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读书,多么好的事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8月10日21:09 作者:黄红丽
  重庆书市归来,同事老方写了一篇随感《读书,多么好的事》,这个题目一下子击中了我,使我情不自禁来写这篇同题作文。
   是啊,读书,是多么好的事!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在接触文字之前,我的世界只有山窝里那么大,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我曾经不只一次翻越过一道道山坎,攀登上一个个山顶,为的是探寻一个山村少女心底里的疑问:山那边是什么?
   家乡是丘陵地带,开门见山,山不高,登上山顶,眼前还是青山。山那边还是山。
   后来,我识了字,读了书,才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大,山那边不只有山,还有江河湖海,还有跟乡村大不一样的城市,还有很多与我们的邻居大不一样的人群。世界太大了,书籍推开了屏蔽在我眼前的山峦,使我超越了一个山村少女的视界,我第一次领略了文字与书籍的魅力,感到了读书的快乐。
   好读书不求甚解,是我读书的典型风格,我只顾享受读书之乐,而极少去想我将从书里得到什么,读书的收效是可以想见的。大约在十一二岁的时候,我就养成了囫囵吞枣的读书习惯,经常读错别字,后来,我当了中学语文教师,经常会碰到像我少年时一样喜欢考老师的调皮学生,一般是男孩子,他们会拿着武侠小说里的生僻字眼来考我,眼睛里满是看老师出洋相的笑容,每当这时候,我都是把脸一板,断喝一声:“查字典去!”待回到教工宿舍,私底下窃笑一通,赶快抱一本字典查将起来。尽管如此,阅读却在潜移默化地滋养着我,塑造着我。当我中学毕业的时候,我的视野已经比周围的同龄人要宽广得多。少年心事当拿云,我不知道其他人的少年时代是怎样的心理状况,以我自己来说,少年时代的我对自己的期许显然要远远超出现在的现实,它更多的带着乌托邦的色彩。无论如何,我的梦想曾经到达一个非常高远的境界。对于今天的少年来说,考上名校可能是他们的理想。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年的一个山村少女依托着书籍的羽翼,曾经梦想得更高更远。
   阅读为我的人生旅行插上了坚实有力的翅膀。
   杂读旁收,是我的读书习惯。少年时期,能借的书太少,没条件给你选择,抓到篮里就是菜,有什么读什么,我因此读了很多三流的甚至不入流的作品,选择和品味却不知不觉形成。在我个人的阅读史上,对鲁迅作品和《红楼梦》的阅读是最重要的。当我感到无书(好书)可读时,我就会翻阅手头的鲁迅或红楼,它们从没让我失望过。年轻时喜欢读鲁迅的杂文,接着是小说和散文,如今人到中年,更喜欢读日记,因为从中可了读到伟人的平常心。红楼则无论从哪里翻起都可消磨半日。心情不好时,我会读金庸,读得天昏地暗,在刀光剑影中忘了自己。
   读书,有时是一种享受,有时是一种挑战。大学时代,喜欢读西方现代派作品以及哲学美学著作,刚开始阅读的体验太深了,完全是一种咀嚼夹生饭的感觉。可是生吞活剥之后,竞有另一种超越的阅读快感。
   近年,由于编辑中学语文教材,我常常要到教学一线做教材的调查回访,经常有教师向我抱怨有些选文不好教,我归纳了一下,这些被语文教师认为难教难学的选文,基本上是20世纪的经典——现代主义的经典作品。我惊讶地发现,我们的中学语文教师对经典的理解依旧停留在19世纪的作品。对于近年进入教材的卡夫卡的《变形记》以及一些获诺贝尔奖的当代优秀诗歌作品,不仅所知甚少,而且相当抗拒。而中学生的阅读状况又如何呢?广州市一位中学教师告诉我,有一次她上《三国演义》中节选的《失街亭》,班上竞只有一个学生能准确理解“殿后”一词的意思。我听后背上一片冰凉——中学生浅阅读的状况太突出了!倘若他们不能进入深度的阅读,他们就很难从阅读中得到更多的生命的营养。倡议设立国家读书节的全国政协委员朱永新说:“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实质上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据说犹太民族的人均阅读时间是最多的,而这个民族产生的文化巨人也是最多的。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想对着那些青春的面孔呼唤:
   读书,多么好的事。为什么不读书?!
   2007-5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