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教材是超级畅销书和长销书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8月10日20:57 作者:黄红丽
  扳指一算,我做教材编辑已有整整12个年头了,然而对于教材的认识还不能说很到位。一直以来,业界对教材编辑(或者说教育社的编辑)的印象有一个认识的误区,认为教材编辑是吃政策饭的,做做案头的文字工作而已,没有什么策划能力。作为教材编辑的我们,碰到这种情况也往往缺乏底气,也因此前些年在评职称时很吃了一些哑巴亏。等到2000年以来,教材编写出版政策一变,所有的出版单位都可以参与教材的编写出版了,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所有姓教的不姓教的出版社都来一比高下,才发现教材也不是一个软柿子,谁都能捏得了,搞不好可能还是烫手的山芋。做教材出版也是需要专业品质的,其难度一点也不亚于做一般图书。且由于它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大项目,它对编辑人员的专业素质和敬业精神的要求还可能更严格。
   由于上面所说的一种误解,我前些年对自己做教材编辑缺乏一种成就感,也一直没有一种身份的认同感。在些朋友也劝我说:“你又不是没有策划能力,干脆转型做本版图书或杂志好了。”我也动摇过。特别在2002年我做《我平庸我快乐》后,自认为已摸索到畅销书的一些运作方式,很想趁热打铁,就此转型做本版图书。就在这种背景下,2003年2月启动高中语文教材的立项送审工作,当时李朝明找我谈话,要我做高中语文教材这个项目的编辑负责人。李朝明跟我摆情况:刘小玲负责小学思品,陶己负责初中思品,邱方负责小学语文。总之,言下之意,高中语文非我莫属。既然如此,明知道是块硬骨头,也只好迎难而上了。我只向李朝明提出,希望邱方能和我一起先做高中语文,然后我们再一起做小学语文。周伟励副社长和李朝明都答应了这个条件。那年正月初九,我参加教育部在广州华泰宾馆举行的普通高中新课标研修班学习,当天晚上,便传出非典的不安信息。此后,在整个立项阶段,都是处于非典肆虐的“白色恐怖”中。高中语文教材的立项送审就在这种背景下出发了,而后风雨兼程,一路过关斩将,挤身高中课改实验区的五套新课标语文实验教材,到目前这止,有13个模块通过教育部的审查,位居全国出版单位前列(与人教社、苏教社并列第一)。
   回想当初,尽管我也一直尽职尽力地做着这项工作,但并没有想到这将是我编辑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更没想到的是,这项工作,成为对我的各项能力以及综合素质提高最大的一项工作,也是成为我花心力最大的、融入我做为一个出版人最多的智慧和激情的一个事业。直到有一天,我在接待课标专家L老师时,因为很熟稔了,所以当他称赞我的工作时,我便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了。我说我其实更想做畅销书,因为更有成就感。L专家惊讶地说:“难道教材不是最大的畅销书吗?一套教材可以影响多少代人啊!”这句话使我非常震动,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此后,我一直在思考新课标背景下教材的定位问题,觉得L专家这个提法非常准确到位。
   教材确实是超级的畅销书和长销书。特别在教材出版进入立项送审,教材使用进入招投标的时代,教材已从计划产品转型为市场产品,因此,我们更有必要把教材放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来考察它,按它所表现出来的畅销书和长销书的特质来运作它。
   在第一轮的高中教材的立项送审中,我们广东省出版集团取得的重大成就有目共睹,然而,这也许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粤版教材能走多远?——这取决于我们对教材的认识以及面对更加复杂的市场所表现出来的应对策略。
   产品一旦开发出来投放市场,要做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推广、完善以及配套的服务。具体对于教材来说,应该就是教材推广、教师培训、教材修订、配套教师用书、学生用书的开发,以及教材相关网站的建设完善。由于这些工作都是互相关联的,所以最好采用项目负责制的运作方式。关于这一点,教育出版社其实已是这样操作了,只是一些具体的职权利还没有规范化,毕竟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规章制度总是在实践中慢慢完善起来的,最重要是做了再说。我认为,集团既然把教材教辅定位为核心竞争力产品,集团和各个教材出版单位似乎有必要定期举行教材推广培训论坛(例如,组织一批人好好研究一下人教社的教材网站,赶紧完善粤版教材网站,提高我们的服务能力,更快地扩大粤版教材的影响力),群策群力,把这项迫在眉睫而又十分重要的工作做好,这样,粤版教材才能真正做大做强,成为受师生热爱的、影响深远的强势教材。
  2006年1月20日晚于梅花村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