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我所认识的黄晖阳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8月10日21:02 作者:黄红丽
  在我因为约稿而认识黄晖阳之前,我其实是“见”过他的。他是我先生的朋友,似乎还来过家里喝茶。但我并没有特别留意过他,只知道这位客人是粤东第一名校广东金山中学的校长,后来又当了汕头市的教育局长。倒是经常听我先生(他当过8年的教育记者,对广东普教的情况很熟悉)说黄晖阳是广东最有水平的中学校长之一,所以当听说黄晖阳当了教育局长时,他认为黄确实是这个位置的最佳人选,由衷地祝贺这位老朋友,同时也为家乡拥有这么优秀的教育官员而高兴。
   但我们都不知道黄晖阳竟是一个出色的演讲家。我们一位老师的孩子、金山中学的一名普通学生写信告诉我们,黄晖阳是他和其他金中学子心中的偶像,他同时寄来了由学生和家长自发整理的演讲稿。一读演讲稿,我们就被感动被征服了!我们都曾经当过中小学教师,深知成为孩子们的偶像并不容易。我们一遍遍地阅读稿子,一次次被感动——这在我们的编辑生涯中也是少有的。于是迫不及待向他约稿。
   那时,黄晖阳刚到教育局长任上不久,工作千头万绪,对于我们的提议并没有热烈响应,倒是对我提出的乡土教材建设感兴趣。黄晖阳为人低调,也许他认为出书毕竟是个人私事,不愿太过张扬。我后来跟他说:“你不要把这事当成只是你自己的私事,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是有责任把好的东西让大家共享的。”当时潮汕地区正处在重建诚信的困境中,我们都觉得自己对此有一份责任。而当时认为改变现状的根本在于教育,作为地方教育长官,黄晖阳当然更意识到自己肩负的使命,于是在深思熟虑之后,他答应了我的约稿。但他又担心他的演讲是南方普通话,不是标准的国语,稿子达不到要求,我跟他开玩笑说:“孙中山毛泽东说的也是南方普通话,并没因此削弱他们的影响力------”
   但我还是尊重他的意见,排版后就把稿子退给他修改,没想到这是一个如此漫长的修改过程——几乎经历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他先跟我谈他的构想,在“谈亲情”“谈友情”“谈爱情”的基础上再加两个讲座:“男孩如何成长为男人”、“女孩如何成长为女人”。凭着一个编辑的职业敏感,我觉得这将是很有冲击力的两个话题,于是就催他快把演讲稿写出来。这下,黄晖阳为难了。原来,他必须站到讲台上才能口若悬河侃侃而谈,他的演讲稿不是写出来的,而是讲出来的,黄晖阳实在是一个天生的教育家!怪不得当他谈起汕头教育现状时不乏焦虑之情,而谈起金中学子却是满脸的怡然自得——得英才而教育之,不亦快哉!可作为刚刚履新的行政官员,黄晖阳实在太忙了,尽管讲台曾是他最向往的圣坛,然而他的岗位已由讲台移到办公室会议室。于是,这两个讲座被无限期的延长。后来,黄晖阳被组织安排参加厅处级干部中大牛津班的学习,一去就是几个月;再后来他或忙于政务或因为身体原因,三番五次地推迟交稿的时间,以致于每次接到我的催稿电话都要连连致歉。每每当他想打退堂鼓时,我就“威胁”他:“我们可是签有合同的!”于是,他只好表示要抓紧。最近,这个完美主义者终于把修改后的稿子寄回来了。
   黄晖阳的家庭是一个教育之家,父母妻子都是教师。他本人是华南师范大学77级的高材生。毕业后在金中当过教师、教务主任,1995年8月起担任金中校长。广东金山中学是一所建于清光绪三年(1877年)的名校,教师和校友中赫赫有名者大有人在,汉学大师饶宗颐,文学家肖乾、郭启宏,教育家杜国痒、许任之,性学家张竞生,我党第一个新闻发言人梅益等等熠熠生辉的名字都与金中联系在一起。黄晖阳在金中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岁月,金中是他的骄傲,金中的学子则是他人生价值的见证,难怪他对金中一往情深!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生物专业出身的人竟非常喜欢文学喜欢沈从文,他跟我们谈夏中义的《大学人文读本》谈周洪的《77级时代》谈沈从文的《边城》,话语中不乏真知灼见。我还记得一年前在瑞丰茶馆一边饮酒喝茶一边谈论沈从文的情境,黄晖阳罕见地带着微醺的表情说:“到了我这个年龄来读沈从文,真是别有一番滋味------”黄晖阳当时的样子很可爱,让人很难与一个官员的身份联系起来。也许,这才是本色的黄晖阳。
  2005年1月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