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亲情如白粥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8月10日17:40 作者:黄红丽
  那晚在单位加班,回家时已是薄暮时分,在路上差点遭遇一场抢劫,回到家里犹自惴惴然,门铃一按,就听到孩子欢呼雀跃的叫声,心里终于慢慢宁静下来。老公出差去了,家里只有父母和孩子。我少小离家出外读书,早已习惯自己承担人生路上所发生的一切,在家信和电话里从来都是向父母报喜不报忧的,最近几年来,双亲日渐衰老,我这个长女倒仿佛成了他们的“家长”,对于家庭大事,他们往往要向我讨主意,这使我每每意识到人生的苍凉——小时候,父亲在我印象中是很高大的。后来,我长大了,突然有一天,我意识到父亲的个子并不高大,即使在南方人中也只能算中等身材。去年十月,父母过来给我帮忙,仅年余未见,他们又老了不少。特别是父亲,由于原来染的头发已掉了颜色,苍苍的白发让我触目惊心,我心里觉得不好受,第二天就带他去染了发。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家事单位事都压在身上,时时会让自己意识到人生的责任。只有责任尽到了,才会感到充实。此刻,在孩子的稚语童声中,在父母端来的热汤热菜中,心中很是舒坦,刚才在路上被惊扰的灵魂终于回到安宁。
  吃完晚饭,想想今天是周末,还是好好休息一下,于是便懒洋洋地倚在沙发上看电视,刚好播的是《画魂》,惟美的画面,意味深长的台词,让我心旷神怡。李嘉欣演绎的张玉良犹如一个梦,少了一份人生的艰难,多了一点艺术女人的气韵。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常喜欢李嘉欣的演绎,毕竟美人养眼,况且我也喜欢做梦。但最感动我的是另一个场景:潘赞化丢官弃职后回到家乡为母亲张罗祝寿,没想到世态炎凉,往日门庭若市的潘家在应该热闹的寿日却遭遇了从未有过的冷清,潘母因此刺激而逝。潘赞化沉溺于人生的失意中不能自拔,妻子贤珍苦劝丈夫振作起来,却因没有顾及丈夫的心境而产生了一场激烈的冲突,夫妇几近反目。潘赞化要去国离家了,他细细地分咐妻子一件件家事,处处体现了作为一个男人的承担。贤珍也明白了丈夫去法国不仅仅因为另一个女人,更重要的是去做一点事,实现一个革命党人的理想。夫妇终于互相谅解,贤珍终于问赞化:“你会回来吗?”赞化说:“这么些年来,很多的同志都牺牲了,想想他们,我能不珍惜这个家吗?”我以为,这是《画魂》中最动人的一个场景,她以朴素无华的语言表达了一种夫妇人伦的至爱亲情。
  在这个周末的晚上,从惊心动魄到温暖宁静,我理解了往日也许熟视无睹的亲情的力量。它是那么朴素,犹如一碗白粥,但那是人生的根本。
  2004年1月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