》。是的,志摩的纯真自由的天性,总是让人易于亲近。而他浸淫欧美知识分子的理性的自由知识分子精神,也让人神往。从个人的阅读趣味来说,我更喜欢读鲁迅的文章,那透骨入髓的生命体验,那洞察人性幽暗的智慧,让人震悚和反醒,所以阅读鲁迅是思想和灵魂的一次惊心动魄而又酣畅淋漓的旅行。志摩的文字却是浪漫的、有趣的、飞扬的,这样的阅读更像是同友朋话家常,纯真浪漫而不神经质。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