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作品在线 > 在线阅读 > 准风月谈

准风月谈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6月22日23:28
准风月谈
  前记  “抄靶子”  “吃白相饭”  “感旧”以后(上)  “感旧”以后(下)  “滑稽”例解  “揩油”  “商定”文豪  “推”的余谈  “中...
前记
  文六十四篇。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上海联华书局以“兴中书局”名义出版,一九三六年五月改由联华书局出版。  前记  自从中华民国建国二十有二年五月二十...
“抄靶子” 旅隼
  中国究竟是文明最古的地方,也是素重人道的国度,对于人,是一向非常重视的。至于偶有凌辱诛戮,那是因为这些东西并不是人的缘故。皇帝所诛者,“逆” ...
“吃白相饭” 旅隼
  要将上海的所谓“白相”,改作普通话,只好是“玩耍”;至于“吃白相饭”,那恐怕还是用文言译作“不务正业,游荡为生”,对于外乡人可以比较的明白些。  ...
“感旧”以后(上)丰之余
  又不小心,感了一下子旧,就引出了一篇施蛰存〔2〕先生的《〈庄子〉与〈文选〉》来,以为我那些话,是为他而发的,但又希望并不是为他而发的。   我愿意...
“感旧”以后(下)丰之余
  还要写一点。但得声明在先,这是由施蛰存先生的话所引起,却并非为他而作的。对于个人,我原稿上常是举出名字来,然而一到印出,却往往化为“某”字,或是一...
“滑稽”例解苇索
  研究世界文学的人告诉我们:法人善于机锋,俄人善于讽刺,英美人善于幽默。这大概是真确的,就都为社会状态所制限。慨自语堂〔2〕大师振兴“幽默”以来,这...
“揩油” 苇索
  “揩油”,是说明着奴才的品行全部的。   这不是“取回扣”或“取佣钱”,因为这是一种秘密;但也不是偷窃,因为在原则上,所取的实在是微乎其微。因此也...
“商定”文豪
  笔头也是尖的,也要钻。·言·路·的·窄,·现·在·也·正·如·活·路 ·一·样,·所·以(以上十五字,刊出时作“别的地方钻不进”)只好对于文艺...
“推”的余谈丰之余
  看过了《第三种人的“推”》〔2〕,使我有所感:的确,现在“推”的工作已经加紧,范围也扩大了。三十年前,我也常坐长江轮船的统舱,却还没有这样的 ...
“中国文坛的悲观” 旅隼
  文雅书生中也真有特别善于下泪的人物,说是因为近来中国文坛的混乱〔2〕,好像军阀割据,便不禁“呜呼”起来了,但尤其痛心诬陷。   其实是作文“藏之名山...
帮闲法发隐桃椎
  吉开迦尔〔2〕是丹麦的忧郁的人,他的作品,总是带着悲愤。不过其中也有很有趣味的,我看见了这样的几句——“戏场里失了火。丑角站在戏台前,来通知了看客...
备考:《庄子》与《文选》(施蛰存)
  上个月《大晚报》的编辑寄了一张印着表格的邮片来,要我填注两项:(一)目下在读什么书,(二)要介绍给青年的书。   在第二项中,我写着:《庄子》,《...
别一个窃火者丁萌
  火的来源,希腊人以为是普洛美修斯〔2〕从天上偷来的,因此触了大神宙斯之怒,将他锁在高山上,命一只大鹰天天来啄他的肉。   非洲的土人瓦仰安提族〔3...
备考:推荐者的立场(施蛰存) ——《庄子》与《文选》之论争
  万秋先生:   我在贵报向青年推荐了两部旧书,不幸引起了丰之余先生的训诲,把我派做 “遗少中的一肢一节”。自从读了他老人家的《感旧以后》(上)...
查旧帐旅隼
  这几天,听涛社出了一本《肉食者言》〔2〕,是现在的在朝者,先前还是在野时候的言论,给大家“听其言而观其行”〔3〕,知道先后有怎样的不同。那同社出版...
备考:致黎烈文先生书(施蛰存) ——兼示丰之余先生
  烈文兄:   那天电车上匆匆一晤,我因为要到民九社书铺去买一本看中意了的书,所以在王家沙下车了。但那本书终于因价钱不合,没有买到,徒然失去了一个与...
晨凉漫记孺牛
  关于张献忠〔2〕的传说,中国各处都有,可见是大家都很以他为奇特的,我先前也便是很以他为奇特的人们中的一个。儿时见过一本书,叫作《无双谱》〔3〕,是...
吃教丰之余
  达一〔2〕先生在《文统之梦》里,因刘勰〔3〕自谓梦随孔子,乃始论文,而后来做了和尚,遂讥其“贻羞往圣”。其实是中国自南北朝以来,凡有文人学士,道士...
冲旅隼
  “推”和“踢”只能死伤一两个,倘要多,就非“冲”不可。   十三日的新闻上载着贵阳通信〔2〕说,九一八纪念,各校学生集合游行,教育厅长谭星阁临事张...
答“兼示” 丰之余
  前几天写了一篇《扑空》之后,对于什么“《庄子》与《文选》”之类,本也不想再说了。第二天看见了《自由谈》上的施蛰存先生《致黎烈文先生书》,也是 ...
打听印象桃椎
  五四运动以后,好像中国人就发生了一种新脾气,是:倘有外国的名人或阔人新到,就喜欢打听他对于中国的印象。罗素〔2〕到中国讲学,急进的青年们开会欢宴,...
登龙术拾遗苇索
  章克标〔2〕先生做过一部《文坛登龙术》,因为是预约的,而自己总是悠悠忽忽,竟失去了拜诵的幸运,只在《论语》〔3〕上见过广告,解题和后记。但是,这真...
电影的教训孺牛
  当我在家乡的村子里看中国旧戏的时候,是还未被教育成“读书人”的时候,小朋友大抵是农民。爱看的是翻筋斗,跳老虎,一把烟焰,现出一个妖精来;对于剧情,...
二丑艺术
  浙东的有一处的戏班中,有一种脚色叫作“二花脸”,译得雅一点,那么,“二丑”就是。他和小丑的不同,是不扮横行无忌的花花公子,也不扮一味仗势的宰相家丁...
反刍元艮
  关于“《庄子》与《文选》”的议论,有些刊物上早不直接提起应否大家研究这问题,却拉到别的事情上去了。他们是在嘲笑那些反对《文选》的人们自己却曾做古文...
各种捐班洛文
  清朝的中叶,要做官可以捐,叫做“捐班”的便是这一伙。财主少爷吃得油头光脸,忽而忙了几天,头上就有一粒水晶顶,有时还加上一枝蓝翎〔2〕,满口官话,说...
关于翻译(上)洛文
  因为我的一篇短文,引出了穆木天〔2〕先生的《从〈为翻译辩护〉谈到楼译〈二十世纪之欧洲文学〉》(九日《自由谈》所载),这在我,是很以为荣幸的,并且觉...
关于翻译(下)洛文
  但我在那《为翻译辩护》中,所希望于批评家的,实在有三点:一,指出坏的;二,奖励好的;三,倘没有,则较好的也可以。而穆木天先生所实做的是第一句。以后...
古书中寻活字汇罗怃
  古书中寻活字汇,是说得出,做不到的,他在那古书中,寻不出一个活字汇。   假如有“可看《文选》的青年”在这里,就是高中学生中的几个罢,他翻开《文选...
归厚罗怃
  在洋场上,用一瓶强水去洒他所恨的女人,这事早经绝迹了。用些秽物去洒他所恨的律师,这风气只继续了两个月。最长久的是造了谣言去中伤他们所恨的文人,说这...
豪语的折扣苇索
  豪语的折扣其实也就是文学上的折扣,凡作者的自述,往往须打一个扣头,连自白其可怜和无用〔2〕也还是并非“不二价”的,更何况豪语。   仙才李太白〔3...
喝茶丰之余
  某公司又在廉价了,去买了二两好茶叶,每两洋二角。开首泡了一壶,怕它冷得快,用棉袄包起来,却不料郑重其事的来喝的时候,味道竟和我一向喝着的粗茶差不多...
华德保粹优劣论孺牛
  希特拉〔2〕先生不许德国境内有别的党,连屈服了的国权党〔3〕也难以幸存,这似乎颇感动了我们的有些英雄们,已在称赞其“大刀阔斧”〔4〕。但其实这不过...
华德焚书异同论孺牛
  德国的希特拉先生们一烧书〔2〕,中国和日本的论者们都比之于秦始皇〔3〕。然而秦始皇实在冤枉得很,他的吃亏是在二世而亡,一班帮闲们都替新主子去讲他的...
黄祸尤刚
  现在的所谓“黄祸”,我们自己是在指黄河决口了,但三十年之前,并不如此。   那时是解作黄色人种将要席卷欧洲的意思的,有些英雄听到了这句话,恰如听得...
禁用和自造孺牛
  据报上说,因为铅笔和墨水笔进口之多,有些地方已在禁用,改用毛笔了。〔2〕我们且不说飞机大炮,·美·棉·美·麦,都非国货之类的迂谈,单来说纸笔。  ...
看变戏法游光
  我爱看“变戏法”。    他们是走江湖的,所以各处的戏法都一样。为了敛钱,一定有两种必要的东西:一只黑熊,一个小孩子。   黑熊饿得真瘦,几乎...
推丰之余
  两三月前,报上好像登过一条新闻,说有一个卖报的孩子,踏上电车的踏脚去取报钱,误踹住了一个下来的客人的衣角,那人大怒,用力一推,孩子跌入车下,电车又...
外国也有符灵
  凡中国所有的,外国也都有。   外国人说中国多臭虫,但西洋也有臭虫;日本人笑中国人好弄文字,但日本人也一样的弄文字。不抵抗的有甘地〔2〕;禁打外人...
为翻译辩护洛文
  今年是围剿翻译的年头。   或曰“硬译”,或曰“乱译”,或曰“听说现在有许多翻译家……翻开第一行就译,对于原作的理解,更无从谈起”,所以令人看得“...
文床秋梦游光
  春梦是颠颠倒倒的。“夏夜梦”呢?看沙士比亚〔2〕的剧本,也还是颠颠倒倒。中国的秋梦,照例却应该“肃杀”,民国以前的死囚,就都是“秋后处决”的,这是...
我们怎样教育儿童的旅隼
  看见了讲到“孔乙己”〔2〕,就想起中国一向怎样教育儿童来。   现在自然是各式各样的教科书,但在村塾里也还有《三字经》和《百家姓》〔3〕。清朝末年...
我谈“堕民” 越客
  六月二十九日的《自由谈》里,唐皘〔2〕先生曾经讲到浙东的堕民,并且据《堕民猥谈》〔3〕之说,以为是宋将焦光瓒的部属,因为降金,为时人所不齿,至明太...
新秋杂识(一)旅隼
  门外的有限的一方泥地上,有两队蚂蚁在打仗。   童话作家爱罗先珂〔2〕的名字,现在是已经从读者的记忆上渐渐淡下去了,此时我却记起了他的一种奇异的忧...
新秋杂识(二)旅隼
  八月三十日的夜里,远远近近,都突然劈劈拍拍起来,一时来不及细想,以为 “抵抗”又开头了,不久就明白了那是放爆竹,这才定了心。接着又想:大约又是...
新秋杂识(三)旅隼
  “秋来了!”   秋真是来了,晴的白天还好,夜里穿着洋布衫就觉得凉飕飕。报章上满是关于 “秋”的大小文章:迎秋,悲秋,哀秋,责秋……等等。为了...
序的解放桃椎
  一个人做一部书,“藏之名山,传之其人”〔2〕,是封建时代的事,早已过去了。现在是二十世纪过了三十三年,地方是上海的租界上,做买办立刻享荣华,当文学...
野兽训练法
  最近还有极有益的讲演,是海京伯马戏团的经理施威德在中华学艺社的三楼上给我们讲“如何训练动物?”〔2〕可惜我没福参加旁听,只在报上看见一点笔记。但在那...
夜颂
  爱夜的人,也不但是孤独者,有闲者,不能战斗者,怕光明者。   人的言行,在白天和在深夜,在日下和在灯前,常常显得两样。夜是造化所织的幽玄的天衣,普...
由聋而哑
  医生告诉我们:有许多哑子,是并非喉舌不能说话的,只因为从小就耳朵聋,听不见大人的言语,无可师法,就以为谁也不过张着口呜呜哑哑,他自然也只好呜呜哑哑...
智识过剩
  世界因为生产过剩,所以闹经济恐慌。虽然同时有三千万以上的工人挨饿,但是粮食过剩仍旧是“客观现实”,否则美国不会赊借麦粉〔2〕给我们,我们也不会“丰收...
中国的奇想
  外国人不知道中国,常说中国人是专重实际的。其实并不,我们中国人是最有奇想的人民。    无论古今,谁都知道,一个男人有许多女人,一味纵欲,后来...
中国文与中国人
  最近出版了一本很好的翻译:高本汉著的《中国语和中国文》。高本汉〔2〕先生是个瑞典人,他的真姓是珂罗倔伦(Karlgren)。他为什么“贵姓”高呢?那无疑的是因...
重三感旧——一九三三年忆光绪朝末
  我想赞美几句一些过去的人,这恐怕并不是“骸骨的迷恋”〔2〕。   所谓过去的人,是指光绪末年的所谓“新党”〔3〕,民国初年,就叫他们“老新党”。甲午...
男人的进化
  说禽兽交合是恋爱未免有点亵渎。但是,禽兽也有性生活,那是不能否认的。它们在春情发动期,雌的和雄的碰在一起,难免“卿卿我我”的来一阵。固然,雌的有时...

  两月以前,曾经说过“推”,这回却又来了“踢”。    本月九日《申报》载六日晚间,有漆匠刘明山,杨阿坤,顾洪生三人在法租界黄浦滩太古码头纳凉,...
同意和解释
  上司的行动不必征求下属的同意,这是天经地义。但是,有时候上司会对下属解释。   新进的世界闻人说:“原人时代就有威权,例如人对动物,一定强迫它们服...
四库全书珍本
  现在除兵争,政争等类之外,还有一种倘非闲人,就不大注意的影印《四库全书》中的“珍本”之争〔2〕。官商要照原式,及早印成,学界却以为库本有删改,有错误...
谈蝙蝠
  人们对于夜里出来的动物,总不免有些讨厌他,大约因为他偏不睡觉,和自己的习惯不同,而且在昏夜的沉睡或“微行”〔2〕中,怕他会窥见什么秘密罢。   蝙蝠...
诗和豫言
  豫言总是诗,而诗人大半是豫言家。然而豫言不过诗而已,诗却往往比豫言还灵。   例如辛亥革命的时候,忽然发现了:“手执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手。”...
双十怀古 ——民国二二年看十九年秋史
  小引     要做“双十”〔2〕的循例的文章,首先必须找材料。找法有二,或从脑子里,或从书本中。我用的是后一法。但是,翻完“描写字典”,里...
秋夜纪游
  秋已经来了,炎热也不比夏天小,当电灯替代了太阳的时候,我还是在马路上漫游。   危险?危险令人紧张,紧张令人觉到自己生命的力。在危险中漫游,是很好...
青年与老子
  听说,“慨自欧风东渐以来”〔2〕,中国的道德就变坏了,尤其是近时的青年,往往看不起老子。这恐怕真是一个大错误,因为我看了几个例子,觉得老子的对于青年...
爬和撞
  从前梁实秋教授曾经说过:穷人总是要爬,往上爬,爬到富翁的地位〔2〕。不但穷人,奴隶也是要爬的,有了爬得上的机会,连奴隶也会觉得自己是神仙,天下自然太...
扑空
  自从《自由谈》上发表了我的《感旧》和施蛰存先生的《〈庄子〉与〈文选〉》以后,《大晚报》的《火炬》便在征求展开的讨论。首先征到的是施先生的一封信,题...
难得糊涂
  因为有人谈起写篆字,我倒记起郑板桥〔2〕有一块图章,刻着“难得糊涂”。那四个篆字刻得叉手叉脚的,颇能表现一点名士的牢骚气。足见刻图章写篆字也还反映着...
偶成
  善于治国平天下的人物,真能随处看出治国平天下的方法来,四川正有人以为长衣消耗布匹,派队剪除〔2〕;上海又有名公要来整顿茶馆〔3〕了,据说整顿之处,大...

  看报,是有益的,虽然有时也沉闷。例如罢,中国是世界上国耻纪念最多的国家,到这一天,报上照例得有几块记载,几篇文章。但这事真也闹得太重叠,太长久了,...
后记
  这六十多篇杂文,是受了压迫之后,从去年六月起,另用各种的笔名,障住了编辑先生和检查老爷的眼睛,陆续在《自由谈》上发表的。不久就又蒙一些很有 “...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