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中,青春亦在成长——2008青春文学综述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3月19日09:21   郭艳
青春文学是改革开放以来出生的一批年轻写作者创作的以摹写当下校园、青春题材为主的文学作品。在社会转型期和城市化进程中,随着整个国家社会的巨大变迁,这批青年写作者的创作显现出了和以往历代青春文学不同的特质。同时图书市场经济利益的驱动、网络文化话语空间的推波助澜,大众传媒的兴起和传播,使得当下的青春文学呈现出旺盛的活力和不可忽视的社会文化影响力。在图书出版、销量和排行榜眼花缭乱的变化之外,青春文学作为当下非常活跃的一种文学文化现象,仍然有着其内在的特征和意义。
  青春文学从1996年郁秀《花季雨季》开始,1997年《萌芽》联合几家大学共同举办了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在《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推动下,韩寒、郭敬明和张悦然等80后作家的作品在青少年读者群中的热读,这批写作者引起图书市场和媒体的关注。随后春树、小饭、蒋峰、胡坚、张佳玮、周嘉宁、苏德、彭杨、颜歌、水格、笛安、步非烟等新锐写作者出炉,“80后”文学渐成气候。2006年郭妮、小妮子、明晓溪等的出现,改变了郭敬明一统青春文学市场的局面。同年1月朝华出版社推出金子网上连载作品,引发了一股“穿越浪潮”。 2007年召开“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全国青年作家座谈会”,这是第一次全国性的青春文学写作者群集的会议,同年郭敬明、张悦然、蒋峰和李傻傻等加入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直招9名青春文学作者到进入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习。 《人民文学》等大型文学刊物发表了青年作家专号,《南方文坛》等文学评论刊物刊发系列关于青春文学的评论文章。这一系列事件预示主流文坛的关注,青春文学更大的话语空间,青春文学作家的多元分化与重新选择。2007年“80后”经历重新选择、沉淀和转型。2008年,相对于中国社会本年度不平凡的经历,青春文学恰恰在经历喧嚣之后,逐渐回归到应有的发展走势中。2008年青春文学继续保持着平静的创作态势,青春文学主要作者依然保持其较高的社会文化关注度,同时也发生着若干变化。
  以郭敬明、张悦然为代表的写作者向写作者兼编辑转型——青春系列图书成为时尚阅读文本。“青春系列图书”从2004年郭敬明出版“岛”系列开始,“岛”系列开创了青春文学的一个新阶段,全彩印刷、图文并茂的形式吸引了很多青少年读者。2006年和2007年,郭敬明转又推出了“最小说”系列,许多青春文学作者都开始创办自己主编的系列图书,比如郭妮“火星少女”、饶雪漫“漫Girl”等, “青春系列图书”在青春文学领域进入了黄金时期。
  本年度郭敬明除了出版《幻城》新版和 《悲伤逆流成河》百万黄金纪念版之外,他主编的《最小说》取得了相当不俗的阅读和销售成绩,屡屡登上开卷每月的虚构类榜单。《最小说》仍然走青春文艺路线,从刊物的文字、题材、语言和情感来看,是对校园生活以及对于校园生活之外人生经历的构建与想象。纵观08年的《最小说》最引人注目的应当是郭敬明的连载《小时代》和笛安的《西诀》。
  张悦然推出了系列杂志《鲤》(包括孤独和嫉妒两辑),《鲤》作为一个类似同仁类的杂志,聚集了一批和张悦然属于同一气质类型的写作者,联络了一批富有才情的青春文学写手。相对于独自写作的个人性来说,这是张悦然开拓自我空间和提升写作整体性经验的一个尝试,当然杂志也有着同仁杂志明显的兴趣偏好,一方面是这本杂志的特质,一方面也限制了杂志原本可以更加开阔的视域。
  “青春系列图书”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现有杂志在青春期年龄段内容、形式方面的缺憾,尤其是对于青春成长期的文学性描述,在深度和广度都呈现出了新的思维方式和开放的姿态。这类图书富有创意的图书版式、插画和漫画系列,都让青少年读者在唯美的气氛中感受到浓厚的当下和青春气息,青春小说得以更加多层面地发展。同时,通过对于这类图书的细读,可以发现文本浓厚的自恋倾向,个人化经验在对于青春的描述中闪现着孤独的灵光。这种单一的经验却无法穿透整体的社会性经验,从而在文字和故事的叙事之后,文本的文学性和思想性仍然有待提升。“青春系列图书”的发展是本年度青春文学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现象。
  以韩寒为代表的写作者仍然坚持自己的叙事模式。本年度韩寒出版了新作《他的国》,小说依然是一个独异个人冷眼旁观整个世界的故事。韩寒从《三重门》和《零下一度》开始对考试制度进行正面的戏谑和嘲弄,他的文本其实代表了无数被考试制度梦魇的青春叙事。他从校园梦魇中出走的经历,实际上可以看成消解校园僵化思维模式的一种隐喻。韩寒在对中学校园生活的解构中存在着明显的抗争意识,他的文本字里行间闪现出对于中国古代经典和现代大师的熟捻与模仿,他在解构的同时,显而易见,是经典的智慧和经典的文字赋予了行文的底气。春树一类所谓的残酷青春的写法,实际上仍然是韩寒们的继续。我们在阅读这类作品的时候,认同感和阅读的快感,远远大于对于作品的思考。近年来,韩寒远离了校园,他的创作也呈现出一种困惑和转型,《光荣日》和《他的国》都凸显出了韩寒对于当下生存的一种体验——现实是疾驰而飞又无法从本质上进行把握的某种尴尬,因此文本的主人公全然不像《三重门》中的雨翔一样有着清晰的文化、家庭、校园和生活背景,而是和周遭世界没有多少关联的独异个人在古代的、现代的或者“他的国”中踯躅而行。
  郭敬明的《小时代》秉承了一贯的风格:对于情节的掌控能力,人物性格类型化,同时赋予笔下人物典型的海派风格,无论从语言、服饰、谈吐、衣着到景观风物,都刻意呈现出一派现代海派风,作者的意图是明显的,也的确达到了自己的这种意图。韩寒无论是《长安乱》中的释然,还是《他的国》中的左小龙,主人公都是对一个时代采取超然和冷眼旁观的姿态,然而《小时代》中的所有人物都兴头头地投入物欲横流灯红酒绿的被韩寒在《他的国》中戏称为有点歪的时代。精致的妆容,显赫的家世,优裕的物质生存条件,豢养出或者说试图培养出一批所谓现代海派摩登男女,拥有精英的智力、财力和精力,理性地算计和经营着这个小时代,每一个人莫不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应付这个时代。《小时代》用俊男靓女超现实的组合和打拼,让我们在意淫的氛围中,体验浪漫的爱情,超级的名牌服饰,俊男的浪漫情怀和美女的蛇蝎心肠……作者深谙这个时代的时尚前沿和畅销卖点,即便是每一期《最小说》封面上过于自恋的照片,其实也暗自影射了当下个体某种自恋乃至自私的倾向。
  颜歌《五月女王》成为本年度最有收获的转型之作。颜歌文本中飞扬着才华和性情,《良辰》是任性而激烈的,《异兽志》是节制而动容的,《五月女王》则是缄默而哀婉的。《五月女王》探讨了一个关于命运的问题。在一个急遽变动的时代,人的命运到底何为或者说如何?颜歌没有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她迂回到变动不大却也随着时代之流变迁的小镇,通过小镇新一代人的命运传奇来讲述自己对于命运的理解和感悟。文本细密严谨的生活场景、生活流和细节的具象呈现,显示出颜歌扎实的生活积累和对于生存本身的思考,整体性的社会经验在细密舒缓的摹写中被传达地密不透风——这是颜歌令人惊喜的地方。对于当下小镇意象的进一步发掘,她没有走《良辰》的路线,而是借鉴了话本小说中的白描手法,很见功力地摹写当下小镇新一代小人物的传奇,这种传奇是一种日常性的传奇,在人物传奇命运中凸显的是当下青春成长的真正疼痛,以及伴随这种疼痛的对于命运的深刻洞察。四川方言的恰当运用,增强了文本的生活韵味和口语性,使得读者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周嘉宁的短篇小说《湿漉漉》值得一提,她不紧不慢地叙述着老上海的新故事。无论是《往南方岁月去》中女大学生,还是《湿漉漉》中卑怯懦弱的小女子,她都能精雕细刻,让笔下的人和事充满了上海弄堂里潮湿的气息。对于人来说,一辈子可能都会有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当然耗子仅仅是一种隐喻,人都有迈不过去的心理、生理、道德或伦理的障碍,人生在那一刹那,就会彻底改变。当然对于那些彻悟人生,实践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的精英或者强人,人生是一次次登顶的观景。但是对于更多身份低微的常人来说,在逼仄的人生中,命运是如此地不可抗拒。
  颜歌和周嘉宁不约而同地将笔伸向了更加丰厚复杂,也更具挑战性的生存、命运和整体性社会经验,这是值得期待和令人欣慰的。
  笛安07年的《迷蝴蝶》在诡异、复杂又充满魏晋风度的历史叙述中,文本展示出梦幻般的气息。本年度的《西诀》则返归现实家庭的元点,在一个家庭的内部展开对于人性的各个层面的探讨和追问。《西诀》通过西诀——一个新科高中教师,刚刚脱离青春少年的我的视角,描述围绕堂妹郑南音青春期变化所发生的种种故事。文本有着清醒的故事结构意识,开篇时就设计好了不同种类型的父母、家庭、子女的种种关系,笔下的人物在一个拟定好的程序中各就各位。同时笛安用现实生活的逻辑、家庭内部场景,以及幽默和沾染青春色彩的对白,让西诀的故事在现实层面流畅地进行。青春文学似乎天然是和家庭因子隔离的,因为叛逆、张扬和不被家庭理解才会有青春文学,但是笛安恰恰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在家庭伦理的层面上开拓青春文学的领域和疆土,这无疑又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地方。
  继续青春的疼痛和忧伤的叙述。“花衣裳”版主饶雪漫,除了较高的网络人气之外,本年度完成了《沙漏》的终结篇。《沙漏》中,青春的疼痛和忧伤在单纯的情感纠葛中显示出梦幻色彩,远离现实的少女情怀在这样的文本中得到极大的释放。本年度水格继《青耳》、《逆光》之后,推出长篇《两人前往北海道》,水格以“青耳中学”这一文学场景,演绎了一连串的成长。在作者虚构的叙事中,呈现出的是古老的话题:童真世界的解构与破碎,少年性情的挫折与坍塌,对于走向现实经验的拒斥与反抗。而这一切又在虚构的文本中呈现出对于成人世界安宁、平静甚至庸常的一种暗示与和解。因此,水格曾称文本中人物为“孩子们”,的确,少年心性与少年行径绽放在永远青春的时空中,而当我们意识到这些的时候,心境已经苍老荒凉。
  网络青春文学除了继续保持网络阅读的高点击率之外,开始向纸质的图书市场转换,穿越小说成为一种新的阅读方向。2008年出版了一系列网络青春文学作品,如匪我思存《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辛夷坞《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人间小可《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等,优秀的网络电子文本向纸质图书转换。同时,穿越小说因为拥有青春写作者和众多的青少年读者,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学阅读现象,它代表了一种新的阅读方向。本年度穿越小说继续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势头和为数众多的读者群。(作者单位: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