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谁是教育社最可爱的人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8月10日21:01 作者:黄红丽
  谁是教育社最可爱的人?如果搞一个民意测验的话,我相信美编室和校对科肯定是榜上有名。做书需要激情和创意,也不能缺少理性与严谨。美编和校对以不同的工作风格共同完成一个梦想——如果说美编们的奇思逸想常常带给我们意外的惊喜,校对们的精益求精则是我们对书籍质量充满信心的有力保证。
     美编室的帅哥靓女们
   教育社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邓祥俊被美女包围,李朝明给才女包围。我是比较同情李朝明的,因为他不仅没有邓祥俊的眼福耳福,他的智力水平还常常受到挑战,活得是累了点。我最欣赏美编室的工作环境,帅哥靓女,互相激发,没有灵感才怪呢!
   资深帅哥黎国泰,受到教育社男女编辑的一致好评。一个人受到表扬并不难,难的是受到如此众多的个性迥异的坚持自己美学原则的领导和群众的表扬。我想黎氏设计深得人心的原因最重要来自于黎国泰的才智。他对书的感觉简直棒极了。他能做《健康忠告》、《我平庸我快乐》这样的具有畅销气质的图书,也能做《呐喊》、“学灯新丛”这样的学术书,形式与内容总是那么水乳交融,相得益彰。他就像一个品味不同凡响的时装设计师,为各类书籍量体裁衣。黎国泰还善于把生活艺术化。美编室是教育社工作压力最大的一个部门,但不管春夏秋冬,美编室的咖啡总是那么香,黎国泰的笑容也总是那么经典。
   陈国梁备受文科室的折磨。从小学思品到初中思品,我们与“陈老太爷”不知斗争了多少回,又不知合作了多少回。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做小学思品送审样书,已经是子夜时分,我们发现教材插图中人物身上穿的衣服与时令不大相符,于是把哈欠连天的陈国梁找来,让他给人物“换衣服”,把个好脾气的陈国梁气得直骂娘,我们文科室几个“才女”则幸灾乐祸地冷嘲热讽,大家一下子都觉得不困了。与陈国梁说话一定要提高警惕,他的话语充满陷阱,所以和他说话特别累,有时被他骂了,要等到隔天中午才醒悟过来,不由人不“怀恨在心”。平心而论,陈国梁是社里工作量最大的一个,承担着大量的教材教辅的装帧设计。我最佩服他的是在如此大的压力下还能创造各种颜色不同的段子。陈国梁实在是个聪明人。
   陈宇丹和刘敏妮是真正的“美编”(美丽的编辑),她们是教育社的形象大使。但这两个小妞总是很谦虚地称自己是“师奶”,让我们这些“老树昏鸦”不知如何给自己定位。陈宇丹和刘敏妮都极有灵气,与她们在一起你会觉得很快乐。敏妮有如史湘云,率真可爱;宇丹就像薛宝琴,有才有德。
   国泰国梁宇丹敏妮总在甜美如从化荔枝蜜的笑容下发出像阳江十八子那么锋利的语言尖刀,但何维却不玩这一套,不管你有多着急,到了何维这里都没用,他就那么腼腆地笑着,让你没脾气。前不久做《东莞地方历史读本》,我第一次与他合作,就遭遇了何维那让人发不了脾气的可掬的笑容,那是阳江人何维的祖传“十八子”——不过何维的设计真的很让我满意。
   最近美编室又来了一位叫范霓的美女,我们发现教育社的男编辑往美编室跑得更勤了。
   粉色娘子军
   很早以前就想表扬一下校对科了,没想到给杨向群老师捷足先登,搞得我很被动。我和杨老师一到校对科,以田艳明为首的“一小撮”就会瞎起哄,我和杨老师也心领神会地充当校对科的“娱乐工具”,我们装癫卖傻嬉笑怒骂,校对科的大小娘们煽风点火幸灾乐祸,一时间是短兵相接欢声笑语------如今,编辑部分为三层,校对科里上演的情景喜剧只留在昨天的记忆中。我不知杨老师是否感到寂寞,本人是有些失落了。因此,看了杨文《和校对科一起战斗的日子》,我就燃起与杨老师过过招的欲望,细读杨文,终于丧气地感到,自己还嫩着呢,武功不够,还得练练,没想到一练就练到现在,虽感胜算不大,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吧。
   前两天在资料室见到小田,我就向她预告:“田蜜,我准备把你们塑造成最可爱的人,这段时间可别得罪我哟------”本以为田蜜听到此话起码会作作姿态,谦虚一番。没想到她直奔主题,接过我的话问:“有没有出现‘田艳明’三个字?”我很佩服她的可爱的厚颜,遂答曰:“关于你的内容相当于李朝明的篇幅。”田蜜满意地笑了。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校对科是清一色的娘子军,我不知道她们累不累,是否应该建议社里招聘一些男校对。不过据我观察,校对科的活虽然多,她们却干得兴高采烈,很少见到她们愁眉不展。即使是通宵加班,她们也会在休息的时候讨论一下该吃辣鸡翅还是冰湛淋。她们一方面以开放的心态享受生活的丰富,一方面又以严谨的态度把握图书的质量。
   老科长何美施的专业水准常常让我们惊叹,她仿佛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让很不起眼的差错都无所遁形。看到何美施就看到了质量的保证。阮晓霞的笑容最舒服,不管稿子多急,压力多大,她总是那么有条不紊。钟秀玲是最操心的人,经常看她给这个人订饭,帮那个人拿稿子,简直就是一个管家婆。阿敏小田既时尚又传统,开着私家车,打着网球,聊天的主题却脱不了老公孩子。我对阿敏小田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你最近又廋了。”她们则对我说:“你最近好像胖点。”于是皆大欢喜。小黄最爱照相,办公桌玻璃板下压着各种甫士的倩影。小呙助人为乐的事迹真是可圈可点,她是大家公认的教育社第一嫂,厨艺好,心肠好,脾气好。不过女同胞们觉得这个典型不宜大力宣传,因为这会大长男人威风,不利于保护妇女权益。小林和巧玲刚到教育社,我还没听到有关她们的花边新闻,只看到她们在稿子上精耕细作的背影。
   校对科这支粉色娘子军的故事是说不完的,我等待杨向群再披挂上阵来比试比试。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