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一个编辑的快乐与梦想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8月10日21:04 作者:黄红丽
  日子如水般逝去,转眼已有半年没写任何东西了。那天读了杨向群老师的《一个编辑的希望》,心里忽然有了表达的欲望,于是在这个不用加班的礼拜六的黄昏,在悄悄发了一阵呆之后,终于走到电脑前把自己近来的一些感悟和心得敲打成文字。
   今年2月份,在做完高中语文必修课的送审工作后,我写了一篇工作札记《爱上了工作》,写完后发给了高中语文编写组的部分成员,当时,我们高中语文的副主编、省教研室的吴惟粤主任给我回了一个邮件,他说:“小黄,感谢你对工作的热情,也羡慕你能从工作中找乐。”是的,我是一个注重过程的人,我很在意工作过程的乐趣。我常常觉得当编辑是幸运的,尽管工作压力很大,但如果让我再一次选择,我想我还是会选择当一名编辑,因为我常常在工作中品尝到创造的乐趣、挑战自我的乐趣、直接参与文化建设的乐趣。
   图书编辑最重要的工作是做书。从选题的策划到作者的遴选,从稿子的审定到图书的包装,每一步都能体现编辑的创意。甚至于一个细节也能体现出编辑的用心,例如,敲定一个吸引眼球的好书名,撰写一段内容精湛的图书简介。《我平庸,我快乐》原来的书名是“一个中国父亲的教育札记”,后来在与作者的不断互动中定为“我平庸,我快乐”,使书一出来就以其鲜明的个性吸引了包括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纽约时报等几十家强势媒体的关注。“我平庸,我快乐”一书的成功可以说是得益于概念的炒作,而最能体现概念的就是这个颠覆传统观念的书名。我今年刚做的《别以为你了解孩子》一书,作者原定名为“我家小鬼初上学”,我一直觉得书名太过平实,难以吸引读者的注意,琢磨了好久才想到现在这个书名,与作者一商量,立即得到认可。书出来刚半年,就被香港三联买走了图书版权。幸福从细小处开始,快乐也从细小处开始。编辑生活中点点滴滴的收获都使我快乐。
   在做书的过程中,编辑常常需要与作者不断地互动,为了能与作者平等地对话,编辑需要不断地学习,这个过程也使我感到既面临着挑战也充盈着快乐。我们处于一个学习型的社会,倘若不好好学习,就可能被时代抛弃。而我们的工作对象同时也是我们学习的对象,这是我们的职业优势。在做高中语文教材的过程中,我向主编陈佳民老师学习了过去我在课堂上学不到的工作方法以及待人处世的方式,在接待专家的过程中我了解了课标背后广阔深厚的学术视野,在做《我平庸,我快乐》一书时,我向畅销书作家周洪学习了许多图书宣传炒作的可圈可点的高招妙着。我想,这些对于我都是宝贵的积累。
   杨向群老师说:“红丽好像从来不生气。”卞晓琰说:“红丽做起教材来真是走火入魔。”陈少华老师开玩笑说:“黄红丽,你有时也应该装出累的样子吧,要不领导觉得这个同志还有潜力可以发掘。”其实他们只看到我快乐的激情的一面。我之所以重视工作的快乐,是因为有时我也不快乐。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周遭生活中的突发事件使我一度心境暗淡,我感到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的无常,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疲惫。我沉湎在这种灰色的情绪中许久许久,经过艰难的调整,终于使身心恢复了元气。正因为我知道快乐工作的重要意义,所以我更愿意向同事们朋友们展示我快乐的一面,同时我也从大家的快乐中得到我的快乐。
   我的快乐还源于我的梦想。也许这是一个无法企及的梦想,但因为它的存在,我感到充实和幸福。我梦想有一天能成为一个像海峡彼岸的林海音那样的出版人和写作人。虽然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阅读了大量现代派文学作品,我也很认同这些杰出的作品对人类的困境的把握和描述,但在内心深处,我终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那些描写梦想、土地、人类未来的温暖的文字情有独钟。所以,我喜欢林海音的作品和她所从事的文化事业。
   怀抱梦想,快乐工作,这是我的信念,也是我的祝福。
   2004年12月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